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79刘熠之死

079刘熠之死

    “小鱼儿,你可知道,我很想你,很想,想到茶饭不思,你看,我都瘦了!”楼焰心抚摸着她熟睡的容颜,自言自语。

    “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怎么了,刚开始知道的时候,我很害怕,你……若是知道了,会不会也跟我一样害怕?”

    好好的身体里吸纳了一块令牌进去,而且还会不定期昏迷,是个人都会被这种状况吓死。但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穆心瑜,他怕他知道自己身体的异样后,会受不了。

    当然,他的小鱼儿是最坚强的。

    他相信她。只是免不了担心而已!

    夜,静谧,安逸。

    楼焰心抚着那令人心醉的小脸,心中一片温暖。

    **

    诚如紫丹所说,刘熠还活着,生不如死地活着。

    当凝贵妃看见自己跟前血肉模糊的一坨,饶是她再淡定,也被惊到了。

    刘熠全身都是刀伤,那是一刀刀用力划出来的,他的手筋脚筋全部被挑断了,眼睛也被戳瞎,嘴里全是血,看来舌头也被割掉了。

    最惨不忍睹的,是他那个地方,男人最脆弱,也最耻辱的地方,居然烂成了那样儿。

    即便他能活下来,他也是废人一个了!

    “是谁把他弄成这个样子的?”即便再不喜,他也是自己的亲侄儿。

    明知道他是自己人还下手这般狠毒,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胆敢在她的头上动土?

    “娘娘,是,是大姐姐!”穆盈整个身子都缩成了一团跪在地上,就差将身体贴进地里去了。

    穆心瑜那个小贱人,居然敢设计她,害她嫁给刘熠这个变态,她就该知道死字怎么写。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等待凝贵妃对穆心瑜那个贱人出手。

    “穆心瑜,好个穆心瑜!”

    凝贵妃狠狠的将桌上的茶具一通扫落在地上,末了,不解气,又摔了一个商朝出土的名贵大花**。

    几片碎片溅落,刺到了穆盈身上,痛得她低呼一声,却只能忍着,不敢发作。

    该死的,都是那个穆心瑜!

    穆盈抱着被刺伤的地方,眼底闪过狠毒的光芒。

    要不是她,凝贵妃又怎么会迁怒?她现在又怎么会被如此担惊受怕?

    可她也不想想,刘熠同样也不会放过她!

    “噗——”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

    刘熠呜呜了几声,动都没动一下,就咽气了。

    穆盈惊恐地看着凝贵妃手中尖锐而发红的发钗,吓的话都说不完整了,“娘……娘娘,您……”

    那一钗子,正中心脏。

    刘熠身体里的血不要命似的往外流,没一会儿就染红了地板。

    “拖出去埋了!”轻飘飘的一句,好似在说“将这个碎掉的花**拿出去扔了”那般随意。

    “明日镇西大将军凯旋归来,宫内摆庆功宴,到时候,你们姐妹都一起来吧!”

    这一句话,是对穆盈说的。

    凝贵妃扔掉手中的钗子,暗骂一声废物,转身就进了内殿。

    她在意的,从来都不是刘熠这个侄子。

    她在乎的,只是自己的面子而已。

    穆心瑜敢将她的人弄成这样,就摆明了要跟她对着干。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再顾忌其他?

    穆盈趴在地上,清丽的容颜上闪过一抹得逞的诡笑。

    **

    翌日一大早。

    穆心瑜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

    很奇怪,昨晚她居然没有再做噩梦。

    这是她重生以来,睡得最踏实安稳的一觉了。

    也许是跟靖哥哥快要回来了有关吧!她这样为昨晚的诡异安详解释着。

    咦?不对,她昨晚明明不是睡在床上的!

    穆心瑜一想到昨晚的事,就差点跳起来。

    对了,楼焰心呢?

    这么早就走了?

    不过,想想也是,像他那样来无影去无踪的人,该是昨晚醒过来就先离开了。

    她不知道的是,楼焰心是今早才走的。

    看了看时辰,还早。

    待会儿吃过早膳,再去城门口迎接靖哥哥也不迟。

    她朝外面喊道,“紫竹,进来!”

    紫丹受伤了,她这些天的活儿,就轮到了紫竹手上。虽然没有紫丹那般心灵手巧,但也不差了。

    梳好了头,换上了新衣,吃罢早点,穆心瑜戴上帷帽就出发了。

    街上,紫竹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眼底全是新奇。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小姐乘坐一辆马车,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若是以前……想到以前,紫竹的眸光暗淡了下去,又很快恢复亮光。

    二小姐只会欺负她,威胁她,命她做这做那,却还是不肯放过她和她的家人。现在好了,她遇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小姐,她不仅仅救了自己的妹妹,还救了她的亲人,这份恩情,她想,自己这辈子都没法还清了,只有默默守在她身边,保护她。

    紫竹内心坚定地想着。

    “对了,小姐,你今天不让紫丹出来,她估计要郁闷疯了!”紫竹笑嘻嘻地对穆心瑜说到。

    穆心瑜放下手中的书,恬静的脸上缀满笑容。紫竹觉得,今日的小姐,好像心情特别好。

    “那丫头,身体还没好全呢,不用管她,有宿将照顾着,她不会郁闷的!”

    宿将虽然是楼焰心的人,但他对紫丹的爱却是做不得假。

    想到楼焰心的痴缠,穆心瑜心中不免郁闷,幽幽叹了口气。

    紫竹捕捉到她的烦躁,小心道,“小姐,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不防说出来,奴婢即便不能帮你排解,也能充当你倾吐的对象嘛不是!”

    “紫竹,你不懂!”穆心瑜又叹了口气。

    她不会爱上楼焰心,她担忧的是,楼焰心那般隔三差五来找自己,会让靖哥哥不愉快。以前靖哥哥没回来,她也可以不当一回事,可现在他回来了,依着他的脾性,定不会容许楼焰心再来缠着自己。

    但是,楼焰心是那么容易就打发的人吗?

    想到先前那家伙不要脸地一次次跑到她的屋子,还大喇喇地睡她的床榻,对她的被子挑三拣四,她就心头一阵烦闷。

    他那么理所当然,无所顾忌,好像那是他的家,他的床似的!

    穆心瑜心中的郁闷注定无法倾诉了。难道她要对紫竹说,有个男人隔三差五就来睡她的床,顺便撩拨调戏她吗?

    正心烦意乱着,马车忽然晃了一下,停住了。

    穆心瑜掀开窗帘看了看,还没到啊!不禁皱眉,问马车夫道,“怎么回事?为何停下来来?”

    马车夫在外边欲哭无泪,吞吞吐吐,“小姐……是,是三,三皇……”

    话未落,车帘掀开,三皇子高大大身体就挤了进来。

    “穆大小姐,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