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74噗通噗通

074噗通噗通

    穆心瑜不是圣人,大夫人害死了自己的生母,还害死了自己的哥哥,像她这种自私自利的人,活该有此报应!

    等着吧,将军归来之后,便是穆府败落之时。

    这天不会太久了!

    坑很深,有五米深,里面全是发馊的潲水,大夫人吓得够呛。

    “啊,救我,你们这群死人啊,还不快,快,拉我上来啊!

    “大夫人,快,救大夫人上来!”

    “快去报告老爷,大小姐把大夫人推下坑里了!”

    “笨蛋,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去找个梯子,不,找跟竹竿过来?”

    “……”

    这……

    大夫人是掉坑里了?

    大夫人的几个贴身丫鬟和婆子都吓傻了。

    手忙脚乱地救人,穆心瑜冷眼在屋里吃着水果。

    眼见着众人七手八脚将浑身湿漉漉的大夫人拉上来了,大夫人的脸色不消说,一脸便秘。

    看穆心瑜做了坏事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神色阴郁,涨如猪肝,恨不得当场掐死这个小贱人!

    但大夫人不愧是大夫人,嘴巴上虽然不饶人,但行为上还是很维持大夫人的形象的。哪怕她已经没了形象!

    “穆心瑜,你狠!”大夫人一身汤汤水水的模样,狠狠地瞪着穆心瑜,“来人,叫老爷过来,本夫人倒要看看,这个小贱人还要嚣张到什么时候!”

    “夫人,老爷他,他在三姨娘的院子里,他……”

    穆远山今日休沐,这个时候还在三姨娘的屋里,估计还没醒来。

    大夫人的贴身丫鬟支支吾吾,归结起来其实就是“老爷没空”!

    三姨娘的院子里。

    “老爷,大夫人可能真的有急事呢!”三姨娘推推穆远山。

    穆远山睁开惺忪的眸子,“妇人见识,她这是在没事找事呢,不用理会!”

    三姨娘呵呵,大夫人都掉坑里了,还没事找事?

    老爷这是有多不待见大夫人啊?难道说穆心瑶那档子事儿惹怒老爷了?三姨娘心想着,搂紧了穆远山还算粗壮的腰肢。

    其实穆远山这些天都被揍怕了,一开始他真以为是一些地痞流/氓在耍泼,后来几次,他报官了,那些“地痞”也不怕他,甚至还拿出七王爷来威胁他。

    他才知道,是有人在暗中给穆心瑜出气,七王爷,他在保护穆心瑜。

    虽然奇怪穆心瑜是怎么跟七王爷勾搭上的,可他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轻易再惹上穆心瑜!

    再后来,他没出面找过穆心瑜的麻烦,然后,那些“地痞”便自动离去,不再揍他了。

    所以,他一听到关于穆心瑜的事,那是要多远离多远,又怎么会巴巴赶过去?呵呵,找揍是吧?!

    穆远山搂着三姨娘纤细的腰肢,翻了个身,继续睡他的。

    “混账东西,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大夫人红着眼,甩了那婢子一巴掌。

    她跟穆远山夫妻多年,没想到这老东西居然越来越不将她放在眼里了,说不心痛那是不可能的。她一身湿漉漉地站在这里,为的是什么啊,还不是为了得到他的怜惜?

    大夫人心中难过,但她是大夫人,既然老爷不给她做主,那她及只有自个儿动手了。她就不信了,穆心瑜一个小姑娘还斗得过她?

    “穆心瑜不敬主母,欺辱殴打主母,这样的不孝女不好好教训教训,她还敢反了天了。来人啊,将这个小贱人给本夫人绑起来!”

    她今日来,本就是找穆心瑜不痛快的。

    几个丫鬟婆子一听到大夫人的吩咐,立即围了过来,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这是穆心瑜重生后,第一次跟大夫人正面对峙。

    穆远山不在,没想到大夫人在她面前也不装了。

    很好,她正愁没机会揍人呢!

    她眯着眼,退开数步,几个婆子欺身而上。

    大夫人看她不住地往后退,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心中越发得意起来。

    “抓住她,这样不不忠不孝不义的逆女,不给她点颜色瞧瞧,本夫人就不姓慕容!”

    “啊,救命啊,大夫人要杀人啦!”穆心瑜敛下眼底的狡黠,忽然扯开了嗓子喊。

    大夫人心中一跳,“贱人,住口!”

    要是让老夫人听到了,那她这个大夫人还要不要当了?

    几个婆子的手还没碰到穆心瑜的而衣袖,忽然房梁上跳下来一个男人。

    浑身黑衣,一双眼睛冒着杀气。

    大夫人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明亮起来了,眼睛里透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好哇,穆心瑜,敢情你在门口挖坑不让人进来,是因为偷汉子啊,你胆子不小!偷人偷到自个儿屋里来了!来人啊,快去禀明老夫人,今日本夫人要清理门户,还愣着干什么,还将这个恬不知耻的小贱人给我绑起来?”

    “是!”丫鬟婆子一左一右上前,两边各两个。

    穆心瑜瞅着那婆子狰狞得意的嘴脸,瞥了孤剑一眼,“还不快帮忙,难道你不要那四十万两了!”

    孤剑抽出尖刀,挡在穆心瑜面前,那阴凉的寒光反射到几个婆子的脸上,霎时吓得几人哇哇大叫。

    他红着眼,气势汹汹。那架势,颇有一种谁上来谁死的感觉!

    穆心瑜缩了缩脖子,感觉孤剑生气,是因为她刚才说了四十万两不给他……而已?

    “反了你,还敢叫你的奸/夫对主母出手?”大夫人冷笑一声,好像抓住了穆心瑜的把柄似的得意洋洋,“还不快去把老夫人叫……哎呦……”

    话未落,穆心瑜照着那欠抽的脸上就是一耳光。

    “啪——”一声几极为响亮。

    打得大夫人懵了懵。

    好半晌才反映过了自己是被穆心瑜那小贱人抽耳刮子了,气的嗷嗷直叫,连大夫人最起码的端庄的不假装维护了,嘶吼着就要扑过来撕烂了穆心瑜那张贱笑的嘴脸。

    穆心瑜手一抽,抬脚,一脚踹了出去,大夫人就这样以直线横飞,略过了几个丫鬟婆子的头顶。

    呼呼,世界终于安静了!

    “孤剑,关门,打狗!”穆心瑜凤眸一抬,对远处被她踹飞的大夫人露出得逞一笑。

    “啊,穆心瑜,我跟你拼了!”

    大夫人果然受不得刺激,发疯似的朝穆心瑜扑过来,连带的,那几个丫鬟婆子一起上。

    孤剑提起尖刀,用力一抖,刀背向前。

    来一个扫一下,来一个扫一下。

    噗通噗通——

    四五个人一起进了穆心瑜的“大腌坑”里。

    穆心瑜拍拍孤剑的肩,掏出一叠银票,大方道,“好样的,四十万两,赏给你了!”

    顺着穆心瑜搭载自己肩膀上那柔嫩白皙的小手,看向那美艳无双的笑脸,孤剑刹那间心跳加速。

    老夫人来到怀瑜院,看到的就是穆心瑜对一个“野男人”笑得风/骚的模样,气得心肝儿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