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88表哥表妹

088表哥表妹

    马车内,穆心瑜一副浑身无力的娇弱模样,她半躺在宽大的马车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奈何身上没有力气,她倏地看向马车内的另一人,惊呼一声,“大表哥,舅母呢!”

    慕容德笑得一脸不怀好意,他看穆心瑜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早就按捺不住了,搓搓双手,“哦,我娘说这辆马车空气不太好,她出去透透气!”

    说着,就要扑过来。完全忽视了穆心瑜眼底的精光。

    穆心瑜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一副惊慌的样子,“表哥,你,你要做什么?”

    “小表妹,别怕,表哥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砰——”

    穆心瑜忽然冷笑一声,一脚踹了过去,慕容德一个不妨,脑袋撞到了马车壁上。

    没想到穆心瑜还有力气,他捂着脑袋怒骂,“小贱人,别给脸不要脸,待会儿哥哥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慕容德,你放肆,我是你表妹!”穆心瑜大喊。

    “嘿嘿,表妹正好啊,表哥表妹,天生一对!”

    “救命啊,救……”穆心瑜扯着嗓子喊,其实是在给慕容德和他娘一个机会。

    马车的隔音效果不好,以她的音量,外面的车夫一定听得见。若是外面的车夫能够停下来,那么慕容德和慕容夫人就不会出事。若是他假装听不见……

    穆心瑜眼底迸射出一道狠毒的光。

    就别怪她心狠手辣,让他们这对母子,滚到一起了!

    外面驾车的车夫早就得夫人的吩咐,无论里面发出什么声响,都不用理会。所以,他哪怕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也只眼观鼻鼻观心地驾着马车,丝毫没有显得慌乱。

    “嘿嘿,表妹,别喊了,车夫是我的人,没有我的吩咐,他是不会停下来的!你就死心吧,以后乖乖跟了我,服侍好了表哥我,说不定我一开心,就让你当相府的正房太……嗯,你,你……对我做了什……?”

    慕容德的声音变得有些惊恐,后面那个“么”字还没喊出来,就砰一声,倒在了一旁。

    穆心瑜坐起来,狠狠踩了倒在地上的慕容德一脚。

    “哼,想睡我?睡你娘去吧!”穆心瑜踩完一脚,觉得不解气,又狠狠照着他的肚子加了一脚,直到看到那个漆黑的鞋印才满意地收回脚。

    要不是待会儿还要让他办事,她绝对会将他的子孙根给狠狠踩断了。

    “宿将!”她掀开车帘喊了一声,宿将就出现在了马车内。

    他低头看了地上的慕容德一眼,很快就明白过来,这位大小姐要做什么,嘿嘿一笑,转身又飞掠了出去。

    穆心瑜再车内的香炉里点燃了一枚自制的好东西,等着宿将回来。

    后面那一辆那车上,慕容夫人从下了车上了这里之后,就一脸奸计得逞的笑。

    她哼哼道,“凌悦,当年你敢跟我抢穆远山,害得我不得不嫁给慕容老匹夫,就别怪我现在让你的女儿受辱!”

    她得瑟地轻笑一声,随后就惬意地躺在了座位上,眯着眼睛等结果。

    算时间,德儿完事后刚好到达皇宫,若是那时候下车,或者被皇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无论哪一种,丢脸的都不会是自家儿子,而穆心瑜,哼,就等着被万人唾骂吧,到时候她就行行好,让儿子纳了她回来,天天让穆心瑜端茶倒水,看不折磨死她!

    她舒服地眯着眼,仿佛已经可以预见到时候穆心瑜的凄惨下场。

    忽然,车帘被掀开,一道高大的身影飞了进来。

    “你是谁?”慕容夫人果然不愧是相府的当家主母,见到宿将一个陌生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车内,也能做到面不改色。

    宿将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心中评定这老女人手段等级为“渣”,然后不等她反应过来,一手刀劈在她的脖子上。

    一把将人扛起来,从窗子上飞了出去,那速度,快得惊人,连这边的马车夫都没有发现。

    很快,他便将人丢到了穆心瑜所在的那辆马车上,他双手抱胸坐在一边,认真地打量马车果然够宽敞,办事方便!

    穆心瑜瞪他一眼,“还不快走!”

    难道他想留在这里看活春宫?宿将没理她,继续蹲点。香炉的香燃到一半,起作用了,这对母子俩嗯哼一声,已经有醒转过来的迹象。

    “啧啧,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要是紫丹知道的话……”穆心瑜笑得奸诈。

    “得,我走,我走行了吧!”宿将真是怕她了。

    他们办事一向谨慎,留下来只是一种习惯。他也是担心穆心瑜的药效果不好而已,怎么到她口中就成了他想看了?

    两人武功都不弱,刷一下,就从窗户飞了出去,丝毫没有惊动正在驾车的车夫。

    后面紫丹和紫竹已经驾着另一辆马车赶了过来,这辆车还是当初她第一次去花灯会的时候坐过的,见她喜欢,后来楼焰心二话不说就送给她了。

    有便宜不占是白痴,她穆心瑜不是白痴,更何况,宿将留在她身边,她也默许了,又何必矫情?

    两人上了马车,紫丹就扑了过来。

    “小姐,你没事吧?”刚才在院子里的时候,小姐就觉察到了那个慕容夫人不同寻常,果然在出门的时候,她故意绊了一跤,摸到了她怀里的香囊,仔细嗅了嗅,是一种罕见的“媚香”,效果极其厉害,只要没有事先服过解药,闻到的人,必定中招。

    只是,她穆心瑜是什么人?这点小媚毒哪里难得到她?

    她拍拍紫丹的脑袋,笑道,“没事儿,就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还没你家小姐我自制的毒厉害。”

    “那个老女人真是可恶,她居然想用这种方法对付小姐,简直就是……就是不知廉耻!”

    紫丹握着小拳头,满脸的愤恨。

    “好了好了,他们不是自食恶果了吗!”穆心瑜拉着紫丹的手宠溺地笑,看得紫竹一脸羡慕。

    要是她也能够和小姐这般亲密就好了。

    穆心瑜看出她的不自然,也拉过她的小手,三个人相视一笑,然后就忘记了不愉快,一路有说有笑。

    宿将憋屈地坐在外面赶车,心里很是不平衡。他也好想进去跟她们一起聊天啊!

    这边一路欢笑,而慕容夫人母子二人那边,也同样热闹。

    年轻的车夫在外面听着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脸上也是躁热得慌,要不是夫人吩咐过不许多管闲事,他一定会扔下马车走得远远的。简直是太欺负单身狗了!

    快要到皇宫的时候,穆心瑜忽然对宿将喊了一声,“宿将,这件事我不希望还有别人知道!”

    别以为她不知道穆远山和大夫人挨揍是谁干的,也别以为她不知道就在不久前,宿将将靖哥哥来过的事告诉了楼焰心。

    哼哼!虽然她不反对楼焰心将人安排在她身边,但她绝不容许自己没有**。宿将这次要是还敢多嘴,那就别怪她棒打鸳鸯。

    宿将听出了那里面的暗含威胁,默默泪奔。公子,为了属下的终身幸福,小的只好牺牲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