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94二次计划

094二次计划

    半个时辰前,谢靖跟皇上要赐婚圣旨,楼焰心轻飘飘地说了句“皇兄答应过我的事别忘了”,然后,皇上就没话说了,当即让谢靖换一个赏赐,可把穆远山高兴得不行。

    然后楼焰心就看着一脸便秘的谢靖气呼呼地喝了好几杯酒,谢靖知道,但凡九王爷的要求,皇上是一缕恩准的,哪怕在无理,只要不触犯皇帝的底线,无论怎么样,他都会答应。只因,圣旨遗诏,这皇位本该是楼焰心的。

    楼焰心从房梁上飞下来,邪魅的笑容里多了一丝放松。这小家伙果然是在这个时辰醒来了,如果预料没错,她待会儿还会昏迷一次,时间也是半个时辰,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身上是因为青龙令的缘由,每当流过血都要无缘无故昏迷几次,而且每次的时辰间隔一致。

    穆心瑜撇撇嘴,“你来干什么,前殿的宴会结束了吗?”

    在紫丹的口中,她知道自己昏迷了半个时辰,可奇怪的是,她明明就受了伤,醒来却发现那些伤口都神奇地不见了,她心底以为是楼焰心有什么神奇的秘药,毕竟他和她一样,都是傅老头的徒弟不是?

    傅老头能够教给自己巫蛊之术防身,就能给楼焰心良药防身。

    当然了,这只是穆心瑜目前的猜测。

    对楼焰心,她是心怀感激的,但她不能回应他的爱,只能回报他的付出。至于靖哥哥……

    对了,靖哥哥求旨赐婚被皇上拒绝了,一定是楼焰心搞的鬼。穆心瑜后知后觉地瞪着那个惹事的家伙,忽然很不想理会他。

    她现在还有事需要去做,凝贵妃身边的杀手也不知怎么回事,居然不怕她的毒,还有一点,即便她身后不如别人,但她恨确信,自己的防身技巧连楼焰心应对起来,都会吃亏,可到了那胖瘦二人身上,居然全都无效了。

    那个凝贵妃,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

    穆心瑜越是想不通,就越想越平静。没有关系,反正知道是谁欺负她,她欺负回来就行了。至于要怎么欺负回来?她手里不是有很多实验用的药吗?她是皇帝的贵妃,身居后宫高位,不能弄死她,让她尝尝厉害还是可以的。

    楼焰心看着他的小鱼儿露出那般狡诈的笑容,知道某些人可能要倒霉了。

    他好心提点道,“凝贵妃现在她的寝殿里换衣裳!”

    想了想觉得让小鱼儿知道他去了别的女人寝宫不好,又补充道,“是宿将告诉我的!”

    宿将在角落里挠墙,呜呜……再也不爱主子了,就知道欺负人家……

    紫丹和紫竹同时鄙夷地看向楼焰心,个傻逼,说谎也不打草稿,除了有一会儿没没跟在身边让穆心瑜出了意外,宿将就一直待在穆心瑜身边了,她们两个可以作证,宿将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看人家贵妃娘娘换衣服。

    其实除了鄙夷,紫丹还是感激楼焰心的,要不是他及时出现,小姐可能就真的要出事了,虽然她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儿,但紫丹脖子都青紫了,说明刚才斗争很激烈,她又不是傻子,如何能看不出来小姐是怕她担心,才没说的。

    都怪她没本事,小姐才会屡次遭遇险境,想着,紫丹的眼眶又红了。

    “走吧,咱们去给贵妃娘娘送份大礼!”穆心瑜深深地看了楼焰心一眼,觉得他后面的解释有点多余,但不知为何,她听了竟觉得高兴。真是见鬼!

    **

    凝贵妃正在房里摔花**。

    砰——

    “饭桶,都是一群饭桶,区区一个小姑娘,都弄不死!”

    那位被她安排去监视穆心瑜的太监安静地跪在地上,任由贵妃娘娘发泄着,连花**碎片划破了皮肤也不觉得疼。

    看着宫人跪得笔直的背部,凝贵妃知道自己火气过大了,语气温和了些,“算了,也不怪你,都是那个楼焰心!”

    后面的话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那人恭恭敬敬站起来,面色平静,只是心底划过一丝苦涩。他为了她,都已经进宫当太监了,她还是那样看不到他的存在。

    “现在她在哪里?楼焰心还在陪着她吗?”她问的是穆心瑜。

    一次计划不成,她还有二次计划,就不信弄不死那个小贱人。

    凝贵妃雍容的脸上滑过一抹狠厉,面容变得有些扭曲,那宫人看着有些心疼,却还是不动声色地站着,公式化地回道,“是,在偏殿里!”

    “你过来,待会儿你去……”凝贵妃看了那宫人一眼,心底鄙夷,但脸上却是一副讨好的神色,她附着那宫人的耳朵,小声地交代了几句,然后又恢复了她的高贵优雅,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好似先头那个面目狰狞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那宫人点点头,悄无声息地出了殿门,身法很是诡异,若是穆心瑜此刻在场,一定会看出来,那宫人的身法和先前杀她的两个杀手出奇地相似。

    凝贵妃看着他出去,这才悠哉唤来宫女为她更衣,却没有发现,某个角落里,宿将手里正捏着一个瓷**笑得诡异。

    她换好了衣服,高傲地抬起头,对镜笑了笑,满意地出去了。宴会还没结束,她作为主持者,不能让各位夫人等太久,皇上最近都不来看自己了,她自己更是青春不再,若是连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恐怕连最后一丝帝皇的荣宠都没了。

    “夫人,好了!”回到穆心瑜身边时,宿将将瓷**还给她就隐身在了暗处。

    穆心瑜很是无语,都说了不要叫她“夫人”了,宿将还是不听,都是那个该死的楼焰心。见自家主子跺脚,紫丹和紫竹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底看到了惊讶。

    难道小姐真的对九王爷有那啥?

    前些日子,楼焰心来穆心瑜的院子,没有再弄晕她们俩,所以,九王爷来找小姐的事情,她们都已经知道了。

    可是,小姐若是喜欢九王爷了,那将军怎么办?

    紫丹私心里认为,只有谢靖才是小姐的良人。可看到楼焰心对自家小姐那样好,她又矛盾了。

    穆心瑜回到了宴会当场,没有人怀疑她在一个时辰内出去了那么久,发生了什么事,除了少数几个,比如大夫人和她那几个好友。

    大夫人心思复杂地看着穆心瑜,好半晌,才担忧道,“心瑜呀,你可回来了,刚才去哪了,怎么去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