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098叫我夫君

098叫我夫君

    原本想表白的谢靖,最终什么都没说,皱着眉头,将穆心瑜送了回来,并嘱咐下人回去将皇上刚赏赐给他,却被他忘在大殿上的那**雪肤膏拿回来。

    之后又因为府里出了点事,匆匆忙忙赶了回去。

    穆心瑜见烛光跳跃了几下,细微的声线传来,她抬眸,但见窗台下坐着一个人,一身紫衣流光四射,明明严谨奢华的色泽,却因为宽大的衣袖,和松散的衣领,生生穿出了风流和慵懒,高大的身材将窗口衬得狭窄了许多,一张逆着月光的容颜可说是华秀绝伦,唇角带着一抹笑容,狭眸里光芒莫辩的睨着她。

    楼焰心这臭不要脸的又来了!

    大概是有前几次的闯入,穆心瑜心中已经有了抵抗力,见到突然出现的楼焰心,眼底也只有一瞬间的惊讶,转瞬菱唇便带上了一抹柔和的笑意,“九王爷真是喜欢另辟径路啊。”

    她暗讽楼焰心好好的门不走,偏偏要从窗子那来,楼焰心坐在窄小的窗台上,姿态仍然闲适,眉梢里带着三分倨傲,似乎对穆心瑜方才的话很是满意,“偶尔不走寻常路,才可以看到小鱼儿独自出神发呆的样子。”

    听这话,就知道,楼焰心刚才只怕在窗外呆了好一会了。

    她淡淡的一笑,语气里微带调侃道:“那……王爷是欣赏够了?”

    这样的语调让楼焰心的心情明显好了些许,目光落到她手中的雪肤膏上,长腿一跨,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直接走到穆心瑜面前,将那盒雪肤膏拿了过来。

    “这是谢靖送的吧。”楼焰心微微一笑,语气似乎很和润,又有些冰冷含在其中。

    穆心瑜也没想要瞒他什么,而且她有一种直觉,楼焰心出现在这里,总不会是无缘无故的,也许他早就知道靖哥哥送了药膏过来,才特意过来的,“他见我扭伤了,便送了我这盒雪肤膏。怎么,你有意见?”

    “雪肤膏,他倒是挺舍得下本钱的嘛。”楼焰心浅浅弯唇,狭眸里的光泽一瞬间的冷意,顿了一顿,抬头望着穆心瑜,笑道:“你猜,我想把这雪肤膏,怎么处理了?”

    从一开始,她就听出楼焰心语气里的淡淡不虞,虽然他总是浅笑,可是他并不是什么循规守矩的人,也是一个霸道的人,目光从雪肤膏上挪到那双华艳的眸子上,穆心瑜抿唇道,“随便你怎么处置!”

    她竟然看出自己想将这盒雪肤膏毁掉的心情,楼焰心本来是这么想的,可是被穆心瑜猜到,他又觉得不大好玩,低头看了看,唇角咧开,伸出笔直修长的食指摇了摇道:“不,你猜错了,若是丢了,那就浪费了,这雪肤膏对扭伤可是最有效果了。”

    明明方才她还感受到楼焰心对药膏的不喜欢,接下来他的举动更让穆心瑜瞠目结舌,他直接撩袍坐在榻边,将她的右脚拉到他的双腿上。

    “九王爷,你要做什么?”

    “真不乖,叫我焰心,或者……夫君!”楼焰心轻拍了一下她的臀部,惹的穆心瑜一声惊呼,羞红着脸瞪他。

    原本想让她叫老公的,想想还是算了,要是她问起老公是什么,还得解释一番。

    楼焰心捻了捻手指,那弹性十足的感觉还在,让他有一瞬间的走神。

    很快他便敛下眼底的欲/念,手指飞快的将穆心瑜的布袜拉下,露出一只莹白小巧的玉脚,小而纤细,好似玉雕琢而成一般,只是,楼焰心的眼眸微微一深,看到脚踝上那尚未完全消去的淤青,目光里弥漫上了冷意。

    穆心瑜脚上的袜子被脱,一股冷意便对着她袭来,她下意识的将脚一缩,却被一直温暖的大手一把握住,温热的气息接触到脚底的肌肤,本能的让穆心瑜放松了一点。

    “不要乱动,否则,我等会脱的可不一定就是袜子了。”楼焰心浅浅的笑语在屋内显得很好听,声音微微带着慵懒,又有着磁性,从穆心瑜所在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他散落在颊边的几丝长发,凌乱中带着迷惑人心的邪魅,还有狭眸中细碎绵长的笑意,明璀耀人。

    她似乎被蛊惑了一般,任他将药膏放在手中揉开,然后力道均匀适中的在脚踝处推拿。

    空气中渐渐浮上了药膏里的青草香味,脚踝处一下下的被按摩,热力和药力好似从脚部的肌肤,蔓延到了四肢,穆心瑜目光微微带着迷茫的神色。

    她的脚被他握在手中,其实心内应该是很生气的,可是不知怎么,看着他认真,又仔细为自己推拿的样子,莫名的就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脚踝处的温度好似也传到了心中,心头有什么东西,如同被推开的药膏,一点点的融化。

    “他送的药膏,原本我是不想给你用的,转念一想,丢了吧,也浪费,雪肤膏是北越国的贡品,只此一盒,除了谢靖,只怕其他人也没有,对这种扭伤效果最好。”楼焰心手上的动作很轻柔,口中的语气更让人心跳失去频率。

    穆心瑜听他这么一说,微微一惊,这东西是皇上赏赐给靖哥哥的,她用了,靖哥哥不是没有了吗?

    “那我岂不是要很感谢靖哥……谢将军?”看到楼焰心眼底的那一抹杀意,穆心瑜恨识趣地改口。

    楼焰心却是抬头望着她,语气微冷,“若不是为了让你的伤尽快好,我才懒得用他的药膏,你要是感谢他,我就把药膏擦掉,然后再去买一**,重新给你凃我带来的!”

    男子的脸上带着迷蒙的色彩,薄唇微微扬起,两颊因为笑而显得有着鼓,看起来像是在赌气,而他的确也是有着赌气的成分。

    他定定的看着穆心瑜,似乎在等她的回答,只要她说谢谢那个男人,他就准备撩起衣袍,将刚才凃上的药膏擦掉。

    他的眼神戏谑里又带着认真,让穆心瑜心头微颤,不知不觉有些心软,这个男子看起来明明很随意,为什么有的时候,又这么霸道和孩子气呢。

    她微微叹了一声,像是哄孩子一般,“应该感谢你,因为你没有丢掉谢将军的药膏,又替我凃了药膏,对不对?”

    这才对,我这么劳心劳力,总算让夫人你记住我的功劳了。”楼焰心凃好药膏,帮她将袜子穿上后,依旧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

    感觉到臀部后那股热源,穆心瑜僵了僵。

    这家伙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