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69绝子之药

069绝子之药

    福来客栈,安静得出奇。

    穆心瑶一心只想快点见到巫蓝,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此刻客栈的异样,低头匆匆上了二楼。

    她此刻心里是兴奋的,抑制不住的兴奋。

    自从被四皇子夺走了清白,她就时刻活在煎熬之中,生怕被三皇子瞧出个端倪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尝过一次的滋味,她竟可耻地想要更多,身子变得特别敏感,这让她几欲羞愤。

    面对这些天三皇子时不时的求爱暗示,穆心瑶每次都只能咬牙不答应。虽然这样的她更让三皇子百倍怜惜,但她却心中隐隐不安,总担心有一天爆出来她已非完璧,三皇子会嫌弃自己。

    而且,最近的日子过得委实古怪,父亲出门总是遭到地痞的骚扰,接连挨了好几顿揍。她一开始还怀疑,是有人专门针对穆尚书,可看到连母亲也没能避开那些地痞的为难,众姐妹出门也遭受调戏时,她就知道,一定是有人在针对整个穆府,更有甚者,自己虽然并没有遭到毒害,但也不远了。

    想到种种,穆心瑶不禁在心底打颤,越发加快了脚步。

    她得赶紧拿到巫婆的神药,恢复清白之身,早日嫁入三皇子府,避开父亲那些政敌的对付才是。

    当然,她不会天真地以为,穆府近来的种种,仅仅是穆远山的政敌所为。

    她隐隐觉得,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着这一切。

    她本就是一个自私自利之人,危难关头,自始至终想的,也只有她自己而已。若是穆远山和大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危难时刻想的并不是解救穆府,而是怎么脱离穆府时,脸色一定很精彩。

    “你在外面等着,有事再叫你!”穆心瑶吩咐了身后的绿翘一声。

    绿翘看着这过分安静的客栈,心底发毛,脚下忽然软了,牙齿不停地打颤。

    穆心瑜瞪她一眼,“没出息,好好在这里守着,别让人进来!”

    二楼天字一号房,穆心瑶推门进来,她脱下了头上的帷帽,露出绝美的容颜。

    若没有穆心瑜,她很有自信,京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容貌可与她媲美。

    那人早就恭候多时了。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面,当看见穆心瑶那张美丽的脸庞时,巫蓝扭曲的面容上还是闪过一丝狠毒,眼神变得狂躁起来。

    穆心瑶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对她露出了一个大方的笑容。

    巫蓝心头的烦躁更甚了。

    所有美貌的人,都让她嫉妒愤恨得发狂。

    但穆心瑶是她要用来对付那人女儿的棋子,她还不至于冲动到现在就出手杀了她。

    她扯了扯嘴角,烧毁的面容变得更加狰狞可怖,粗噶干燥的喉咙里发出一串刺耳的机械音,“穆二小姐叫老太婆等得好生辛苦!”

    穆心瑶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心肝缠了颤,有些害怕地往后倾了倾身子,脚步迟迟不敢再上前一步。

    她明明没有迟到的!

    这个时候的巫蓝,给她的感觉很恐怖,像随时都有可能会生吞活剥了她似的,突然有些后悔来了此地。

    她的迟疑,无疑是火上浇油。

    “怎么,怕了?”巫蓝干瘪枯燥的手忽然伸了出来,朝着穆心瑶的方向,黑乎乎的指甲像是几百年没有修剪过一样,“过来,老婆子替你把脉!”

    “唔——”穆心瑶忍着作呕的冲动,胃里一阵阵反酸。

    娘,第一次见面,是巫蓝主动找上她的,那时老巫婆脸上带着面纱,浑身都裹在黑色的兜帽里,她并没有觉得这人有什么不对,只觉得此人神秘异常。

    可……眼前的这老东西到底是什么怪物,她的指甲怎么这么可怕?

    穆心瑶的惊恐恶心落在巫蓝的眼底,更加挑起了她的怒火。

    伸出的手忽然就凌空一抓,直接将穆心瑶的身体吸了过去。

    “啊!”穆心瑶尖叫一声,老巫婆那干枯的老手就搭上了她白皙的手腕。

    那冰凉阴森的触感,就好像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缠上了身体,吓得她不敢再言语一句。因为她知道,只要她再动一下,老太婆下一刻就有可能立即捏碎她的手腕。

    可是,把脉没多久,巫蓝就立即狠狠地甩开了她的手,一脸阴狠地盯着她,言语里满是不可置信,“你居然……你居然……”

    那枯老干瘪的手转而掐上了她白皙细嫩的脖子,“说,你到底是谁的人,为何要害我?”

    “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穆心瑶惊声叫着,却是瞬间感觉到了自己脖子上面的凉意。

    她害怕了,她后悔了,这个老怪物太可怕了,她怎么会来这里找她的?

    不,她不能死,她要自救!

    她拼命地挣扎,拍打着巫蓝紧箍着自己脖子的手,“咳咳……放……放开,不,巫婆大人,求……求你,我不想……死,我……咳咳……”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巫蓝放开了她的脖子,穆心瑶得到解放,立即大口大口呼吸,身子战栗个不停。

    “说,不说出个所以然来,老婆子我灭了你!”巫蓝心底不由暗暗恐惧,她苗疆神巫的特性,没人会知道,为何这个穆心瑶身上会有她最恐惧害怕的“天巫草”?

    幸亏她发现的及时,立即放开了穆心瑶这小贱人的手,不然……

    想到刚才她差一点就被那东西害得化为一滩血水,看向穆心瑶这个罪魁祸首的眼神都变得阴鸷毒辣。

    穆心瑶肝胆俱裂,她呜咽着求饶解释,“不,不,不,不是的,不要杀我!我根本就不会害您,我失去了清白之身,还想要让您帮助我恢复完璧之身啊,又如何会害您呢!”

    巫蓝冷静下来想了想,怒气平息了不少。

    是了,这个女人还有求于自己,她一定是被人暗害了。

    天巫草是一味绝子剧毒,对女人的宫房危害极大,想来是那人要对付的只是穆心瑶本人而已,是她想太多了。

    她隐晦不明的眼神闪了闪,粗噶着声线道,“你老婆子不杀你,但是你身上中了一味绝子药,这种药使你不仅今后无法再生育,而且……”

    看了眼穆心瑶几近绝望惊惧的眼神,淡淡道,“你的清白之躯,已经恢复不了了!”

    “不!”到底是谁给她下药,是谁要害她?

    穆心瑶惊恐慌乱地想着,思绪一下子被这可怕的消息打击得混乱不堪,也嫌弃老太婆身上有多脏了,抓着她的手哭得歇斯底里,“帮我,求求你,帮我!”

    心底涌起深深的绝望,如果她无法生育的事被发三皇子知道了,那她还能做三皇子妃,还能做皇后吗?不,绝对不可以!

    巫蓝阴暗晦涩的眼神盯着她发疯,突然凉凉道,“也不是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