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35害人害己

035害人害己

    而西南院这边,却是比穆心瑜想象的要更加的激烈。

    “啊……”穆心瑶无法抑制的发出尖叫声。

    众人都被那不远处尖锐的叫喊声惊得回过神来,在场的大部分都是未婚男女,但其实多数男子房中都有那么一两个伺候的人,一听到那声音都纷纷竖起了耳朵,脸上都不住露出好奇向往的神色。

    谁那在那边玩得那么疯?

    凝贵妃眸子一冷,率先跨一步,“本宫倒要看看,谁敢在湖心楼干些那见不得人的腌臜事儿!”

    可她的步子,却不是向着发声地,而是向着刘熠所在的那个屋子而去。

    穆心瑜看着凝贵妃那毫不犹豫地迈向左边的步子,笑容更大了。

    景翼的毒在享受了百里茉莉的第一次之后,就已经全部都解了。

    可是,当看着穆心瑶崩溃的嫌弃自己要自己去死的时候,面子里子都过不去,暴怒侵占了理智,让他决定征服这个女人。

    全然不管这女人在他背后抓出无数的红痕,景翼感觉到了那即将到来的愉悦。

    却是狞笑着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面,哪怕是尝到了血腥味也不肯松开口。

    将穆心瑶像是丢垃圾一样的扔在了地上,景翼用穆心瑶的帕子擦拭着自己嘴角的血迹。

    “呜呜……”穆心瑶头发散乱,脸蛋向下趴着蜷缩着自己的身子,几乎哭的嗓子都哑了,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觉得没有办法宣泄自己心中的悲戚。

    景翼穿戴好自己的衣服,看着那白皙的后背,伸手轻轻的拍了拍。

    可是穆心瑶却是一下子就打掉了他的手,景翼冷笑了一声,一把就抓住穆心瑶的头发。

    “女人,你自己倒贴上来的,还装什么贞洁烈女?不要给脸不要脸!”他身为皇子的尊严,哪里能够容得女子一再的挑衅。

    不过是一个放/荡的女人而已,他却绝对不会容忍一星半点的。

    穆心瑶感觉自己整个头皮都要被撕裂了,疼的呜呜大哭,手不断的拍打着他的手臂,嘶声喊道。

    “放开我,你会得到报应的。呜呜……我要告诉我父亲,我要杀了你,呜呜……”

    穆心瑶哭的不能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上一秒她还在算计着穆心瑜。

    而下一刻,她醒过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的清白,她的一切都被这个伪君子给毁了。她不要,她要嫁的人会是三皇子,而不是这个什么都不是的落魄四皇子。

    那个她心中宛如天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只有那日后登上帝位受万众瞩目的男子,才是配得上她的人。

    前一刻她还想着如果景翼有机会崛起,她就考虑吊着他让他迷恋着她,只是没想到……景翼这样的伪君子,居然敢对她用强,这让她厌恶到了极点。

    “你是个伪君子,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你是凶手,我要要告诉我父亲,我父亲不会再帮着你得到帝位的,呜呜,你不得好……”

    “你……你是谁?呕——”

    当将她的头扬起来看向自己,景翼突然间看到那长脓疮的脸,恶心得整个胃里都翻滚起来。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对这样丑的一个女人做这样的事?

    “呕——”景翼感觉自己都快要疯掉了。

    这个丑陋的贱女人,居然敢来玷污他!

    没错,他自认为长得风流倜傥,哪怕目前还没有得到父皇的重视,但也不乏女子暗中爱慕。可是,这个满脸脓疮的丑女人,居然敢对他下药,还把他骗到这里让他……啊啊啊,他再也受不了了。

    “啪”的一声,穆心瑶的脸直接被打偏了,景翼刚吐完,他的手已经直接掐在了穆心瑶的脖子上面。

    他要杀了这个玷污了他高贵身子的丑女人!

    那修长的手指收拢,穆心瑶的呼吸被卡主了,手不断的挥舞着。

    原本苍白的没有一点点血色的脸庞,却在慢慢的涨红。

    她拼命的想要掰开景翼的手,却发现自己只能像是虫子一样不断的扭动身子,手上的动作宛如蚍蜉撼树。

    “说,你到底是谁?是谁拍你来害本皇子的?”景翼的手一挥,百里茉莉整个人就朝着地上甩去。

    穆心瑶还来不及发出求救,咚的一声,她的头就直接磕在了地上。一时之间天旋地转,她的耳边只剩下景翼的声音。

    景翼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长满脓疮的脸,胃里又是一阵恶心泛滥。

    “快说,你到底是谁的人,有何目的?”

    这么丑的女人,她是没胆子敢爬自己的床的,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想要利用这个丑女来刺激他,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景翼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下手更狠了。

    他满目通红,面目扭曲,手下力道不减,“不说是吧,好,你不是喜欢被人骑吗?那本皇子就先弄残了你,再把你扔到军营里,让你知晓知晓军营汉子的厉害!”

    不,她不要死,她不要变残废,穆心瑶的眼底闪过惊恐害怕,她一不要成为那样千人骑万人枕的人。

    她长得那么好看,三皇子也很喜欢她,她还没成为太子妃,她还没成为皇后。她怎么可以变成残废,怎么可以变成那样最下作低贱的人?

    不,一定不可以!

    穆心瑜都还没死,她怎么可以被打败?

    她做了那么多,就是为了害死穆心瑜,抢夺属于她的一切啊。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

    透过景翼那诡异嗜血的眸子,穆心瑶终于看清楚了自己现在的长相。

    “啊!”她忽然惊叫一声,眼底充满不可置信的恐慌。

    这满脸脓包的丑女人是谁?

    她是京都第一美人,她怎么会长得这么丑?

    不,这人一定不是她,一定不是!

    可看见景翼眸中倒映的身影,那明明就是自己啊!

    啊啊啊啊……到底是谁在害她?

    穆心瑜!她的脑海里第一个就想到了穆心瑜。她一定是知道了贵妃娘娘的计划,也识破了茶水里有毒,所以假装昏迷,然后打晕了自己,给自己下药……所有的一切都串联起来了。

    穆心瑶眼底暴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慌。那个穆心瑜,怎么会变得如此可怕?

    “不,四皇子,你不要……杀我,我说,我说我是谁派来的!”她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份,她害怕以后会被瞧不起。

    “你最好给本皇子一五一十交代清楚!”景翼将她像破布一样甩开,丢在墙角。

    哪怕痛得全身紧绷,哪怕在那样嘲弄的目光下赤身穿上衣服,穆心瑶也还是冷的牙齿只打颤。她一件件穿好早已被撕碎的衣服,忍着身上的不适,紧紧地攥紧了拳头。

    穆心瑜那个贱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是她,是她让奴婢来勾/引四皇子你的!她是……”

    “娘娘,对面那屋子不对劲!”门外有人喊了一声,打断了穆心瑶的话。

    当景翼听到外面传来声音的时候,他凌厉眸子一眯。一把将穆心瑶给抓了起来,一个飞身,朝着外面飞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