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10穆大少爷

110穆大少爷

    穆心瑜病了,听说是淋了雨。

    在穆心瑜养生病休息期间,整个大夏国人人震惊。

    一个刚刚崛起于江湖的神秘组织被血洗,一个人不留,当晚就有人极其嚣张来到凝贵妃的寝宫里,当着凝贵妃父亲安陵侯的面将凝贵妃身边的宫女太监嬷嬷全部杀死,一个都没有放过。

    杀人之后,又在凝贵妃身上戳了二十六个血洞,而且刀刀避开要害。

    黑衣人只留了一句话,“穆心瑜是我家主人要保护的女人,这只是一个教训,谁胆敢再犯,杀无赦!”

    凝贵妃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安陵侯当场被吓的瘫软在地,来人却已嚣张离去,第二天几乎大夏国人人皆知。

    穆心瑜,穆家那个传闻中克六亲的嫡长女,那是被九王爷护在心尖尖上的,谁敢动他,杀谁全家。

    几乎所有的人视线都对上了穆府,这个穆心瑜很不简单,居然会得了九王爷那杀人狂魔的青眼。

    这一切穆心瑜都很清楚,当紫竹将这件事回报给她的时候,她正在吃紫丹给自己剥的瓜子。

    宿将这些天都没在,也不知道楼焰心干什么去了,她总觉得不安。

    很快,她就摇摇头,忽略掉了那抹让她不安的情绪。楼焰心……很好,他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多了。

    不能再让他牵扯进来。

    紫竹知道自家小姐的心思,她顿了顿道,“小姐,那个……九王爷他,已经向众人宣告了,你是他要保护的人,会不会……”

    紫竹的意思,穆心瑜理解。

    楼焰心那么张扬霸道地宣誓要保护她,更让她不想将他牵扯进来了。

    不过,她是真的认真“养病”了,她在自己的院子里一连躺了三天,这三天她哪儿都没去,甚至连穆府的大门都没有出。

    当然,这只是穆府所有人的看法,实际上,穆心瑜的风寒早就好了,她身上的神奇恢复能力连杀手刺的刀剑伤口都能快速愈合,更何况只是轻微的风寒而已!

    此刻,她就是在自己盘下来的那家胭脂铺里,现在这家铺子已经被她改成了成衣店,专做贵女们的生意,收入也挺可观的。

    她翻了几页账簿,紫竹便再次出声了,“小姐,圣上今早又赏赐了一些补品过来,小李子公公说了,圣上不久便会微服过来看你,你……”

    “知道了,看完这个月的账本我便回去!”穆心瑜认真地翻看着账本,心却飞到了楼焰心身上。

    上次,他走的时候,说了句“青龙令”,那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跟“凤凰令”一样的东西?

    她摸摸自己的手臂,先前那一胖一瘦两个刺客刺穿的手臂,现在一点痕迹都没有,莫不是跟“凤凰令”有关联?

    这几天,她翻遍整个穆府,都没有找到有关“凤凰令”的东西,倒是翻出了不少穆远山收受贿赂的证据。

    看来,老天爷都帮她!

    穆心瑜合上账本,既然打算入宫了,那么她娘的嫁妆自有圣上替她讨回来。这个她倒是不急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宫里的圣旨就会传到穆府来。

    只不过在此之前,她要先解决了穆府。

    “走了,回去!”穆心瑜站起身,掌柜的躬身将她送出了铺子,笑得一脸谄媚,送了很远才往回走。

    这貌美的姑娘便是自己的老板,而且还这么有生意头脑,想想就觉得很开心。掌柜的琢磨着,等明年业绩出来就跟老板提一提开分店的事,顺便给自己涨涨薪酬。

    穆心瑜回到穆府的时候,已经是吃过午饭的时间了,她带着紫丹翻墙而入,紫竹默默跟上。

    不一会儿,果然,天圣帝就带着小李子来了。

    不过,天圣帝并没有见穆心瑜,只是暗示性地跟穆远山聊了会儿,便又带着人匆匆而去了。

    穆远山奇怪与大夫人对视了一眼,“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大夫人脸上的伤养好了,皮肤又恢复了水润光泽的样子。

    她撇撇嘴,“我怎么知道皇上是什么意思?”

    心里却很是不屑,穆心瑜平时勾三搭四就算了,现在居然连皇上都被她勾魂儿了。听皇上的意思,话里话外都是有意要纳穆心瑜为妃,让他们好生准备着。

    真是见鬼了!

    穆远山擦擦汗,皇上年纪比自己还要长三岁,这要是让穆心瑜入宫,他和皇上日后要怎么相处?

    “不对,贵妃娘娘那里怎么办?心瑜是三皇子要的人,要是皇上将心瑜要了去,那贵妃娘娘那边……”

    大夫人似乎后知后觉地觉得,此事要大条了。

    这儿子和父亲争夺同一个女人,要是引发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比如杀君弑父什么的……怎么看穆心瑜一个祸水惹的事儿呀!

    穆府要完!

    不得不说,这夫妻俩想到一块去了,而且非常有先见之明。

    夫妻俩这边正想着,日后要怎么办,门口家丁便嚷嚷开了,“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穆远山一噎,没好气道,“老爷我怎么不好了?说话不能好好说,急什么急?什么事!”

    “外……外边,大少爷,大少爷……”家丁气喘嘘嘘,“他,他,他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了,急什么急?”穆远山冷哼一声,背对着家丁,“他回来了就让他去洗洗,再去拜见老夫人,你这毛毛躁躁地做什么?”又不是第一次回来!

    他以为的大少爷,是慕容月生的长子穆子玉。就连大夫人也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回来了,脸上闪过一丝欣喜,“快,带我去见见他!”

    儿子去了国子监读书,她已经大半年没看见他了。

    “不,不,不是子玉少爷,是,是子年少爷……”家丁一脸被吓倒的样子。

    听完,穆远山和大夫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尤其是大夫人,脸上的欣喜落了下去,摆摆手,“子年回来了就回来了,让二弟……你刚才说什么?”

    “是,是大少爷,真正的大少爷回来了!”家丁强调了一声,脸上也是一片惨白和不可置信。

    这大少爷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突然间就回来了?

    莫不是闹鬼了?

    这下,穆远山听清楚了,大夫人也听清楚了,不过,都是一副不可能的表情。

    “带我去看看!”穆远山咽了咽口水,他的长子九岁就死于一场大火之中了,尸骨无存,他是亲眼所见。

    所以,说什么也不相信,那个家丁口中的大少爷,就是穆子年,穆心瑜那个同母的亲哥哥。

    穆心瑜听到侍女来报,一开始也是不信的,后来还是忍不住一探究竟地心思,一同匆匆往大门口赶了过去。

    这一看,她几乎忘了呼吸。

    穆子年一身白衣,身姿修长地站在门口,背着光,看着不远处的一棵老树出神。

    那眉眼,那神韵,那……

    穆心瑜心跳加速了些,试着开口,“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