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06荷包印记

106荷包印记

    好半晌。

    众人这才发现狗剩的打扮,居然是穿着女人的衣服,有点像丫鬟打扮。只是因为他这身衣服实在太粗糙了,而且长得又是人高马大的,众人才忽略了。

    “胡说八道,来人啊,给我打,打到他说实话为止!”老夫人气得头顶冒烟,瞪了一眼穆心瑜,都是这个不没心没肺的,没事长得这么招蜂引蝶做什么!

    她身边的几个婆子都是眼尖的,作为老夫人的心腹,哪个没两下子?刷刷几下就扛起狗剩,一人一拳头,揍得他哭爹喊娘。

    跟在齐夫人身边的那位夫人,这时仔细看了,才看到他这样的一身打扮,不正是齐夫人身边一早就不见的“丫鬟”么?

    与齐夫人交好的知府夫人没有发现这点,倒是气愤他的打扮。

    “说,你打扮成丫鬟的样子来普陀寺来干什么的?”

    齐夫人皱着眉,她原先她还以为这痞子准备讹上他们齐家了,没想到这小子还挺上道。幸灾乐祸的想着,等着吧,穆心瑜,不把你弄得身败名裂我就不姓齐,“啧,这位公子的样子,怎么有点像城中流传和心瑜私定终身的那个男人啊!”

    她说着瞟了一眼穆心瑜,但见她落落大方的站在老夫人的旁边,不慌不忙,眉眼清华,看不出一点害怕的样子。

    装,你就装吧,看你能装多久!

    几位嬷嬷都是练家子,只几下子,狗剩就被揍得浑身肿痛。

    听到齐夫人的话,知道她的意思,要是被送到官府去,他不死也得脱层皮,不如直接说出是穆心瑜的情人,说不定还能做了这穆家的姑爷。当即抬起两只被打青的小眼睛,连连点头,“跟你们说了,我是你们大小姐的情郎,你们还不相信,抓了我干什么!小心等下我让她打死你们!”

    “混账!你是什么东西,就你这样,穆大小姐也看得上?”齐夫人假意训斥,其实是引得狗剩的话更从深里说。公主拿他们家老爷的官位威胁,她也是被逼无奈的,所以做这事心安理得。

    “别看我狗剩身份低贱了一点,穷了一点,可是床/上功夫好啊,穆大小姐就是喜欢我这点,她还送了个荷包给我做定情信物!”狗剩在下层社会混的久了,脸皮之厚,说脏话粗话那是信手拈来。

    众夫人看看他,又看看穆心瑜,实在是没办法想象云泥之别的两人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奸/情,但是这两日也的确听到了流言风声,现在这狗剩还说有证物,又有些怀疑了起来。

    “你说有定情信物,拿出来看看!”知府夫人虽然与齐夫人交好,但她对穆心瑜方才一系列的表现满意,留下的印象很好,不相信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便开口让他拿出东西来证明。

    婆子听言,便望着老夫人,见她点头,松开了手,狗剩耸了几下肩膀,嘿嘿奸笑几声,爬了起来。

    “这荷包我宝贝的很,都藏在贴身的地方呢!”将手伸到裤裆里掏了几下,拿出一个绣着牡丹花的荷包举起来。

    老夫人忍着满脸恶心过去看了一眼,立即否认道,“这不是心瑜的荷包!”

    作为当家人,全家人的细软分配都有记录,穆心瑜的荷包她都知道,每个荷包的下面都有一朵使用穆家特有的绣针手法绣成的瑜字型兰花,这个荷包虽然看起来也质地不错,绣工上差远了,而且穆家是原先也是做织纺绣染起家,这些东西,一看就能分明。

    齐夫人离狗剩隔了三四个人,一下没看清楚,只觉得那荷包眼熟的很,想起几天前自己曾丢过一个荷包,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刚想阻止,和齐夫人一起进来的那两个夫人脸色齐齐一变,看了眼荷包,又看着齐夫人,不敢置信的喊了出来,“这荷包不是齐夫人的吗?”

    她们和齐夫人关系甚好,这些贴身的荷包物品只要戴过就有印象,更何况这个荷包齐夫人素来喜欢佩戴,所以马上能认出来。

    齐夫人此时也看清楚了,脸色发白,眼里满是惊异,怎么拿出来的是她的荷包,颤颤的开口道,“这个荷包怎么到你手中的?”

    狗剩以为她是暗示自己多说了一点,立即添油加醋道,“这荷包是我小情人送的,当然在我手中啊!”

    “可这荷包明明是齐夫人的,你说说,和你小情人是怎么认识的?”一个素来和齐夫人不对盘的夫人,此时来了兴致。

    见有人来问话,狗剩更来劲,平常可没什么机会瞧见这些个富贵夫人的,想着赖上穆家后,金山银山任他用,不由多出几分得意,摇头晃脑的说道,“不,不,不,这荷包肯定是穆大小姐的,就在寺庙里面,她对我一见钟情,然后送了个荷包给我,还说非我不嫁呢!”

    眼前无赖死咬着荷包是穆心瑜的,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老夫人侧头皱眉望着穆心瑜,心里呕得要死,要不是为了穆家,她用的着在这里跟她一起丢人现眼?开口问道,“心瑜,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穆心瑜低垂着头,还是站在她的旁边,睫毛细密的在面容上透出一片浅淡的阴影,面容白玉芙蓉一般,一双贵气的凤眸浅看带着笑容,内里却如同蕴了黑夜的深沉,透出不一样的静,感受到她的目光后,抬起眼来看了老夫人一眼,淡淡的带着强的笑了一下,盈盈对着众夫人道,“祖母,心瑜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荷包一直都贴身收藏,从未给过别人,虽不是官家出身,但是祖母从小都有教导,贴身物品不可私相授与他人,至于齐夫人的荷包怎么会到这位公子手中,我就不清楚了!”

    众夫人此时一听哪有不明白的,齐夫人的儿子早就看上了穆心瑜,只是被拒绝过多次,所以怀恨在心了!

    狗剩听这声音清悦动人,再顺着瞧那说话的人儿,姣美面容微露在外,那****躲在暗处,没细看容貌,如今一瞧,魂都要丢了一半,要是娶了这样的美人儿,就算没有穆家的金银财宝那也赚发了,立即舔着脸道,“美人儿,昨天我们在寺庙偏殿里翻/云/覆/雨,我还记得你左臂上有一枚漂亮的蝴蝶印记呢,怎么到了今日你就赖账了?!”

    “你确定和你偷情的那人左臂上有蝴蝶印记?”老夫人眼底的光芒闪动,立即接上话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