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81迎接将军

081迎接将军

    到了城门口附近,穆心瑜吩咐老吴停了马车,准备在他经过的一家就楼上找个位子坐下来。

    老吴将小姐送上酒楼后,火烧屁股般赶着马车回去了。

    哎呦,他可是听到了大小姐和三皇子的“密谋”啊,而且他还亲眼看到三皇子被大小姐踹下了马车。不知道三皇子会不会夹私报复。他还是赶紧回家跟老夫人告假,回老家躲一段时间吧,小命要紧!

    穆心瑜在酒楼靠窗的地方坐定,便耐心等着谢靖的归来。

    以她的这个位置,纵观整个京都都不在话下。城门口稍微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她就能立即发现。

    她要在第一时间看到靖哥哥凯旋归来的样子。

    想到那个曾经爱她护她,甚至用生命助她的靖哥哥,穆心瑜整颗心都融化了。

    当初在庄子里,下人们对她动辄大骂,克扣她的饭食,要不是谢靖出现,她也许早就死了。可以说,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穆心瑜。

    她对他的感激,不是用一辈子的婚姻,就可以报答完的。

    在酒楼的另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紫袍玉冠的男子,正用灼灼的目光凝视着她,她也丝毫没有发现。

    “来了,来了!”

    “回来了,大将军回来了!”

    “快看,好帅啊!”

    “切,那叫威猛!”

    忽然,几声难以抑制的兴奋呐喊爆响。

    人群忽然轰动了,酒楼里同样在等待着那个带着胜利和荣誉而归的男人的姑娘们,轰动了。

    远远的,军队还在几十米外,城内的人就看见了他们。上面大大的“帅”字旗迎风招展。

    众人一阵挤推,纷纷快速下楼,去迎接凯旋的英雄。

    穆心瑜错愕,没想到,她的靖哥哥居然这样受欢迎。

    她抬眸,举目望去,不远处壮阔的队伍中,高头大马,昂首走在最前面的人,披战甲烈烈,迎着艳丽的骄阳,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中,缓缓而来。

    那是她的靖哥哥。

    近了,那晒得黑黝黝的皮肤,带着野性粗犷的美,俊逸得难以言喻。

    人群之中,他的目光略过黑压压的人头,直直朝她所在的方向射来。

    他总是能在人潮之中,一眼就看见自己。

    那是她的靖哥哥啊!

    穆心瑜眼角湿润了。

    那一滴晶莹的泪珠,灼伤了楼焰心的眼睛。

    他的小鱼儿,在为别的男人哭泣!

    这个认知,让他一颗心狠狠地揪了起来。

    忽然,穆心瑜站了起来,蝶翼般的双睫轻颤几下后,往楼下飞奔而去。不知道是不是太激动,在楼梯口还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楼焰心原本就阴沉的脸色,此刻更是阴戾到不行。

    这个女人,她就这么迫不及待?

    跟在他身边的魅夜暗暗皱眉。公子喜欢的人,就是她?

    又近了些,城门就在眼前。

    同样在关注着穆心瑜的谢靖,看见她从酒楼里下来了,刚毅的脸上扬起一抹醉人的笑,迷了万千少女的心。

    他看着穆心瑜朝他的方向本来,二话不说策马奔腾。

    暗红色的披风随风招展,昭示着他张扬的个性。

    他的瑜儿,来接他了!

    他很愉悦,马鞭挥斥,众人之看见他们的将军一甩马头,人就冲了出去。

    兴奋的马儿一阵嘶鸣,飞跃而过,奔进了城门。

    穆心瑜人才刚刚下楼,腰上就被一只马鞭缠住,她尖叫一声,整个人随机腾地而起,轻易就跃在了谢靖的马背上。

    她看着他坚毅的下巴,听着他熟悉而陌生的嗓音,一阵恍惚。

    “抓好啦!驾!”

    夕阳映着他的脸,他冷魅的容颜一如既往地从容淡定,神魔的强大气场在这一刹那彰显得淋漓尽致。

    这一切,穆心瑜都没有看见,她只看见,她的靖哥哥那温暖而宠溺的笑容,一如既往。

    马儿奔驰而去,留下一阵扬起的漫漫烟尘。

    “刚才那个……是大将军?”

    “啊,大将军走了!”

    “他好像带走了一个姑娘!”

    “那女人是谁?”

    ……反应过来的众姑娘,再一次沸腾了。

    几位姗姗来迟的老臣,在城门前等得汗流浃背,已然不知道他们等的人早已率先一步进了城。

    等到军队到来时,他们才发现,领将已经不知所踪。

    绝尘而去的两人,全然不知道,他们的擅自离去,掀起了怎么样的风波。

    某个角落里一直关注着穆心瑜的楼焰心,脸黑得堪比锅底,他咬着牙恶狠狠地瞪了魅夜一眼,“都怪你!”

    魅夜木着一张脸:“……”关我什么事?!

    深紫色的袍子一闪,人就没了身影,魅夜叹息:哎,公子这是陷进去了啊!

    ……

    城内,一出山清水秀的地方。

    谢靖将穆心瑜抱下马,看着她越发美丽的小脸,心中一阵满足。

    他的瑜儿,越来越漂亮了呢!

    即便心中打算接受靖哥哥,但穆心瑜还是不能习惯陌生人的触碰。她僵着脸,不敢看谢靖那灼热似火的深情凝视。

    “你,你先放我下来!”她有些小羞涩,低着头糯糯央求道。

    “哈哈……瑜儿这是害羞了?”他将马儿拴在一颗柳树上,牵着穆心瑜在湖边坐下,认真地看着她。只觉得,能够这样安静地看着她一辈子,他就心满意足了。

    看了许久,像是怎么看都不会厌烦。

    穆心瑜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她是决定要嫁给他了,但是要对他动情?穆心瑜自认为做不到。

    重生一世,她已心如止水,又如何再敢心生波澜?

    不自然地别过脸,她看着远处的青山道,“靖哥哥,一别三年,我们都长大了!”

    “是呀,一别三年,瑜儿都成大姑娘了!”他离开那年,她不过才十二岁,瘦瘦小小的,严重营养不良,看起来像个七八岁的孩童。

    “你……”

    “嘘,别说话!”谢靖将她揽进怀里,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

    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看着远方。

    不远处,躲在一棵树上看着亲密偎依在一起的两人,袖袍下双拳握紧,阴沉的眼底盛满冰霜。

    这个该死的女人,难怪她一直在排斥自己。原来她早就有相好的了,而那个相好,还是他最好的朋友。

    朋友妻不可戏。

    不行,就算谢靖是好哥们儿,也不能和他抢女人!

    穆心瑜,只能是他的!

    砰一拳砸在树上,楼焰心从树上飞掠而下,带起了几片凋零的落叶。

    原本静静看着湖面上两只野鸭子的谢靖耳朵一动,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人出来打搅,眼前就蓦地一花,一只拳头狠狠砸在了脸上,一阵头晕目眩。

    等他抬起头来,身边的穆心瑜早已不见了人影,就连他的那匹爱马,也不见了踪影。

    “该死,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