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97扭伤了脚

097扭伤了脚

    天圣帝看到楼焰心出现,眼角不自觉地跳了跳,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谢靖却是明显地表现出了敌意,怒瞪着他,“楼焰心,为何要跟我作对,你明知道……”我和瑜儿两情相悦。

    但后面的话,他顿住了,因为,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听穆心瑜说过喜欢他。而且,楼焰心又摆明了喜欢瑜儿,要是他告诉瑜儿三年前那个意外的话……

    两个同样强势的男人,相互对峙着,彼此都明白各自眼中的某些含意。

    天圣帝看这两个斗得那么厉害,眼珠子一转,心中有了主意。他轻咳了一声,威严道,“你们两个,都不要争了,穆心瑜现在还小,她的婚事,自有她的父母亲做主!好了,就这样吧!”

    他待会儿还要去查贵妃疯癫的事。

    没一会儿,几名太医就哆哆嗦嗦地赶过来了,眼底都有些不可置信。他们刚才也在场,都看到了贵妃发疯,并且认定贵妃娘娘是被人暗中做了手脚,才会这样,没想到他们一查,居然没有任何异象。

    再联想到刚才贵妃娘娘疯疯癫癫喊着“昭阳小贱人”那凶狠的模样,几位太医基本断定,贵妃娘娘这是魔怔了,她看到穆心瑜的长相,很可能以为是当初的昭阳公主回来了。

    所以,几位太医将查出来的结果给皇帝一说,并且附上了自己的想法,皇上基本上也就信了。

    毕竟这几位太医也是知道当年那件事的,知道这事儿又不丢人,只要不触及皇上的逆鳞就行。

    “都散了吧!”

    天圣帝有些疲惫地揉揉眉心,最后看了穆心瑜的方向一眼,带着几个心腹直接去了御书房,其中还有穆远山。当然,穆远山并不是他器重的心腹。

    他要想想,该怎么样让穆远山配合不要将穆心瑜嫁给那两个让他头疼的人。一个是他要仰仗的将领奇才,一个是他最小的将皇位亲手让给他的亲弟弟,而且还是凶起来没人性的那种。两边都好得罪,可偏偏他们都喜欢上了穆心瑜。

    不行,穆心瑜只能入他的后宫,她与昭阳是那样的像,即便不是她……

    天圣帝的眸子越发深沉了。

    ……

    穆心瑜是被楼焰心直接抱走的,就当着满朝大臣文武和一众夫人的面,将她打横抱走了……

    谢靖心塞得不行,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穆心瑜被抱走。

    穆心瑜刚开始还试着反抗了一下,后来发现越反抗,腰就被越箍得紧。没办法,她只好放弃挣扎。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会下意识的认为,楼焰心抱着她,是安全的。

    穆心瑜定下心来时,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什么时候会这么依赖信任楼焰心的?

    这不是个好现象!

    她将来是要嫁给谢靖的。穆心瑜愁得头发都快白了。

    “放开她!”不知何时,身后传来了谢靖咬牙切齿的声音。

    穆心瑜并没有躲开楼焰心的触碰,这让他很受伤。但他转念一想,要是他现在不追,到时候瑜儿真跟着楼焰心跑了,他就是着急了也没用了!

    楼焰心并没有听话将穆心瑜放下,穆心瑜气的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

    “瑜儿!”身后那声喊得有些委屈。

    穆心瑜加大了拧腰的力度,楼焰心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凑在她耳旁幽幽道,“难道娘子喜欢我当着别人的面将你就地办了?”

    不知道她这个力度拧在男人的腰上,会让男人越发兴奋的吗?

    穆心瑜看向他危险的眼神,那恐怖的**似山雨欲来,她赶紧撒手,生怕这禽兽会真的就这样办了。

    “你先放我下来,我有些话,要跟靖……谢将军说清楚!”本来想说靖哥哥的,看到他控诉的眼神,不知为何,又咽了回去。

    今天这事儿看来,皇上对她似乎有某种执念,要想嫁给靖哥哥似乎是不太可能了。除非她愿意顶着压力跟他私奔,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反生活。

    可,那是不行的。眼看着景翼就快要回来了,他那边的部署一定准备得差不多了,她不能功亏一篑。

    也许,要对付穆家和慕容家,楼焰心能帮助自己。比起谢靖来,他可是要厉害上很多,甚至,她隐约觉得,皇上都在忌惮着他。

    穆心瑜认真地眼神落在楼焰心眼中,带着丝丝恳求,楼焰心莫名地就软了,将她放了下来。

    罢了,她要去便去吧,只要她还没嫁给别人,他就有办法……

    作为现代人,他知道要给女性独立的空间,不能将她禁锢地太死了,他尊重她的任何决定,除了嫁给别人。

    “去吧!记得快点回家哦,我会在家里等你的!”他暧昧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痒痒的,麻麻的,穆心瑜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有些不太正常,脸上也有些发烫。

    赶紧捂着脸小跑了朝谢靖奔了过去。

    楼焰心:“……”

    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改天一定要狠狠抽她屁屁。

    谢靖看穆心瑜自己主动过来,又十分警惕地看了楼焰心一眼,看瑜儿的模样,应该还不知道哪个“意外”才对,稍稍松了口气。

    看到谢靖那个防备的眼神,楼焰心不屑地转身离开了,宿将在这儿看着,谅他们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谢靖:“……”他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就不怕瑜儿真的爱上自己?

    等等,不对,他不是应该欣喜吗?怎么他一点都不开心?

    谢靖很郁闷,除了穆心瑜,他也很在乎楼焰心的想法,毕竟他是自己唯一的好兄弟。

    等穆心瑜走到跟前,谢靖都还没回过神来。

    “靖哥哥,对不起!”穆心瑜低着头站在谢靖跟前,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妹妹。

    谢靖想发火也发不出来,他很想问问穆心瑜是怎么招惹上那个变态的,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个时候瑜儿肯过来,说明了什么,说明她心里是有自己的,不是么?

    谢靖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么开心果,他一把将穆心瑜扯进怀里,满足地发出一声喟叹。

    瑜儿是他的,真好!

    他这样开心,穆心瑜显得更加愧疚了。她明明发过誓要一生一世守护靖哥哥,报答他的恩情的,可刚才,她好像对楼焰心动心了。

    她很恨这样三心二意的自己。

    抬头看到谢靖那满足而感激的眼眸,穆心瑜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靖哥哥,她忽然一把推开谢靖,脚却不其然地踩上了谢靖的脚背。

    谢靖:“……”

    穆心瑜:“……”她慌个什么?好像显得自己很不忠似的。

    然后悲催的,她想将脚从谢靖的脚背上挪开,有不小心地踩到了自己的裙摆。

    “啊!”

    穆心瑜面容扭曲,痛得额头的冷汗都出来了。

    她怎么会那么背,连这样都能扭伤脚?!

    谢靖:“……”瑜儿这是怎么了?

    躲在暗处的宿将:“……”夫人这是抽了什么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