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72将军归来

072将军归来

    女人们的嫉妒心,强悍得可怕。

    即便穆心瑶一度晕死过去,她们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其中一个平时最讨厌穆心瑶做作的人,今天终于忍不住踹出了第一脚,而后,第二脚,第三脚……

    姑娘们七手八脚,扯头发的,抓脸的,拧腰的……

    穆心瑶生生被疼醒了。

    醒来后见到母亲被众人挤得摔倒了地上,父亲正用厌恶的目光瞪着她,她顿时心口一阵疼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再次晕了过去。

    见那些女人们还不放过穆心瑶,穆远山也终于火了,大喝一声,“够了!”

    多年的政治生涯,磨砺出来的官威摆在那儿,姑娘们立刻不敢动弹了。

    看着穆远山和大夫人将人搀扶上马车,绝尘而去,福来客栈对面的穆心瑜终于收回了视线。

    穆心瑶,毁了!

    没人知道她看见穆心瑶那悲惨的样子时,有多么解恨,也没人知道她心中空空的那一块,即便报了仇,也无法填补。

    空了,始终就是空了,再也回不去。

    她的清儿,她未出世的孩儿,也再回不来。

    她站起来,心绪无波,淡淡道,“我们也回吧!”

    平静得好像这事儿不是她一手策划的一样。

    只有宿将不以为然,他小心翼翼道,“那个,你不开心?”

    他为什么感觉到了这女人身上淡淡的忧桑呢!

    紫丹蹬蹬跑到他跟前,狠狠地照着他的脚背踩了一脚,追着穆心瑜跑了。

    “嘶——你这个粗鲁的女人,你站住……”

    紫竹轻轻一笑,随后脸上略带担忧,也跟了上去。

    大小姐那样帮她,给妹妹解毒,还让人救出她的家人,她很感激,愿意一辈子追随她。

    回到家,估计还有一场仗要打。她得警戒起来,保护好大小姐。

    **

    卫国公府,东苑,新房内。

    “呜呜……求你,放过我,我不要了,不要了啊……”穆盈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刘熠身下,哭泪水已经枯竭,喉咙里只能发出沙哑的呜咽声。

    她已经记不清刘熠折磨了自己多少遍,她只知道,自己的身上很疼,那里很疼,浑身都疼。

    双手上的麻绳磨破了她细嫩的皮肤,那一鞭鞭抽打在身上的软皮鞭子被她的鲜血染得发红发黑,被刘熠嫌弃地丢在一边。

    他起身,从烛台上拔下一根喜烛,阴笑着看着身下遍体鳞伤的女人,眼底闪过疯狂的快感。

    “呜呜……刘熠,你个……变态,你不能这样对我,呜呜……”穆盈一看到他手上的喜烛,枯竭的泪水又泛滥成灾,内心的惊恐无措地不断地放大。

    她真的害怕了,这个男人不是人,他跟本就是禽/兽!

    “呜呜……不,夫君,我是你的新婚妻子,你不能这样对我!”

    眼看着那滴着蜡水的喜烛就要举到自己身上,穆盈通红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惨白,迥空地瞪大了眼睛。

    “不?我还没玩够呢,怎么能说不?”刘熠阴测测的笑声传进耳膜里,对穆盈简直是折磨。

    “来吧,小娘子,我不介意你说自己是我的妻子,反正谁来做正妻都无所谓,你只要取悦于我……”

    说着,手上的喜烛渐渐倾斜,滚烫的烛泪滴落到她布满青紫的肌肤上,烫的穆盈直抽冷气,“不,不要,夫君,你不是想要穆心瑜吗?我,我帮你,我帮你!只求你不要再杀我!”

    烛泪没有再滴落在她的肚子上,穆盈心中一片狂喜,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刘熠这个人渣,他真的很想将穆心瑜弄上/床!

    穆心瑜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自己又怎么会落入刘熠的手中,成为他的玩物?

    既然如此,那她一定帮他!她要让穆心瑜,尝尝她所受的痛苦!

    “你能帮我把穆心瑜弄到手?”

    刘熠吹灭手中的喜烛,一脸不相信的神色。

    穆盈见他吹灭烛火,赶紧点头,“是的,我不骗你,她这个人平时最护短了,只要你捉了她身边一个叫紫丹的丫鬟,她绝对跑不掉……”

    刘熠阴冷的笑容扩大,他邪邪地看着身下痛苦挣扎的女人,忽然觉得,这样一个狠心的女人,就这样弄死了实在太可惜了,不如……

    穆盈看他俯身解开了自己受伤的绳索,心中一喜,还不等她起身,刘熠又压了下来,阴沉沉的笑容里多了几丝玩味。然后,趁她一个不注意……

    一根喜烛直直得朝着她身下捅了进来,穆盈痛得面目扭曲。

    “唔……啊……刘熠,你个人渣,我要杀了你!”

    ……

    夜凉如水,秋天快要到了。

    穆心瑶成了京都热议的话题,人人都在传她的放/荡,人人都在怒骂她的不知廉/耻。

    三皇子再也没有来看她一眼,她彻底被嫌弃了。

    她被穆远山送到了家庙,一切,仿佛都归于平静。

    这半个月以来,日子安宁而平和。

    她盘下了那间快要倒闭的胭脂铺,开了家小小的布庄,兼卖成衣,生意还算可观。

    楼焰心那个缠人的家伙这段时间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穆心瑜的心却变得惆怅迷茫起来。

    明日就是靖哥哥的归期,她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了。

    她与他,多久没见面了?

    隔了两世那么长,又仿佛就在昨日。

    在庄子里,她被丫鬟下人凌虐,他乘风而来,以雷霆手段处死那些欺负她的人,使她避免了被村长儿子玷污的危险。

    在皇宫里,他言辞恳切,跪在朝堂大殿之上,信誓旦旦要攻破敌人的防守,只为满足景翼那开疆扩土的野心,安抚她那一点奢侈而微渺的私心。

    不知何时,她已经依赖惯了他,让他死心塌地地帮景翼做着他最远做的事。

    ……

    眼角有什么湿润了,穆心瑜赶紧抬手擦掉。

    紫丹进来,就看见一向坚强的小姐又在默默流泪,十分心疼。

    “小姐,你这是又怎么了?”

    “没什么!”她微微一笑,“将军的明日就要归来了,我们去城门口迎接他把!”

    她注定要嫁他的,为何心中总有什么堵得慌?

    不管那么多了,等将军归来,一切终归定局。

    穆府,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紫丹看着自家小姐忽然间又变得冷硬的表情,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