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68善恶有报

068善恶有报

    穆府门口,来接新娘子的喜轿停在当口,同样不是正妻该用的大红色。

    门口聚满了百姓,大多是看热闹的人。

    纳个妾而已,搞这么大排场?

    “新娘子怎么还不出来?”

    “对呀,听说新娘子是穆尚书的四千金,还挺漂亮呢!”

    “切,不过是一个荡/妇,爬了刘公子的床,想傍上卫国公府而已……”

    “……”

    太阳毒辣地挂在头上,人们议论纷纷,都在抱怨新娘子怎么还不出来?

    正朝着,不知谁喊了一句啊,“新娘子来了!”

    喜娘将新娘子背了出来,枚红色的新娘服,纤细的身影。

    可惜,容貌被头盖盖住了,没办法看到其真容。

    她软软地趴在喜娘的背上,似乎是睡着了。

    当然,没有人关注这个时候,新娘子是不是睡着了,反正盖着盖头呢不是?

    来接新娘的是卫国公府的管家,他一脸喜庆,掀开轿帘,“快,请新娘子入轿!”

    喜娘将新娘粗鲁地塞上了娇子,轿帘放了下来。

    鞭炮噼里啪啦响起,奏乐,四人抬轿子缓缓离开穆府。

    藏在暗处的穆盈头上戴着黑色的帷帽,遮挡住了容颜,见穆心瑜上了花轿,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

    笑得一脸贼兮兮的孤剑抱着他的尖刀站在她的身后,穆盈吓了一跳。

    还没消退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你要干……”什么?

    “砰——”

    孤剑将尖刀插入刀鞘,扛在肩上,一只手拖着穆盈的一条腿,将她拖入了小巷。

    小巷的尽头停着一抬花轿,跟刚才来门口迎接新娘的花轿一模一样。

    穆心瑜笑盈盈从花轿上下来,除下外面套着的喜服。

    国公府的管家也从后面冒出来,撕掉了脸上的面具,露出宿将那张欠扁的脸。

    穆心瑜淡淡道,“把她弄上来吧!”

    故将一甩手,将昏迷的穆盈甩到了花轿内,一脚跨进去,粗鲁地给她套上了喜服,盖头一遮。

    “起轿!”

    三人目送花轿离开,宿将笑嘻嘻道,“哎呦姑奶奶,你给她下了什么药?”

    穆心瑜摸摸脸,无辜道,“你冤枉我了,哪有什么药?”

    “切,别装了,比我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宿将将脑袋凑到她跟前,一脸好奇,“说说嘛,说说嘛!”

    “德行!呕——”

    孤剑鄙视完宿将,将尖刀放下,杵在穆心瑜面前,哈巴狗般挤到她跟前,捻着拇指和食指,样子有点小猥/琐,“小心心,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那个……嗯?”

    穆心瑜眯眼,掏掏耳朵,“啥?”

    昨晚孤剑出现的时候,她就想收买他为自己效命了,只是这个人软硬不吃,唯独有一个批号:爱财!

    想要收服这个人,别的方法还真不行,前世她就试过,不仅行不通,还反被打了一顿。这次,她要反其道而行,用近前诱惑他,吊着他,看他还不屁颠屁颠跟着自己?

    还有这个人,他似乎总是一身蓝衣,从未变过,她昨天才知道他的名字。很好听的一个名字,宿将。

    他武功高强,甚至超过自己,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没脸没皮,正经起来的时候,浑身都冒寒冰,跟他的主子一个样。

    虽然表面上是效命于自己,但穆心瑜却知道,他是楼焰心的人。

    昨夜救了自己的人,约莫是楼焰心无疑的。

    穆心瑜问过紫丹,紫丹说还有另一个人,脸上带着半盏面具,一头白发,在楼焰心冲进来抱着自己的时候,那个人也一脸担忧,杀气很重。

    那么,问题来了,那个人又是谁?

    楼焰心他们,真的可信吗?

    她不敢贸然交出真心来与他们相处。

    所以,这个宿将,她私心里认为是楼焰心派来监视自己的,保护还在其次。

    穆心瑜眼底流光闪了闪,走出了巷子。

    不管如何,至少目前宿将不是敌人。

    “喂,哎,你别走啊,我的钱呢,四十万两啊,喂,你等等……”

    孤剑追着跑了。

    宿将颀长的身子愣了愣,嘴角扯出一抹玩味,也追了上去。

    是夜,月色美好。

    穆盈与刘熠连堂都没拜,直接被送进了新房。

    侍女将身子软哒哒的穆盈放到了刘熠的床榻上,便躬身退了出去。

    新娘子如此安静,她们一点反常讶异都没有,因为大公子是什么人,她们早就清楚,甚至习惯,麻木了。

    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新娘子进来,除了个别身体强壮的,没有一个能够活过三天。

    侍女们一退出去,穆盈已经清醒了,头上的盖头自己掉落在了床榻上。

    她一睁眼,发现自己正身处一张大红色的喜床上,头顶是艳红的纱帐,身子下是鸳鸯交颈缠枝香被。

    她揉了揉脑门,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待看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心头突然一跳,一股无力感涌遍全身。

    这是……新房?

    她怎么会在这里?

    在这里的不应该是穆心瑜吗?

    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

    “嘿嘿,小美人儿,穆大小姐,本公子来疼你了哟!”

    喝醉酒的刘熠由小厮搀扶着,摇着晃悠悠的脚步推门进来。

    那小厮说了句“公子,**苦短,小的就不扰您兴致了!”便退了出去,顺带将门也关上了。

    穆盈听见门口的响动,吓得脸色一白,双手抱胸,欲往后躲,“你,你,你别过来……”

    刘熠此时已经喝得烂醉如泥,根本就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只凭着仅存的一点意识知道,他今日要娶的新娘,是穆心瑜,穆家的大小姐。

    “嗝……娘子,别怕,夫君会好好疼你的!”刘熠打了个酒隔,一脸猴急地搓着双手,朝着床榻上的人扑了过去。

    “啊,不!”

    与此同时,穆心瑶头上戴着帷帽,也匆匆带着绿翘悄悄出了门。

    只是,不只是担忧还是害怕什么,竟然忘了带上那个人偶。

    穆心瑜在门口看着她俩偷偷摸摸的身影,露出了一抹释然的微笑。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恶人,穆心瑶给她的伤害,她可以不计较,但是,她的孩子,何其无辜?

    善恶到头终有报!

    穆心瑶,咱们之间的恩怨,就在今晚做一个了断吧!

    今晚,我要让你,尝尝身败名裂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