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01阴谋重重

101阴谋重重

    穆心瑜冷笑,上辈子老夫人也带她去上过香,不过不是这个时候,而是在她怀了清儿那时。自己也以为老夫人是真的带自己去普陀寺拜佛上香的,可惜,真相是……

    她的脸色忽然变得惨白惨白。

    她知道老夫人是要做什么了!

    普陀寺是唯一的皇家寺院,能去那里上香的,除了朝堂的贵妇和那些名媛千金,就只有皇室了。

    而明日恰好是皇上每隔半年上香为皇室祈福的日子,这一天,为了能让皇上安心念经祈福,那些贵妇都会主动避开皇上,避免冲撞了贵人娘娘什么的。

    这些,她一个刚从庄子里回来的闺阁小姐,是不清楚的。

    可老夫人明知道这些,还让她去,摆明了就是想让她遇见皇上。

    这么做的意图太明显了。

    她是想让自己入宫?!可那时她都已经嫁给景翼了啊!

    穆心瑜吃惊的同时,又有些了然。前朝都有皇帝强抢儿媳的例子,天圣帝贵为皇帝,四皇子景翼又那般没用,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将自己属意的人儿夺回来呢?

    秋高气爽的天气,的确是很适合上山祈福。

    次日一早,老夫人便早早地等待了大门口,就等穆心瑜出来了。

    见穆心瑜并没有怀疑,老夫人满脸带笑,慈爱地握着她的手道,“大丫头啊,你终于来了,我可是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你来呢。”看似是嗔笑打趣,实则暗讽穆心瑜不知礼数,让长辈等她一个人。

    要是以前,穆心瑜绝对不会想到一向对她“和颜悦色”的祖母会出口讥讽,她最多也只能自责让老夫人等了那么久。

    “劳烦祖母久等了,佛门重地,心瑜自当要沐浴梳妆才敢前去,唯恐污了佛眼。”穆心瑜微笑着回答,并主动代替桂枝搀扶着老夫人的手。

    老夫人见她一脸单纯的样子,似乎真的没有怀疑什么,不由松了口气。

    两人上了马车,穆心瑜也乖巧地坐在她的旁边,耐心地给她沏茶。

    穆心瑜见老夫人一脸和蔼的样子,心中鄙夷,也难为她明明厌恶自己,却做出一副好祖母的样子给她看了。

    她笑了笑,给老夫人递过一杯茶,带着略微的歉意诚挚道,“祖母,早前我刚回来的时候,有几个家丁不怀好意,心瑜害怕,所以……先前在院子里……心瑜挖了一个坑,那是用来防备坏人的,没想到祖母和大夫人都那么不小心,我……“

    “无事,祖母已经不记得了,你没事就好,休要再提了!”

    老夫人暗暗磨牙,穆心瑜不说还好,一说她就觉得浑身都散发出一股难掩的恶臭,哪里都觉得不自在。

    “是!”穆心瑜暗笑,她就是故意说这话来恶心她的!

    一路上,老夫人都不再说话,只安静地闭目养神。

    穆心瑜也懒得再和她打太极。

    到了普陀寺,老夫人烦躁的心也稍稍安静了片刻。

    她转身对穆心瑜道,“丫头,祖母要去跟大师求个签,这寺庙周围风景不错,你随便逛逛,到时再让人找你。”

    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穆心瑜乖巧的点头,老夫人才离开。

    在佛前跪下,穆心瑜心中暗念,苍天在上,佛祖有眼,否则也不会给她再重活一次的机会,她别无心愿,只希望这一世能够让她大仇得报,让景翼那个负心汉一无所有,给她的一双孩儿报仇,虔诚的磕头上香后,穆心瑜出了宝殿。

    如老夫人所说,寺庙外山清水秀,有一种佛门之地才有的庄重和纯净,清风扑面,心旷神怡,周围前来上香的人一个都没有,安静地出奇。

    穆心瑜想,该是皇上可以吩咐那些禁军远离了些吧。

    忽然前面一个太监模样的男子匆忙朝着这边奔来,咚的撞在了穆心瑜的身上,一句话不说,又跑远了。

    在另外一边看东西紫丹,瞟到穆心瑜这边的状况,连忙跑来,见她无事,才对着男子跑远的方向骂道,“这是什么人,走路也不注意点,撞到人后一句道歉都没有的。”

    伸手抚了抚裙子,凤眸朝着男子跑去的一方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穆心瑜开口道,“罢了,人都跑远了,你还说那么多做什么。”

    心中却暗暗诧异,那个太监模样的男子她见过,是景梵公主身边的人。

    黑眸不由微微眯了眯,看来知道今天这出戏的人,可不止有老夫人和皇上那么简单。

    景梵公主,应该是偷偷来的吧!

    山上一处小路上。

    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站在那里,手中捏着一个荷包,放在鼻子下闻闻,真香啊,不愧是千金小姐的东西,刚转身要走,走来一个丫环喊住他。

    转过身来,那男子斜眼道:“你是谁啊?”

    那丫环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裙子,脸色倨傲的看着他,“你是狗剩吧,公主让我来找你的。”

    “是,是,东西我已经得手了。”狗剩猥琐的面容上带着谄笑,刚才不是已经来了小太监将东西拿给他时说了要注意的事项吗,怎么又派个来?

    丫环皱着眉道,“嗯,你跟人吹嘘的时候,拿出荷包来别人还不一定相信,公主让我告诉你,穆小姐左臂上有个蝴蝶形状的胎记,这样说出来更加逼真,明白吗?”

    那样一个美人儿,还有那么漂亮的胎记,狗剩嘿嘿奸笑道,“当然当然,我一定会按照公主的吩咐,好好说说我和穆家小姐的风流故事。”

    “嗯,到时候事成了,公主肯定大大有赏,快去吧。”

    “小的一定将这事办好,你让公主放心吧!”三角眼眯成一条缝,狗剩弯着腰不停的点头,边走边退,模样那叫一个狗腿。

    直到狗剩的身影消失在小路尽头,丫环才对着那边狠狠地呸了一口,满脸不屑的转身往寺庙方向回了。

    而另一边,一身宫女打扮的景梵公主则正翘着二郎腿,得意地打赏了那个小太监,“下去吧,记住,不要让父皇看见你了!”

    她是跟随父皇的一众侍卫宫女偷偷跟来的。早就听闻了穆心瑜的大名不仅勾三搭四,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勾引她的靖哥哥,先前听说三皇兄喜欢她,后来又看到四皇兄偷偷画了她的画像,她就知道那个穆心瑜品性一定不怎么样。

    如今,连父皇都为了她偷偷跑来这儿了,她一定不能让那个小贱人得逞,她要让她身败名裂。

    她已经安排好了,那些贵妇人和小姐们都不知道今日父皇来祈福,定会早早地候在一边看戏。

    那个狗剩,是城西有名的小混混,她就不信,待会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穆心瑜表白,到时候……

    景梵露出了阴沉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