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78公子受伤

078公子受伤

    穆心瑜很庆幸,宿将没有赶过去救他的主子。

    她抢过紫丹手里的匕首,刷刷几下,就将刘熠的手筋脚筋挑断了。

    “刘熠,你这条贱命,我给你留着,你大可以去找凝贵妃告状!”穆心瑜回头恶狠狠地警告着,“我们走!”

    宿将抱起浑身是伤的紫丹,几个人撤了出去。

    刘熠惊恐地趴在地上,身下一滩血水,那东西已经烂得不成样子。

    他这是,彻底废了!

    ***

    是夜,宿将一个人在照顾着紫丹,他已经一天没有出去过了,一道身影罩了下来。

    “是你?”

    “出来吧,我们聊聊!”

    穆心瑜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夜色,心里越来越惆怅。

    紫丹这件事,她是彻底得罪凝贵妃了,恐怕以后不能善了。

    她轻轻了叹息了一声,身后有响动,她没有回头,只轻声道,“紫竹,你出去吧,我想静静!”

    身后那人伸过长臂,将她圈在怀里,脖子重重地枕在她的肩膀上,“瑜儿,想我了没?”

    一阵清新的异香侵入鼻腔,穆心瑜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结巴道,“你……紫竹呢?”

    她从来都不喜欢陌生人的触碰,有些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

    楼焰心的声音有些疲惫,“别动,让我抱抱,就一下,一下就好!”

    穆心瑜听出他的不对劲,反过身来,“你怎么了?”

    印象中,他一直是那种高高在上,神仙一般的人物,怎么会出现这么虚弱的情况?

    声音里,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担心。

    楼焰心轻声笑了笑,手上搂着的腰肢抱得更紧了些,“我缓一缓,就……好……”

    “喂,楼焰心,喂,你怎么了?”

    发现肩膀上的人早已昏迷了过去,穆心瑜心头一紧。

    楼焰心高大的身体砰然摔倒在地上。

    穆心瑜这才看到,他一身的白衣早已染红。

    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今天的楼焰心,这身衣服,跟他有点不搭配。

    她摇摇头,皱了皱眉,有些不大愿意跟他扯上关系。但一想到宿将是因为紫丹才没有及时赶过去救他的,便不再纠结要不要救他的问题。

    她将她笨重的身子拖到床榻上,给他剪开衣袍止血,擦拭伤口,用绣花针给他缝合……

    一系列动作下来,她竟感觉从未有过的累,气喘吁吁地坐在一旁等他醒来。

    这人到底是这么把自己弄得这么遍体鳞伤的?

    穆心瑜好看的眉纠成了疙瘩。

    “珈蓝,公子的身子检查出结果了吗?”

    怀瑜院外的一棵树上,宿将神情沉静,淡淡地瞥向树下不远处正伸手抚着鬓角白发的珈蓝,用内力传音。

    珈蓝朝着宿将走来,足下一点,轻轻跃上了宿将所在的那棵大树。

    “还没有,公子的血液种好像有一种非常强的凝聚力,我需要再弄一点他的血液才能进一步研究……”

    “尽快吧,我们的时间应该不多了。”宿将有感而发,“公子的身体容不得出现任何差错!”

    魅夜这段时间,已经找到了有关巫蓝的蛛丝马迹,循着这一条线,相信不用多久就能将巫蓝揪出来。

    当年,巫族绑架公子,害得公子家破人亡,公子说过,所以参与这件事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包括四大家族!

    他们这次回到大夏国的目地,就是解决巫蓝,顺便打听这人来大夏国的目的。

    巫蓝是巫家族老家主最信任的心腹,没有足够分量的大事件,巫家主绝对不可能将巫蓝派到大夏国来。

    此人隐匿在大夏国,一呆就是整整十年,这绝对不寻常。

    大夏到底有什么,能让巫家主将最器重的心腹巫蓝派到此处,十年都不曾离开?

    想到那块飞入公子身体内消失不见的“青龙令”,珈蓝心底有着不好的猜测。

    公子的身体被正在慢慢发生变化,从炎城回来的路上,他就昏迷过了好多次,珈蓝可以肯定,公子这种情况,绝对不是失血过多造成。

    而同样身体异于常人的穆心瑜,他的妹妹,曾在十年前就因一次意外而昏迷了整整十天,这是不是表明,她的体内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

    越想,就是越是不能放心。

    珈蓝很想现在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可他这个样子……他胆怯了。

    他现在成了不人不妖的怪物,瑜儿她,还能接受自己吗?

    而且他虽然有足够的实力保护穆心瑜,但这世上,总会有种种意外存在。

    在没有弄清楚她的身体情况之前,他始终不能放下心来……

    心底,珈蓝始终有着一丝顾虑。

    公子对瑜儿太在意了。当然,他并不是介意妹妹和公子在一起,只是,这份在意与重视程度,已经超出了公子自身。

    四大家族的人,都在隐秘地寻找四大令牌,一旦被四大家族的人发现了公子和瑜儿身体的异常,这对瑜儿和公子来说,都很危险。

    “珈蓝,这些年你辛苦了!”

    对于珈蓝,宿将始终看不透,有时候公子当他是知己,可有时候,珈蓝的表现却像个下属。

    他与自己,终究是不同的。

    “谢谢你,宿将。”贺琰同样拍回他的肩,郑重道,“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他还帮我找到了地狱幽火,该是公子辛苦了才对!”

    宿将的眼底迸射出欣喜,“真的?太好了,你很快就能恢复原貌了。到时候,公子就不用再假扮第一公子了。”

    公子那样的人,明明不适合温柔,他是霸道、冷冽、睥睨与高贵的结合体。

    让他去演谪仙?呵呵……

    宿将表示,那很惊悚有没有?

    “咳咳……”珈蓝身形一跃,从树上下来,“进去吧,看看紫丹!”

    那个一心一意照顾着瑜儿的姑娘……

    **

    穆心瑜累得不想动弹,她坐在楼焰心身旁,连手都懒得再抬一下。

    这家伙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多了。

    其实,穆心瑜完全是多虑了。

    楼焰心身上的伤口是多,可是在半个时辰内,它就会自动愈合,根本就不用她动手缝合好不好!

    穆心瑜感激宿将及时出手救了紫丹,所以,这点忙,她还是愿意帮的。

    只是……真的累死了啊!

    紫丹现在有宿将照看着,她很放心。

    穆心瑜累得睡了过去,浑然不觉,身边的人早已醒来了,不,或者说,这人根本就是在装晕。

    躲在暗处的暗卫们不知一遍在心底狠狠鄙视了自家主子,但又为自家主子找到了女主人开心。

    只是……喂喂,公子,你要干什么?拿开你那咸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