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85衣服手足

085衣服手足

    谢靖在赶回皇宫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他此刻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看楼焰心的神情,很显然的,是在等待着他的,而且,他等的时间,应该不算短了,夕阳斜照在他挺拔的身躯上,让谢靖有一阵的恍惚。

    他和楼焰心,已经三年没有见了吧。

    彼时,他离开那一年,才十八岁,楼焰心十七,他们就是这这个地方,挥手道别。

    而他,也是在那次离开之后见到了穆心瑜。

    此时,楼焰心蓦地咧嘴一笑,一字一句地开口:“我想和你谈谈!”

    楼焰心来找他?而且,还要和他谈谈?难道就是要谈穆心瑜的事?可……他是以什么身份?

    望着双手抱在胸前,似乎胸有成竹的楼焰心,谢靖美绝天人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狼狈。可以想像得到,向来眼高于顶,人人称颂的战神,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尴尬的场面过——刚刚从人家的闺房里出来,却被别的男人拦住了,说要和他谈谈。

    只是,不知道这所谓的“谈”的内容,是要求他离远点儿瑜儿呢?还是别的什么讨伐呢?而且,关键是,瑜儿和他很熟吗?可他不能否认,瑜儿与楼焰心,应该是很熟稔的。因为,她从消失到回来这段时间,眼底多了一层异样的情绪。

    楼焰心对于她来说,应该是不同的吧?

    谢靖的狼狈和失落,恰巧被楼焰心看到了,他似笑非笑地弯了弯唇,用几乎是讥诮的声音说道:“怎么,大将军有胆子去人家的闺房,难道就没有想过,会有被人发现的危险?”

    谢靖打量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男人,有些危险地眯起了眸子。

    楼焰心的眼神,透着冷酷和精明以及……算计。谢靖甚至有一种错觉,他的这个好兄弟,跟他的瑜儿,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他,才是破坏人家姻缘的第三者。

    该死的,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谢靖望着楼焰心,下意识地朝穆心瑜的方向望了一眼,低声说道:“你打算就在这里谈么?”

    这里离穆心瑜住的地方不远,要是她出来目送他离开……

    谢靖的坦白和淡定,令楼焰心又是一阵不屑。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别人动他兄弟,他会断人手足,可兄弟要动他衣服……

    呵呵,来,撕/逼!

    他朝一侧别了别头,“跟我来!”

    楼焰心在心里腹诽道,哼哼,在小鱼儿的眼皮子下谈?让穆心瑜看到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再多些烦心事?当然是不成的啦。楼焰心可是巴不得将谢靖带得远远的,最后不要让小鱼儿看到才好啊!

    他自然不是无事就找谢靖的,他是来给他添堵的。

    若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好兄弟,楼焰心是真的想把这个没脸没皮的、一直赖着小鱼儿的家伙一巴掌拍出去。

    自然了,就算真要拍,也得等他达成了自己的心愿再说!他可是特意等在这里拦他的,要是被小鱼儿发现了,少不了一阵心疼。

    穆心瑜对谢靖的某些情谊,他这个来自现代的情场高手可是看在眼底。

    楼焰心知道,穆心瑜对谢靖有情,但绝不是爱/情,好像搀和了很多意味不明的因素,叫他看不透。

    他调查过,谢靖对穆心瑜有恩,就在三年前,谢靖带着军队从京都出发,经过一个小村庄的时候,借宿了一段时间,想必就是那段时间,他帮了她,所以她才感恩于他。

    但是,感恩就要以身相许吗?

    他不允许!

    谢靖跟在楼焰心的身后,缓缓地向前走着。

    他的脚步很慢,他的心很好奇。他想知道,楼焰心此时,究竟要做什么。他们两个,都是一顶一的高手,当然他的武功是稍微差楼焰心那么些许,若是打起来,胜负难分。但是他不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争夺瑜儿,他是特别的。

    相信楼焰心自己也不同意。

    两个人很快走到一个偏僻的院落里,站定。

    楼焰心没有兜圈子的打算,他神色蔑视地看着自己对面的谢靖,第一句话,就直奔主题,“你喜欢我家小鱼儿?”

    叫那么亲密干嘛?谢靖警惕心大起,“与你何干?”

    他并没有否认。

    谢靖不觉得自己喜欢穆心瑜是一件多么难以启齿的事,更何况,对方还有可能是他的情敌,他更要将这份埋藏在心底三年的爱恋公诸于世,那样他待会儿回到宫里跟圣上禀明,才更有胜算。

    楼焰心看着谢靖的眼神,轻笑道,“你喜欢她,是不是也象外面的那些男人一般,将她娶到家里之后,当成个摆设,然后,再找一大堆的女人回来?”

    似乎,在这个年代,娶妻纳妾,是男人们特有的专利,就如,他的好皇兄,如这天下间的所有的男人,他们并不知道——又或者是知道了,也不会在乎,因为他们的花心,因为他们的滥情,这天底下,究竟有多少个女人流泪绝望,又有多少个女人为他们将生命都丢弃了。

    就好象,活该女人为男人付出,活该女人因为男人而牺牲一切。

    忽然想起二十世纪那些风风火火的女人们,那些几可以与天下男人争锋的奇女子们,楼焰心真为这个时代的女人们不值!

    只是,这天下间的女人们如何,他自然是管不了的,可是,他的小鱼儿,即便她不爱自己,即便她真的要对谢靖以身相许,他也不会容许她受一点点委屈。

    她是他心中那一抹暖阳,是他心中唯一的净土。

    整个院子里,静悄悄的,有一种夜幕即将降临的冷清。

    天地苍茫,一片昏黄,楼焰心就在这渐深的暮色里微微抬起头来,他俊眉微皱,一字一句地说道:“若真是那样的话,真的对不起了,因为,小鱼儿不会过那样的日子。因为,要娶她的人,这一生里,必须只能有她一个女人!”

    谢靖听了,微微地挑了挑眉,穆心瑜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也没有任何表示。

    “这是她对你说的?”

    楼焰心站在高处,用一种睥睨天下的目光看他,“她没有说过,可我懂她!”

    微微地顿了顿,楼焰心傲然又霸道地宣誓,“更何况,我不允许!”

    不允许穆心瑜要嫁的男人家里,有一大堆的女人,不允许穆心瑜以后要生活在一大堆的女人之中,痛苦,彷徨,甚至绝望到没有办法再活下去。

    而且,关键是,他要她,她就只能是他的!

    谢靖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仿佛宣誓般认真地说道,“我不会,我这一辈子,只会有一个女人。无论任何情况下,我都会爱她,疼到,直到生命的尽头!”

    楼焰心笑了,魅惑倾城,笑意却不达眼底,“谢靖,你不是处/男了吧!我可是记得,三年前你的第一次……”

    “够了!”谢靖终于知道楼焰心今天的目的了,他愤怒地咆哮一声,眼底嗜血,“那是意外,瑜儿她不会介意的!”

    那次的意外,他始终无法介怀。

    “意外?呵呵,意外会三年如一日跟随在你身边,不离不弃?谢靖,你配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