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90一家晕倒

090一家晕倒

    原来是丞相夫人啊!”

    “哼,没想到一大把年纪了,还老牛吃嫩草!”

    “噗——李夫人,你没见人家是老少咸宜,风韵犹存吗?”

    “那这位公子又是谁啊,这么年轻?”

    “没想到这女人这么老了,这公子也啃得下去!”

    慕容复人和慕容的两人从马车上摔下来的时候,被风一吹,就已经醒了过来。见此时一大堆人正看着自己指指点点,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就见自己的好兄弟睁大了眼睛夸张地大喊。“哎呀,慕容兄,原来是你!嘿嘿,原来你还好这一口啊!”

    这话犹如一石惊起千层浪。

    “他是丞相府的大公子?”

    “哇,居然是相府的公子啊,那这个女人,岂不是……”

    “啊?你说他们是……”

    “是呀,刚才那位公子不是说了吗,这是慕容公子,咱们京都姓慕容的,不久只有相府那一家吗?”

    “对,这位公子我认识,他就是相府的大公子!”

    “简直是禽/兽不如!”

    “道德败丧!”

    “应该拉去浸猪笼!”

    “呕——恶心!”

    “……”

    慕容夫人和慕容德彻底震住!

    什么?他们?

    不?怎么可能?

    慕容德行色慌张地看了眼自己,这才发现身上啥都没有,不由一慌。

    刚才开口的那公子还笑嘻嘻地凑上来,臭不要脸地问他滋味如何?

    轰——

    慕容的脑子有片刻的短路,稍后他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慕容夫人早就被周遭的议论吓晕了过去。她刚摔下马车,就发现自己此刻令人羞愤的一幕,喉头一股腥甜一涌,两眼一闭,她就撅了过去。

    打击太大了!估计以后要再醒来都难!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大夫人突兀的声音忽然响起。

    她再不出面挽回些颜面,那慕容家以后还有什么连绵待在京都?

    该死的,都是那个穆心瑜小贱人,要不是她,嫂子和德儿又怎么会这样?

    对,一定是穆心瑜干的,她要揭发她,揭发穆心瑜的恶性,让她丑陋的嘴脸暴露于人前。

    众人皆疑惑地看向大夫人。难道她知道什么?还是说,他们母子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其实穆夫人也是知道的?

    大夫人岂能不明白那些人在怀疑些什么?

    脸色稍稍一僵,她正了正色,又似自言自语道,“不,心瑜明明在这马车上的啊,怎么会?”

    有些夫人一听,立即明白了其中的某些关键。

    “你说的心瑜,可是穆府那个嫡长女?”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古怪?”另一位夫人也不由起疑了。以她对慕容夫人的了解,她还不至于饥渴到对自己的儿子下手,除非……她被下药了。

    想到刚才两人滚下马车的画面,那意识不清的模样,还真像被下药的样子。跟侦破了意见大案子似的,那位夫人高兴地几乎跳起来,却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样幸灾乐祸,又摆足了贵夫人的端庄架势,颇有大理寺审问的样子。

    “难道是那个穆心瑜对他们做了什么?”她只是随口一问,倒不是真的要问出什么来,毕竟出丑的又不是她们家的人。

    大夫人似乎是无意识地回话,“就是她……”等她抬头,看清了问话之人后,又忙不迭否认,“不,你听错了,不是我家心瑜做的!”

    “真的是她干的?”那位夫人显然是有些意外。

    答复人越是解释,就越说明她要掩饰些什么。

    “不,不是我家心瑜下药!”

    得,人家都没问下药的事,她就直接自个儿捅出来了。

    众位站在前面的夫人们,哪个家里没有些龌/龊事?皆露出了鄙夷的神色,纷纷拿出看戏兼幸灾乐祸的本领。

    “哟,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没想到前儿个还得了个花仙子的称号,今儿个就成了歹毒小人了!”

    “可不是吗?慕容家的和他们穆家的,都不是好东西!”

    这两位,是跟穆远山和慕容正的政敌的夫人,嘴里自然没有好话。

    有些对慕容府亲近的或者是跟大夫人关系交好的,便是帮着大夫人说话。

    “说的什么话?穆家归穆家,穆心瑜是穆心瑜,那个小贱人做的肮、脏事,凭什么落在穆夫人头上?”

    “就是,穆心瑜那个有娘生没娘养的,月儿那般掏心掏肺对她,她居然会对月儿的娘家人作出这等事来,真是臭不要脸的!”

    “没想到穆心瑜小小年纪,心肠却是这般歹毒!”

    “……”

    有些夫人听罢,原先想应了儿子的要求给儿子求娶穆心瑜的夫人,都歇了这个心思。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教导儿子,这样的蛇蝎女子,他们家养不起。

    “夫人是在说我吗?”穆心瑜从人群中挤过来,笑眯眯地看着众位义愤填膺的夫人们。

    大夫人在众人面前,一向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她看见穆心瑜走来,赶忙让她离开,“心瑜,别闹了,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你快进去吧,别让你父亲等着急了!”

    越是掩饰就越是显得她做错了。

    穆心瑜冷笑道,“大夫人,各位夫人,心瑜有自己的马车,又怎么会上别人的马车?又如何去害别人?难道我还跑到别人家里去不成?”

    一句话,就破了大夫人设的局。

    是呀,分明就是两家人,这会儿又都出现在了此地,哪有那个闲工夫跑去别人家里给人家下药啊?

    这些夫人都是明白人,心思几个回转,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穆夫人是穆远山的继室,对这个原配留下的嫡长女,又如何能好到哪里去了呢?

    而此时,等了自家夫人和儿子许久不见进来的慕容相爷,这会儿正焦急地朝着宫门口赶来。

    看到自家夫人和儿子光/秃秃地抱在一起的画面,眼眶一热,只觉得喉头一片腥甜,脑中嗡嗡作响,再也听不见其他。

    “噗——”

    “啊,相爷怎么吐血了,相爷!”

    “快叫太医啊!”

    “还愣着干什么?相爷,相爷……”

    场面有些混乱,甚至还惊动了皇上,派高公公出来问话。问清楚拥堵的缘由之后,高公公知会众人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催促众人赶紧进去。

    众人这才发觉大事不妙,皇上好像动怒了。

    有人七手八脚地将慕容相爷抬了进去救治。有人给昏迷过去的母子俩盖了件衣裳,却没有人去分开还黏在一起的母子二人……

    最后还是穆心瑜的那车赶到,才好心让守卫将他们分别抬进了皇宫内。

    这到底要不要送回去,她说了不算,还得皇上准奏!

    大夫人看见穆心瑜从另一辆跟在后面慢悠悠过来的马车里下来,心里头恨得要死。

    没想到,这个小贱人居然被她逃过了一劫。

    她右看看被抬着进去的昏迷母子二人组,胸口闷得厉害。

    怎么说这两人都是自己的亲嫂子和亲侄子,看到他们那样,哪能不恨?而且,她一早在这里等着,就是为了看穆心瑜出丑丢人的,现在倒好,穆心瑜的糗事没见着,自己却成了笑话。

    走在她后面的一位贵妇人鼻孔里喷出一抹不屑,好似跟她这个人走在一起,都染脏了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