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09雨夜无声

109雨夜无声

    夜里的静谧,更显雨声很大。

    穆心瑜的厢房外,一个人都没有。

    “老夫人,奴婢已经将紫丹打晕带走了!”

    老夫人紧紧转动着佛珠,口里念着佛号,心中却想着:心瑜,不要怪祖母,我也是被圣上逼的,我也是为了穆家好,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景梵半醒半睡间,忽然觉得身上一凉,猛然睁开了双眼。

    待她看清楚自己身处的环境之后,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力,就把趴在身上的天圣帝大力地一推,在天圣帝往里边倒下去后,飞快掀开床帐,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往屋外跑。

    天圣帝的头撞在了后面的墙上,这一撞让天圣帝本就昏沉的头更加混乱,而那股让他浑身难受,叫嚣着要发泄的玉火在这一撞之下,冲到了天圣帝的头顶。

    “混帐!”天圣帝追下了床榻,甚至用上了轻功。是的,天圣帝文武双全,武力值绝对不会输于任何一个大将军。

    若是穆心瑜在,即便有武功防身,她也不一定能从天圣帝手底下逃脱。

    猎物都已经到了嘴边了,怎么能让她跑了?天圣帝此刻头脑完全是被控制的状态,他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他只知道,不能放走这个女人!

    “啊!”景梵被天圣帝拽着头发往榻上拖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天圣帝一双因为冲血而通红的眼睛,这个面容因为玉火而扭曲的人已经不像是一个人了。

    景梵尖叫着挣扎起来,只是她叫声,让天圣帝更加地兴奋,急不可待地往那处深扎了进去。

    景梵一时就叫不出声来了。

    在鹿血和药力作用下的天圣帝,没有把身下的这个女人当成一个人,而是当做了一个供他发泄的工具。

    他掐着她的咽喉,让她因窒息而痉挛着绞紧他。

    为什么?为什么?

    景梵一个毫无武功的弱女子,起先还能叫出声来,可是越到后面,她已经无力反抗了,只能任由天圣帝疯狂地折磨着。

    她错了,她不该因为嫉妒穆心瑜喜欢谢靖而算计穆心瑜!

    她错了,她不该算计他的父皇,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

    一滴滴泪珠滚落脸庞,浸湿了枕头。

    景梵双目无神地瞪着天花板,她双眸充血,恨意忽然涌上来,揪扯着她的神经。

    不!不是自己的错,是穆心瑜,是穆心瑜!

    穆心瑜,穆心瑜,我景梵和你势不两立!

    这一场属于天圣帝的战斗,持续到了后半夜,天圣帝才倒在一旁,沉沉睡过去。

    景梵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这股疼痛激醒了她已经昏沉的神智。她从一片狼藉的榻上爬到了地上狼狈地穿上破碎不堪的衣裙。

    她的头很痛,脖子很痛,哪里都痛。

    但她知道此刻不能留在这里,要是天圣帝醒来发现了……她一定活不了。天圣帝那么高傲,他又怎么会允许自己犯这样的蠢事?只得又去桌上找了一壶已经凉透了的茶来,一股脑都倒在了自己的脸上。

    凉水激得她身子一颤。

    穆心瑜,穆心瑜,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她是那般聪明又狠毒的女人,只有她才会将自己打晕了放在榻上等着她的父皇来临。穆心瑜那个贱人,她一定是早已知晓了自己的计划,知晓自己爱慕谢靖,所以才不愿意承欢于帝王,不愿意入宫。

    不,穆心瑜不想入宫,她偏要让她入宫,让她生不如死地活着,在一群女人堆里活着!

    景梵颤抖着身子爬起来,再看了那还在昏睡的帝王一眼。

    这个男人,她敬他爱他,他却毁了她。她一样不会放过他!

    跌跌撞撞跑了出去,融入了夜雨中。

    穆心瑜从暗处走出来,冷眼看着景梵消失在黑夜里。

    良久,直到紫竹出现,她才回神。

    景梵不放过自己,自己又如何能放过她?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老夫人带着自己来寺院是皇帝授意,如果不是昨天不小心看到了景梵身边的那个小太监,又或许没有前世,她一定不知道那太监就是景梵的人,那么这场可怕的灾难,便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她闭上眼。天圣帝已经发现她了,依着他那强烈的占有欲,他是一定不会让自己嫁给谢靖的,而楼焰心……穆心瑜摇了摇头,尽量忽视心里那若隐若现的痛意。

    既然逃不掉……

    谢靖,靖哥哥,这一世,便让我来守护你吧,即便……做不成夫妻!

    她扯下腰间的荷包,扔在了天圣帝的身旁。

    紫竹惊讶地看向了她,“小姐!”

    要是被皇上看到这个荷包……小姐要做什么?

    穆心瑜苦笑,“你以为,皇帝会允许他的女人再嫁给别人?又或许,你以为,即便我不愿意入宫,景梵又能放过我?”

    紫竹摇头。

    “既然如此,那我就进宫!”

    哪怕后宫阴谋重重,步步维艰,她也要去闯一闯了。因为,景翼这个时候已经回来了,就在昨天,带着胜利。

    最好的对付景翼的办法就是入宫!

    “那老夫人也……”紫竹说到一半,她懂了。老夫人将小姐带到这里来,不就是希望小姐入宫么?

    难道她不知道一入宫门深似海?她是要将小姐推入火坑啊!

    紫竹的眼眶红了。

    “走吧,圣上快醒了!”穆心瑜打断了她后面的话,回去后她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那个穆府,不能再留了。

    雨,已经停了。

    穆心瑜看着黑沉沉的夜色,想到了她娘留在穆府的嫁妆,想到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凤凰令,想到了凝贵妃那日派来两人的刺杀……

    她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小姐,那景梵公主那边?”紫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用管她,这件事情,她不敢声张!”她只会暗地里给她下绊子,然后想办法偷偷弄死自己。

    因为,她说了死的就是她。皇帝是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帝王生涯存在黑点的。哪怕那个人是他的亲生女儿,更何况,景梵只是一个洗脚宫女生的,抱养在凝贵妃身边而已。

    天圣帝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一场雨过后,空气中多了一丝青草的香气蔓延。

    天圣帝揉揉沉痛的脑门,朝门外喊了一声,“小李子?”

    小李子应声进来,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地的狼藉,然后,圣上那边……他赶紧低头,圣上岂是他能平视的?

    “昭……穆心瑜呢?”他想说昭阳,后来又改口了。

    天圣帝很确定,昨晚自己做了什么。

    只是,他已经忘了身下之人到底是谁,不,他甚至不知道是谁。先入为主的,他以为是穆心瑜。因为他就是带着纳了她的想法,让穆老夫人将人带到这儿来的。

    他想到什么,忽然撇过头,视线定格在床榻上,直到看到了那梅红点点,才露出满意一笑。

    然后,他看到了枕头旁的一个小荷包,他拿起来一看,上面用特殊针法绣着“瑜”字样,心中更是欣慰。

    “已……已经回去了!”

    “回去了么?”天圣帝手里紧紧抓着那个荷包,像是抓住了生命中一样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