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08是昭阳吗

108是昭阳吗

    申时三刻,在静室的香炉里又换上了几柱香,看着香烟从香炉盖上的孔洞里飘出来后,服侍的小宫女太监才退了出去。

    小李子在一旁问天圣帝道,“圣上,这鹿血新鲜,您要用一点吗?”

    天圣帝回味着记忆里的鹿血腥气,也不睁眼,只是嗯了一声。

    小李子忙让人送来一碗鹿血,让一个侍卫试喝过后,送到了圣上的嘴边。

    就着小李子的手用了一碗鹿血下去,天圣帝能觉出鹿血腥味之下的甘甜,美味无穷。“还是自己亲手打下的东西好啊!”天圣帝对小李子道。

    那是天圣帝来普陀寺之时,在山下发现的一头公鹿,一时兴起搭箭射杀了,也没考虑过在寺庙杀生有何不可,他是天子,老天都不能将他怎么样,更何况这些虚无的。

    小李子拿一块热毛巾替圣上擦着脸,说,“能被圣上享用,是这只鹿的福气。”

    “你是鹿吗?”天圣帝笑道:“能知道鹿的心思?”

    小李子打了一下自己的嘴,说,“奴才又犯病胡说了。”

    “算了,不用打了,”天圣帝道,“你也不是第一次胡说八道了。”

    小李子看了看左右,然后跟天圣帝道,“圣上,奴才方才出去,看见穆家大小姐没走。”

    天圣帝猛地就是一睁眼,“穆心瑜?”那个酷似昭阳的女子?

    “就是穆家的大小姐,”小李子说,“外面的雨下得大了,穆老夫人怕路上不好走,所以就让她等雨停了后再回去。奴才看这雨下成这样,这一夜怕是都停不了。”

    穆心瑜还在寺院里?天圣帝想到这个,身上就开始发热了。

    “圣上,喝了鹿血,再喝杯清茶嗽嗽口吧!”小李子又递了一杯微热的茶到了天圣帝的嘴边。

    天圣帝喝了这杯茶后,身上的热劲却还是消不下去,燥热之下,他用手扯开了自己的衣领。

    小李子在一旁惊讶道,“圣上这是被鹿血的劲道冲着了?怎么脸都发热了?”

    天圣帝揉了揉自己发涨的额头,“扶朕出去吹一会风。”

    小李子忙道:“圣上,您这会正热着,出去一吹风会受寒凉的。”

    “你也要管朕?!”天圣帝的声音突然就一厉。

    小李子不敢再说一句话,扶着天圣帝便往寝室外走。

    路过香炉时,天圣帝停下来问道,“这里面燃的是什么香?”

    小李子暗暗抹汗,“回圣上的话,是檀香。”

    天圣帝鼻子嗅了几下,这时他的脑子越发地昏沉了,却总觉得这不是檀香。

    小李子这时使劲地嗅了嗅自己跟天圣帝的周围,说道,“这味道比一般佛堂里用的檀香要更浓一点,但是檀香味没错。

    天圣帝不管这香的味道了,这会儿他全身气血上涌地厉害,身下的龙根也有了反应,“扶朕出去!”

    他忽然笑了笑,对小李子说道:“朕难道是老了吗?现在连一碗鹿血都受不住了?”

    小李子一边扶着天圣帝往外走,一边说,“圣上正在壮年,这天下谁老了,圣上也不会老。想是那碗鹿血喝得急了些,圣上要是难受的厉害,就宣太医来吧。”心里却是想着,皇上真是心大,明明是自己想要穆心瑜才喝的鹿血,这会儿却装作受不住了?

    但他只是心底想想,并不敢说出来。

    “宣太医?”站在了静室门外的天圣帝,被风一吹,脑子清醒了一点,跟小李子道,“让太医知道朕现在受不住一碗鹿血?”

    “那?”

    “扶朕走走。”

    怕是想去看看穆心瑜睡了没吧!小李子心里想到。

    他回头叫手里正拿着伞的侍卫道,“你快过来为圣上撑伞。”

    “不必了,”天圣帝甩开了小李子的手,自己走进了滴水檐外的院中。

    “哎哟,圣上,”小李子忙从侍卫的手中接过伞,冲进了雨中,几步追上了天圣帝后就说,“您这样淋雨可不行啊,圣上,您还是快些回宫吧。”

    天圣帝被雨淋了一个透湿,身上的那股火却越烧越旺了,身下的龙根更是高抬着头,就想找个女人来做上一回才好。

    “穆心瑜没走?”没了自制力之后,天圣帝向小李子问起了穆心瑜,“她在哪里?”

    小李子颤抖着小心肝,“圣上您这样要去找她?”

    “朕要找她,谁能管朕的事?”天圣帝这时似乎已经看见了穆心瑜,那个酷似昭阳的女孩儿,想着,他身上的燥热似乎更狂烈了些。问小李子道,“她是不是就在朕的眼前?”

    看着天圣帝失态,小李子暗道三公主用上的催/情/香还真是厉害,搭着那碗鹿血,竟能让世宗欲/火难耐到这种地步。

    “昭阳,昭阳……”天圣帝这时手往前伸,低喊了一声穆心瑜母亲凌悦被凌家收养前的名字。

    可惜他心心念念的昭阳,却不在了。

    小李子摸着脑袋想,要是圣上收了这穆心瑜,也好全了圣上的一片痴心。要不是当年留下了那个遗憾,要不是圣上自己有意识地去用力嗅了嗅那香,一向警惕的圣上又怎么会轻易被催/情/香所迷惑?

    他是看着圣上怎么熬过来的,很清楚圣上此时的心境。所以景梵公主的小动作,他只能当做没看见。

    “奴才扶您走走,”小李子下了大力气扶着天圣帝说道,一边就把天圣帝往穆心瑜睡着的那间客房带去。

    黑暗中,天圣帝看不清屋里那人长什么样,他只闻到了女子身上特有的清香。小李子将圣上带到了屋子里,替他除去了鞋袜,扶着他上了床便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天圣帝忽然抓到一只手,一只女人的手。他只知道这个女人摸上去很滑手,头发缠在他的指间,像是在勾着他魂魄的丝线。

    “昭阳?”

    天圣帝喊这个他看不清面目的女人,这个女人是他的昭阳吗?是他爱而不得的那个人吗?他将脸几乎贴在了身下这个女子的脸上,想看清她的长样,只是不管他如何努力都看不清楚。

    多重的重影之下,这个女子的脸甚至是扭曲丑陋的。

    已经被欲/火冲掉了理智的天圣帝终于不再去看这女子的脸,他拉扯着这女子的衣裙,对于女人的身体,天圣帝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他撑着身子附了下去。

    外间,有脚步声走动,那是巡逻的侍卫。

    他们看见这边年轻女/客/房的烛火还亮着,外面却没有守着的侍女,担心出了什么意外,好心上前敲了敲门。

    “姑娘,可睡着了?”

    “是谁?”天圣帝正要提枪上阵之时,听到了外头传来脚步声。马上,皇帝出身的天圣帝,虽然这时候****焚身,但还是警觉地扭头望向门口。

    天圣帝此刻并不想看见其他人,他拧了拧眉,大吼一声,“滚!”

    外面的侍卫自然是无比熟悉他们圣上的声音,个个颤抖着腿肚子,自动退开百步范围外,甚至在这个范围内,将天圣帝很好地保护起来。

    娘啊,没想到圣上会在一个女子的厢房里,他们没打扰到圣上办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