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84竞争对手

084竞争对手

    穆心瑜并没有苦恼太久,她凝神静思了一会儿,睁开幽亮的双眸,屏息开口道,“楼焰心,你这样戏弄于我有意思么?”

    楼焰心原本就想躲起来,看她有什么反应。

    他不愿意让她离开,不愿意她,去找谢靖。可是这个该属于他的女孩,对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就连吻她,她的眼神也是那么的平静,好像一块大石头沉入海底,没有惊起一丝波澜。

    她就这样坐在原地,幽幽地看过来。

    即便他在暗处,她看不见自己。可向他的方向看过来的那一眼,总让他觉得眼眸里包含了千言万语,最后都化作了那浓黑的一笔。

    眸里含有无声的哀求,愤怒,不甘,难过,无奈,寂寞……

    只是一瞬间,她的情绪是那样的复杂。

    楼焰心心头怒火腾地窜起。

    她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谢靖吗?他有什么好?

    但碍于她眼底最后掠过的那一抹孤寂,他心软了。从隔台后面走出来,他满脸黑气,语气却充满无可奈何。

    “算了,输给你了!我送你回去!”

    意思是,送她到穆府。不容拒绝的霸道。

    穆心瑜理解他,九王爷这么狠厉绝情地一个人,能够在她面前保持这样的心平气和,已属难得,她又何必再不满?

    “啊!”没等她想完,楼焰心已经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穆心瑜羞愤得满脸通红。

    这个混蛋,总是欺负她!

    可是,为什么她不觉得这样不对,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呢?

    对于她的这种心理,她自己解释为,楼焰心一向都是霸道惯了,她只是不能而且无法拒绝而已。

    将她送回穆府,楼焰心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便抽身离去。

    穆心瑜赶人的目光实在太强烈,要不是他定力惊人,他一定跳起来掐死她。

    这个丫头,居然为了别的男人,要赶走他?

    这是第一次,楼焰心被她用赤果果的目光“看”了出去。

    他掠下窗户,有些狼狈地逃走了。

    既然如此,那他便去做些事情吧,比如,今晚的庆功宴,难保有心人会利用他的小鱼儿做些什么,又或者,宫里那边,已经在使什么幺蛾子了!

    他得赶紧回去,部署一下,帮她扫清障碍。

    这么一想,他走得倒是毫不犹豫,看得穆心瑜都有些怀疑这货是不是被掉包了。以前赶他走的时候,不是死活不肯的吗?

    “小姐,将军来了!”

    紫竹站在穆心瑜的身后,有些小激动。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谢靖,这位传说中的大英雄,他们大夏的战神,居然会来这小小的穆府找她的小姐?

    望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紫竹也不禁看痴了。若是换做紫丹在这里,恐怕就要拍着她的脑袋告诉她了,“这是小姐的未来夫君,你想也别想,赶紧收起你那花痴的表情和口水!”

    在暮色昏黄的窗棂外,夕阳洒下淡淡的辉光,将天地万物,全部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昏黄。远远近近地看来,似有一张巨大的黄色的幕布,将天地笼罩,几乎一色。

    而令谢靖吃惊的,不是这天地之间的美丽黄昏,而是一个人!

    在这一片昏黄的淡金色里,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站在寒风四起的窗棂之外,用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不喜不悲,平淡无波地望着他。

    他的瑜儿好美,她那么恬静,那么温婉地站在那儿,像一位不小心撞入人间的仙子,美得那么不真实,竟让产生了缥缈而遥远的陌生感。

    摇摇头,撇开那抹不真实感,谢靖温雅一笑,跨步上前,“瑜儿!”

    他的笑,如九天之上的琼浆玉露,缓缓沁入穆心瑜的心间。

    他还是那个靖哥哥,就跟前世一样,护她,爱她,为她做尽一切的靖哥哥。

    穆心瑜怔怔地望着他走来,银白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肩上,她才回神。

    “怎么,看呆了?”谢靖轻笑,温和细腻的关怀如暖阳,悄然渗透她的整个灵魂。

    鼻头,不经意间,涌起了一股酸涩。

    “怎么哭了?”那温暖的手掌划过她的脸庞,粗糙而不是温柔。

    穆心瑜的心跳了几跳,她蹙眉。自己居然会排斥靖哥哥的触碰?

    但她没有不表现出来,而是平静道,“在这里等靖哥哥来啊!”

    “进去吧,虽说才入秋,这天儿也是凉的,小心别冻着了!”谢靖就着披风扶着她的见,保持着君子之风,温文尔雅地将她带进了屋里。

    “对了,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谢靖忽然问出声。

    穆心瑜抬眸,撞入那关怀的黑瞳中,看到了一抹复杂的情绪。有害怕,有惊慌,有担忧……但更多的是谅解。

    他不是问她,带走你的人是谁?

    他不问她,你跟那个人是什么关系?

    他也不问她,这么久没有回来,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

    可是,他知道,他都知道。

    他的马儿追风,是史上最难驯服的汗血马宝马,除了他,只有一个人能骑在它背上。而这一次,它并没有狂躁,也没有将人从马背上摔下来,无一不彰显那人的身份。

    如果前一刻,他还在怀疑,那么自从追风回来后,他便可以肯定了。

    那个人就是他,他儿时最好的伙伴——楼焰心。

    他喜欢穆心瑜,这是毋庸置疑的。

    谢靖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闷,好似一口气堵在那里,喘不上来。

    穆心瑜看着他的眼,敛下心头莫名的一股烦躁。

    这样的一个男人,嫁他,应该会过得很幸福吧。

    “我……”

    “算了……”

    两人同时出声,穆心瑜有些呆滞地看着他。

    即便她回答,他也猜得到。

    谢靖淡淡一笑,他的眉毛很粗很凌厉,如一把利剑插入鬓角,配在他刚毅的脸上,英气而又不失内敛。

    “瑜儿,我刚才,跟穆大人提亲了!”

    从穆远山和慕容月的态度中,他就知道,穆心瑜即便回来了,她依旧过得不好。而且,她的那些姐妹们,统统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痴,只会盯着男人流口水。尤其是那个叫穆晴的,听说她是瑜儿的三妹妹,这么小就心肠歹毒,居然当着他的面数落瑜儿,说什么他的瑜儿是荡/妇,勾三搭四,一回来就跟野男人私奔,私奔不成又去抢二小姐的心上人三皇子,甚至还跟四皇子暧昧不清。

    他的瑜儿什么脾性,他自然是知晓的,哪里轮得到别人在置喙?当即他就跟那三小姐翻脸了。

    可穆远山怎么说来着,瑜儿是被凝贵妃看上的人?

    她会嫁给三皇子?

    “我父亲不答应是吧?”穆心瑜依旧恬静地看着他,水汪汪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好像她们说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样,平静得叫人心疼。

    谢靖有些心慌意乱了,他的这些竞争对手当中……凝贵妃他不怕,皇子他不怕,他怕的是另有其人。

    穆远山既然不答应他,他就去求皇上赐婚!谢靖心底暗暗打定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