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67四妹成亲

067四妹成亲

    这一觉,穆心瑜睡了很久,久得她差点就忘了今日是穆盈出嫁的日子。

    懒懒地翻了一个身,她很不想起来。

    昨夜的酣战历历在目,她险些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

    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紫丹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

    “小姐,你醒了?身子怎么样?有没有感到哪里疼?”

    她浑身都疼!

    穆心瑜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加起来,少说也有二十几处,怎么会不疼?

    但这些,都没有前世在地牢里的痛来的猛烈。

    穆心瑜忍着痛坐起来,端起跟前的白粥,慢慢地喝着。

    紫丹看着她隐忍的模样,眼泪一下子又飚了出来,泪珠子怎么也止不住,“呜呜……小姐,都怪我不好,要是我也会武功就好了,呜呜……咦?对了,小姐,你是什么时候学的武功?”

    “噗——”穆心瑜瞪眼,“你能不能别在我喝粥的时候说这话?咳咳……噎死我了!这又哭又笑的,是想闹哪样?”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不忍看紫丹那求知欲般的眼神,穆心瑜只好安抚道,“晚些时候再告诉你,我饿了!”

    喝完粥,穆心瑜这才想起来今日是什么日子。

    猛然抬头,“今天不是刘熠要纳穆盈为贵妾的日子么?前院怎么没有一点动静?”

    照着穆盈和老太太的性格,她们该一大早来找自己才是!

    “奴婢也奇怪,今日府里的人不知怎么的,到现在还没起床,而且,脸刘熠那边都没有派娇子过来接人,好奇怪哎……”紫丹小声的嘀嘀咕咕。

    穆心瑜却心中有数。

    定是楼焰心做了些什么,让所有相关的人都陷入沉睡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打了个寒噤。

    这人的势力范围太大了,凝贵妃那边的人都能动!

    不过,想到昨晚他像天神一样从天而降,那样俊逸无双,连冷风都要敬畏三分,魔鬼都要让道的模样,且悄悄地温暖了她冰冷的心房,不自觉地自心底涌起一股暖意,丝丝甜馨沁入心脾。

    这是什么感觉,穆心瑜不想深究。

    即便晚起,前院的人还是陆陆续续起来了,前前后后吵吵闹闹忙碌不停。

    昨夜那现象太诡异,好似很多很多来自地狱的罗刹从天而降,带着杀戮,进了穆府,进了大小姐的院子。但很多人都选择遗忘,不敢再提,生怕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那些人的屠刀就会举向自己。

    那个,大小姐她,现在应该还……活着的吧?

    很多人不禁如此想着。

    自动地忽略要去喊人起床请安,甚至忘了让她过来给即将出嫁的姐妹添妆。

    其他人忘了,穆老夫人可没忘!

    “大小姐可醒了?”老夫人身边的桂枝袅袅娜娜走来,脸上带着一丝勉强的喜庆之色。

    经过穆心瑜的一番洗牌,怀瑜院的人重新换了一批,不说个个忠心耿耿,但至少是安守本分的。

    守在门口的老嬷嬷是穆心瑜提拔上来的浆洗嬷嬷,心底对穆心瑜充满着感激,昨夜发生的事情,具体怎么样她是不知晓的,但那么多黑衣蒙面人闯进来,老夫人和老爷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来看大小姐,甚至连那些人走了以后,都没有来安慰大小姐一声。

    对老夫人派来的人,自然是没有好脸色。

    睨了桂枝一眼,老嬷嬷从鼻腔里喷出一声冷哼,“没有,大小姐受了重伤,还在歇息呢!”

    桂枝被她这么一呛,顿时喉头一噎。

    她是老夫人的人,大小姐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没有一个人帮忙就算了,还像避开瘟疫一样避着。现在倒好,四小姐出嫁,就上赶着让人来喊大小姐过去添妆了,是人都会气愤,更何况是大小姐院子里的人呢!

    她自知理亏,不与老嬷嬷计较。

    尴尬笑了笑,硬着头皮道,“老夫人其实……其实也是心疼大小姐的,所以才让我过来看看,呃,你知道今天是四小姐的好日子,老夫人那边走不开……”

    后面越说越小声,她心虚了。

    要真疼爱大小姐,她至于空手过来吗?

    至少喊个大夫过来吧,再不济,带点药材也是好的啊!

    老嬷嬷越想越气不过,伸出手,拦着,不让桂枝进。

    穆心瑜在屋里贵妃椅上斜躺着,眯着眼听她们在门口对峙。

    躺了好一会,她坐起来,“紫丹,给我梳妆!”

    既然老夫人那边已经给她挖好了坑,就等着她跳下来了,她就何不随了她的愿?

    “可是,小姐,你的伤……”

    “没事!”穆心瑜淡定地坐在梳妆台前,拿起木梳给自己梳发。

    长而浓密的墨发经过这些天的营养补充,变得柔顺舒畅,泛着靓丽的光泽,比她刚回来那会儿好了很多。

    她拉开抽屉,将一盒漆红的雕花锦盒打开,拿出一支镶着蓝宝石的翡翠缀鎏金蝴蝶簪瞧了瞧。

    这只簪子是她首饰盒里最好的一支,还是母亲当年留给她的嫁妆之一。

    反正自己留着也不戴,拿来送给穆盈添妆最适合不过了。

    穆心瑜梳好妆,带着那只蝴蝶簪子出了院子,直接就往穆盈的院子走去。

    穆盈虽为新嫁娘,却不是正妻。来人不多,只有穆盈平时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关系也不怎么样,还都是她们的父亲在穆远山手底下讨活儿,想着巴结穆盈才来的。

    挺不情不愿的。

    穆心瑜越过她们,直接走进了穆盈的院子。

    喜娘已经帮她化好了妆,穆盈此刻正赌气坐在床沿,不肯穿嫁衣。

    这嫁衣不是正妻该有的正红色,而是属于贵妾的玫红,但已经很接近正红了。

    两个喜娘,一个媒婆,还有喜轿,刘熠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很给穆盈面子了。但是也看得出来,凝贵妃对自己有着一种近乎变态的执着。

    她明明就很厌恶自己,跟三皇子一样,对自己看不上眼,或许更甚。却偏偏要将自己纳入她的掌控范围,好像是在怕她做些什么。

    穆心瑜上前走了几步,那边已有好几个人围在穆盈身边,说着贴心祝福的话,都是她平时要好的小姐妹。

    都看到穆心瑜过来,穆盈的眼睛亮了亮,拉着她的手很是欢喜。

    穆心瑜让紫丹将手中的锦盒交给穆盈,说了句,“祝四妹妹与刘公子百年好合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穆心瑜觉得她拉自己的手时,袖子抖动了一下,还没看清怎么回事,脑袋就一阵晕乎。

    “快,给她换上喜服……”喜娘看着穆心瑜和紫丹双双昏倒在地上,欣喜地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