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05珠胎暗结

105珠胎暗结

    “老夫一生行医,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骂我野大夫!”老大夫冷哼了一声,语气里充满了桀骜,就是一般名医馆的坐堂大夫都没有这种气势。

    知府夫人便觉这声音似曾听过,这才将目光移到老大夫面上细细一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心里就跳了几跳,脸上堆笑道,“刚才瞧着就眼熟,原来是公孙老医正!”她父亲是京城官员,还是姑娘时曾见过一次太医,当时父亲给她介绍了几句,印象比较深刻。

    此言一出,齐夫人的脸色都变得发青了,百年大夏朝,除去景家天子,世家贵女世代有名,还有一个齐名的便是神医公孙家,公孙家医术驰名天下,自第一代祖先神医公孙策为开国乾帝所用之后,每代皆任皇宫太医局医正,世代为景家天子效劳。

    这老医正年已六旬,今年正是告老还乡前最后一次陪皇帝出宫祈福,就住在这寺院后那边最清净的厢房里。桂枝拿了帖子出去请大夫之时,恰逢老太医出门,就顺便请他出诊一回。

    “不敢当,算不了什么医正,就是个行脚大夫罢了!”公孙老太爷手一拨,两根手指搭上了齐蕊的脉搏,不给他把脉,他还偏偏要把了。

    这一次,齐夫人没敢阻拦,刚才那打的一下都够她心惊肉跳的了。

    老眼里闪现着精芒,老太爷哼了一声,将齐夫人几人的心脏都要哼出来了,若是其他大夫,她们还可以明里暗里暗示威胁一番,可这公孙老太爷,她们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也无能为力。

    手指下的脉搏有轻珠滑动,时轻时弱,公孙老太爷眉头微皱,扫了一眼齐蕊,看她一身装扮应该还是未出阁的姑娘,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门风败坏。

    “怀孕一个多月了,也不注意,还喝那些个寒凉汤物,也不怕损了身子!”一甩袖子,公孙老太爷站了起来,不冷不热的甩出一句话来,从药箱中拿出一颗药丸,让齐蕊咽了下去。

    他说的轻飘飘的,其他人却感觉一道惊雷炸了下来,将人霹得半天动弹不得。

    此时也没人去想齐家这京都这一方的世族之名了,鄙夷之色难以掩饰的跳到了面上,联想到方才的事情,已经是暗里鄙笑了,这会子再听到公孙老太爷的诊断,只觉得齐蕊那厚脸皮几乎可以去铸造边境的城墙,未出阁的姑娘在客人家勾搭汉子也就罢了,竟然肚子里还结了孽种,伤风败俗啊!

    齐夫人老皮也顶不住这些夫人的目光,戳着女儿的脑门,骨头里面都是恼怒,斥道,“看看你做的什么事情,简直是丢尽了齐家的颜面,还不快点回去,留在这里丢人现眼么!”

    齐蕊更加没脸见人,将头埋得低低的,但她的心中却无比甜蜜。这孩子,是那个人的,她爱的人!

    齐夫人斜眼觑着老夫人,眼底的利光阴冷到极点,扶着齐蕊赶紧离开这里。

    站在一团修剪出来的月季花墙之后,静静欣赏这出好戏的穆心瑜冷冷一笑。想走?这会让你们走了,那可不是亏大了,戏还只是刚刚开始呢,拉了拉衣襟,她迈着碎步从后面缓缓的走了出来,“祖母,这处可有什么好景,惹得夫人们都留足此地?”

    这一声,将众人的吸引力转了过去,才忆起一开始进来的目的是要找穆家大小姐的,老夫人则前去问道,“刚才听齐夫人说你头发晕要跌倒,怎么进来寻,倒没看见你人了!”

    老夫人早就看见了她,心中不屑又好笑,却也配合着她演戏。穆心瑜自然知晓老夫人好面子,哪里不知道老夫人的意思?

    点点的金光透过头上由花匠惊心培育而成的天然遮阳花叶掠过穆心瑜白皙如雪的面容,她面带清雅大方的笑意,裙摆摇曳如左右盛开的花瓣,行至齐夫人旁边才笑着开口道,“开始是有一点,大概是日头大了,晒得头晕,休憩了一会也无事,正巧听到这边的园子的巡逻僧人说有贵人准备在此祈福,心瑜便走开了,以免他冲突了贵人。”

    一番话下来,齐夫人倒生出几分疑虑,她明明下了**的,为何穆心瑜一点事都没有,还有那个狗剩,简直是见利忘义的家伙,齐夫人几眼剐得好似刀子一般,回头看着那狗剩。只盼着穆心瑜也出一回丑事,好把齐蕊这事给揭了过去。

    “你真是不小心,你一个姑娘家,冲撞了贵人怎么办?”老夫人自然知道她口中的贵人是何人,心中也奇怪皇上为什么不直接将人接到身边去,莫非是要等到晚上?

    “我不打紧,大师们都很好,他们没有为难我。倒是这位姑娘怎么了?”穆心瑜好奇的扫了齐蕊一眼,她就这样被齐夫人的丫环架着,脸色惨白。

    老夫人不想说这样的肮脏事,旁边一个夫人接话道,“能怎么,刚才和那位……公子偷情被我们看见了,结果又被诊出未婚怀孕,真够晦气的!”

    “啊”穆心瑜立即小声的惊了一惊,捂着嘴低声道,“都……都怀了孩子了,那这位公子得赶紧娶了她才对啊!”她眉眼微微下垂,好似在羞于言此事。

    毕竟她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

    这时,众夫人才想起来,她们一直都把目光停在齐蕊身上,可这孩子的父亲是谁,还没来得及想就被某一位夫人打断了。

    “他要逃走!”这话一出,那猫着腰想要逃走的狗剩顿时停住了脚步。他后悔死了,刚才见到齐蕊怎么就把持不住了呢?

    这下好了,事情还没开始办就砸了,公主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真是不知廉/耻!”知府夫人看了许久,一直没有多话,此时也觉得有些太不入眼。

    那狗剩立即摇头道,“不,小子之前只是帮这位小姐吹吹眼睛里的灰而已,齐小姐肚子里的孩子绝不是我的!”这种好事哪里轮得到他啊!“在下不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还请夫人明察!”

    “这位公子,齐蕊小姐把女子一声最宝贵的东西都交给了你,还为你怀了孩子,你……公子难道是想逃避责任了吗?”

    穆心瑜声音婉转,暗含恳切,举止优雅,容颜明媚,举手投足之间气质出众,绝美的容颜反而不是那么突出,叫人瞧着生出几分亲近来。

    就在这时,那狗剩却突然朝众位夫人跪下了,眼睛却是看着穆心瑜的方向,神色温柔似水,又哀怨凄凉饱含委屈,好似穆心瑜才是那个负心汉。

    “夫人们,别误会,在下刚才真是只是替那位小姐眼睛吹沙子啊!在下……我,我爱的是穆心瑜穆家大小姐啊!”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