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96只能嫁我

096只能嫁我

    “众位夫人受惊了!”皇上到底是皇上,并没有被吓得惊慌失措,而是冷静地吩咐侍卫将贵妃待下去,安排太医诊治,接着编安抚受惊的众妇人。

    穆心瑜跪在一边,敛下眼底的嘲讽,就算是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来了,也查不出来,她的七步癫狂可是改良版的,又是经过皮肤渗透进去,太医根本查不出来。

    谢靖也是跟着来的,他走在后边,本来对皇上的后宫之事不感兴趣,后来想起穆心瑜也在御花园,便也跟着过来了。

    他一来,就看见他的瑜儿规规矩矩地站在最角落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穆心瑜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抬起头来,天圣帝恰好看到了她。

    四目相对,天圣帝的眼底情绪蔓延,激动,诧异,悔恨,惊喜……

    穆心瑜:“……”

    皇上认识她?

    穆心瑜疑惑,这一世,除了上次那个花灯会,自己好像没有见过皇上吧,而且那次还是远远在在城楼下仰望他的,他不可能见过自己!

    天圣的眼神太过炽烈,穆心瑜心中一个咯噔,赶紧低下头来,谢靖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蹙。

    瑜儿与皇上……

    难道皇上认识瑜儿?不可能啊,他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天圣帝黑眸紧锁着穆心瑜,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太像了!

    简直是一模一样!

    她,会是是她吗?

    朕的昭阳!

    她回来了吗?

    天圣帝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穆心瑜看,那灼热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谢靖终于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天圣帝的跟前。

    “皇上!”

    天圣帝看着穆心瑜看得好好的,眼前突然一道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他的视线,威严的黑眸里瞬间迸射出杀意,待看清楚是谢靖之后,又堪堪将那杀意隐藏了下去。

    他温和地笑了笑,“爱卿,可是有事?”

    即便是笑得温和,谢靖依然可以看到他眼底的恼意。但谢靖不可能退缩,皇上的眼神,分明就是看猎物那种掠夺和占有的眼神,里面的**非常强烈,强烈到在场每一个人都可以感觉到。

    在场的几个老臣,经历过当年那件事还活下来的,自然是站在皇上这一边的,他们也知道,昭阳公主就是皇上心底最不可触碰的逆鳞,一旦有谁触碰了,那就是一个字:死!

    所以,尽管他们都晓得,那角落里站着的漂亮小姑娘,就是谢靖口中要求娶的穆心瑜,即昭阳公主的孩子,但,那又如何?皇上想要一个女人,还不是开开口的事?

    因此,他们也大概悟了,刚才皇上一口就拒绝了谢大将军的求旨赐婚,就是因为他自己也想要那个女人。

    谢靖没有直接回答皇上,而是跟穆心瑜招了招手,“瑜儿,过来!”

    他的笑容很随和,像一阵风,轻轻柔柔的,给穆心瑜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听话地走了过去,站在谢靖跟前,行了个标准的宫廷礼仪,“皇上吉祥!”

    然后才甜甜地看向谢靖,“靖哥哥!”

    “皇上,这就是臣跟您说的,臣的心上人,穆家大小姐,穆心瑜,她是穆尚书的女儿!”谢靖很自然地拉着她的手,诚恳地跪在了天圣帝面前。

    “求皇上成全我们!”

    穆心瑜木讷地跪在地上:“……”

    这是在求皇上赐婚?她还没准备好呢!

    众人:“……”

    跟皇帝抢女人,谢靖这是要作死吗?

    天圣帝眼睛微微眯起,像一只危险的猎豹,目光依旧灼灼地盯着穆心瑜,他没有让谢靖起来,也没有说不好,就是这样目光深沉地一直盯着穆心瑜看。

    别人看天圣帝面目严肃,其实他是内心纠结万分。

    她是穆心瑜,她不是昭阳?

    那他的昭阳呢?

    不对,她是昭阳的女儿,她跟昭阳长得一模一样,她就是昭阳派来拯救他的。天圣帝一时听到谢靖叫她过来时,就知道她是谢靖想要求娶的人了。可那又什么关系,他是皇帝,他不答应,谁也不能娶走她。

    昭阳,只能是她的。

    十六年前,他放弃了昭阳一次,这一次,说什么他也不会再放手了。

    可……

    该死的,楼焰心居然喜欢她。

    他怎么可以喜欢自己的昭阳?

    天圣帝目光逐渐变得通红,染上了狂躁。若有人仔细看他,就会发现他脖子上的青筋已经充血暴涨了。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皇帝发怒前的征兆。

    站在天圣帝背后的小李子默默地退开了几步,眼神也意味不明地看向穆心瑜。

    穆心瑜心中奇怪,不就是求个赐婚的圣旨嘛,怎么个个都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

    要是楼焰心在就好了,据她的了解,他的这个皇帝哥哥,只有他了解,也只有他能治。不然,这位皇帝大人,总是用这么不正常的眼光看她,她都快要哭了。

    当然,穆心瑜是没有哭的。

    她知道皇帝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那是看心上人的急切和渴望,前世的她,就曾如此看过景翼,那是一种爱而不得的奢望,很想……把他变成自己的一部分,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对,就是那种感觉。可是,她却从皇帝的眼里,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他好像在透过她,再看另一个人。越看,越像。

    她身边的谢靖浑身紧绷,似乎快要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揍这位觊觎人家心上人的伪君子了。穆心瑜伸手拉住了他,用眼神安抚他。

    她不由地摸摸自己的脸,她长得很想某个人吗?如果说像的话,也是像她娘,虽然她已经快忘记自己的娘长什么样子了,但绝对不会是像穆远山那人渣的。

    “皇上,臣女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为人告诉她,她只好自己问了。

    片刻的寂静被打破,众人皆扭头看向了穆心瑜。她应该是不知道自己生母那件事儿吧?

    据说她还没记事,她的生母便死了,穆远山后来娶的慕容月肯定不是一个省心的,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小就被送到了乡下庄子里,足足待了五年才回来。可见,这件事情,是还没有人跟穆心瑜说过的。

    皇上终于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将目光定在穆心瑜的脸上,似乎要确认或者下定决心干一件什么事情,良久,他才道,“果然长得国色天香,怪不得咱们的大将军连军工都不要了,就要朕的一旨赐婚!”

    穆心瑜刷地看向谢靖,不要军工?

    谢靖点点头,“我是为了咱们的将来,瑜儿,你知道我的心意,我也知道你的心意,可是,没有父母之命,就一定要有媒妁之言,我只是不想……”让你没名没分地跟着我!

    穆远山是一定不会同意她嫁给自己的,没有正式的婚书,瑜儿就算跟了他,也只是一个妾的名分,他不想委屈她。

    谢靖的思虑,穆心瑜看懂了,但“你也不能不要军工啊!”

    谢靖没说话了,他定定地看着她,穆心瑜与他四目相对,有些尴尬移开眼。不知为何,谢靖的表白,居然让她想起了楼焰心。

    那个该死的混蛋,一定是他经常来骚扰自己,所以她才会胡思乱想的。

    这时,皇上说话了,“谢靖,朕是不会赐婚的,因为……”

    “因为她只能嫁给我!”楼焰心一身骚包的紫衣迎面走来,笑得一脸奸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