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00对她下套

100对她下套

    “你有什么事?”软糯的嗓音里有着一点戒备,似乎在想楼焰心是不是又有其他的诡计,但是听他的声音却是有着一抹正经在里面,穆心瑜终于转过身来,看到楼焰心半靠在她的美人榻上,一手支着下巴,手肘支在缠枝紫莲的软靠上,长发如瀑布流下来,方才因为两人接触,而让他的衣领有些敞开,露出一点白皙的胸膛,与暗金衣领紫色大袍相互映衬,那种邪魅到无尽便是妖的感觉,就在这一霎那绽放出来了,穆心瑜只在心中骂道,妖精,古书上说的没错,这就是妖精。

    楼焰心此时心情很好,似乎看穿了穆心瑜心中所想,又不说穿,唇角含笑道:“从昨日起,外面就有流言传出,你知道吗?”

    说到这件事,穆心瑜的思绪收了回来,轻声点头道,“是关于我和谢将军吗?”

    “看来你对谢靖的事情很关心嘛。”楼焰心稍稍坐起了身子,狭长的眸子流露出委屈,还带着一丝哀怨。

    穆心瑜转开头,对他撒娇视而不见,坐到另外一张椅子上,“你今天来,是有什么关于这个流言的消息要告诉我吧。”

    楼焰心点头,言语里都是赞赏,“不过呢,我首先还是要来看你的脚伤,其次才是来说这个消息的。”说来也奇怪,穆心瑜身上有伤口都能愈合,没有伤口的伤却反而没法自动修复,跟他的情况也是一样的,所以他来主要也是想看看到底是不是相同。没想到果然是的。

    他还是首先说出事情的优先级,然后接着道:“你知道这个流言是从哪传出来的吗?”

    “老夫人。”穆心瑜这一次连疑问的语气都没有,之前老夫人一直昏迷不行,后来他觉得奇怪,便让紫她让紫竹去监视,果然看到老夫人在神神秘秘不知要干些什么。

    对于她能猜到这点,楼焰心并不奇怪,早前他就发现,老夫人和穆心瑜之间关系看似普通的祖孙,实际上,那老太婆隐隐的都是在针对穆心瑜,这让他很不爽。

    说完,他轻轻一笑,声音慵懒,宛若玉器裹在棉花里,华贵中带着一股懒洋洋,狭眸一转,潋滟的眸光落到了桌上一处,停了下来。

    穆心瑜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看到桌上的那一张纸条,顿时明白了的意思楼焰心,于是嘴角轻勾,食指和拇指捻起那张帖子,举起道,“看来老夫人是怕我真的嫁入将军府了呢,连暗中勾引皇上这种子虚乌有的事儿她都能扯出来。”

    顿了顿,她转过头看着榻上的男子,眼底流露出一丝浅浅的光泽,“老夫人是想将我送到皇上的床/上?”在天圣帝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低等的,看来老夫人和皇上已经站在同一战线了。

    “那个老太婆她敢!”楼焰心很少如此认真的说出一段话,而话语里隐隐包含着一股严厉,这样的严厉听起来似乎是对老夫人很轻视和不屑。

    当然,他轻视的,还有自家的皇兄。

    这个老骨头,真以为他这些年不管事,他就可以随意蹦跶了?要不是他让位,他岂能那么如意?还想打他小鱼儿的主意,看他不剥了他的皮!

    穆心瑜知道楼焰心很少插入朝政之事,但是很显然,这位九王爷并不是不懂,而是不插手,否则也不会让皇帝一直忌惮于他,只怕他私下里,也接受过各种拉拢吧,而至今从未听到他偏拢哪个阵营。

    从昨天那情形来看,皇上对她,不,对她生母,应该是有一段过往才对。也许,他们家所有人都知道,除了自己。

    想到老夫人对自己那种意味不明的态度,穆心瑜想,也许她明白的其中的关键:她是皇帝要的人。想想又不对,皇帝那样子,看起来不像早就知道她的存在才对。

    而老夫人散播那样的谣言,是想毁了自己的名声?还是想让皇帝对靖哥哥下手?

    就在穆心瑜在想着皇帝和老夫人接下来会怎么样对付她时,忽然楼焰心弯下腰来,语气一变,轻飘飘又十分认真道,“明日那老太婆会找借口让你去皇家寺院一趟,皇兄也会去,我希望你保护好自己!”

    这人平时三句都不离甜言蜜语,这会儿难得的认真让穆心瑜心跳不由又加速了几分,愤愤瞪了他略微倾下来的身子,“知道了,你说话我听的到,不要靠这么近。”

    “近,哪里近,这样才算近。”楼焰心狭眸稍弯,温柔里夹杂着调戏,往穆心瑜的方向又前进了一寸,逼得穆心瑜就往后一退,就在穆心瑜觉得他要再前倾一寸的时候,他忽然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低头看了一眼她半垂的右脚,“注意脚伤,不要弄伤自己了。”

    说完,便站起了身子,如同一阵清风,从窗口掠了出去。

    而穆心瑜紧张的心脏才在这一刻放松了下来,就连空气也觉得如今的比较流畅,没有那股让人心肺紧张的淡淡异香,收回方才后退撑着的手臂,看着掌心,却想起刚才被他印在这的一吻,顿时觉得浑身发烫,好似那人柔软朱红的唇还印在上面一般,拿出帕子就要去擦。

    浅粉的帕子举起来,对着手心却有些落不下去,仿若总想起那人说的,“这是我给你的印章,好好收着”,又觉得自己实在太过认真,一个虚无的吻而已,什么收着不收着,微微抓紧手心,暗自笑了笑。

    次日一大早,穆心瑜就起床梳洗,穿着一件淡黄色的云绸半臂,下身月华色撒花马面裙,梳了个飞仙髻,翠色蝴蝶振翅簪子在两边。

    “大小姐,老夫人有请!”老夫人的贴身丫头桂枝对穆心瑜的印象极好,对于昨儿个那个流言,她是不太相信的,大小姐一看就不是那种会勾三搭四的人。

    “带路吧!”穆心瑜浅笑着,温和有礼。

    桂枝更是对这位大小姐钦佩了,看来昨日那个流言,并没有对她造成多大的影响。

    到了陶然居,桂枝在前头带路,过了垂花门,到了铺陈绮席花厅。

    穆心瑜一进门,就看见老夫人一身枣红色的妆花暗福字纹褙子,配着宝蓝色马面裙,脖上挂着一串碧玉珠子,本坐在鸭蛋青色的软榻上,一见穆心瑜,笑着站起身,喊道:“大丫头啊,这些日子都不来看我老婆子,是不是嫌弃我了!”

    一听这话,穆心瑜眼眶就湿润了,当即往前几步,迎上去扶着老夫人坐下,行礼道,“劳祖母顾念,祖母身子可好些了?”

    穆心瑜和紫丹都暗暗吃惊。

    这老妖婆居然提都不提那天掉进坑里的事儿,而作为祖母,她也不提昨日的流言。脑子没毛病吧!

    “丫头,祖母这两日总觉得心神不宁,定是你那死去的祖父念叨着我老婆子了,我想去普陀寺上香祈福求个心安,瑜儿丫头愿意陪我去吗?”

    重头戏来了!穆心瑜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想也没想,“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