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11去而复返

111去而复返

    “哪儿来的登徒子?”大夫人人未至声先达,她连连冷笑道,“真是好笑,我穆府的大少爷早在十一年前就过世了,你是哪儿冒出来的野小子?”

    穆心瑜的脚步顿住,是呀,她亲眼看着哥哥葬身火海,那么大的火,哥哥当时还那么小,他又怎么能够逃出生天呢?

    “来人,给我打出去!”大夫人叉着腰发号施令。

    后面穆远山急急忙忙赶来,听到大夫人的话,也没有阻止。因为,他心中也早就认定了穆子年已死。

    那白衣少年听到声音,慢慢转身,细碎的阳光撒在他俊美无俦的脸上,惊艳了一院子的人。

    白衣,墨发,红唇,他身上就只这三样颜色,却迷了所有人的眼。

    穆心瑜呼吸微滞,眼角不由自主地想要滑落泪珠。

    那人是,他是,他真的是。

    太像了!

    与她八分相像的绝世容颜上,漾开一抹淡淡的笑意。穆心瑜似乎听到他低低的欣慰的呢喃,“瑜儿,你长大了!”

    “哥……”穆心瑜飞奔了过去。

    什么女子的矜持,端庄,这一刻,她全都不在乎了。

    以为重活了一辈子,她在这个世上就是自己一个人了,没想到,没想到,她的哥哥,亲哥哥,竟然还活着。

    此刻就在她面前,面带微笑看着她。

    那笑容,宠溺,温雅,包容一切。

    那是她的哥哥。没错!不用怀疑,他就是自己的哥哥!

    这一刻,就连穆远山也毫不怀疑了,那容颜,跟凌悦实在太像了!

    可偏偏,只有大夫人不信,不,就算她相信那是穆子年,她也不能让他回来,“来人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没看见这里有个骗子么?快给我将他打出去!”

    说着,大夫人身边的几个婆子和护卫就抄起了棍子扫帚对着穆子年,好似他是一个来讨债的敌人。

    “不,你们不能伤害他,他是,他真的是哥哥!”穆心瑜三两步跑到少年面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她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是记忆里熟悉的松子香味。果然是哥哥!

    穆心瑜露出了重生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她的哥哥回来了,真好,她再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啊!”大夫人恨得睚眦欲裂。

    她此刻也看清楚了,这个人长得那么像穆心瑜,那么像那个死去的凌悦小贱人,定是穆子年那个贱种了。

    那场大火怎么没有烧死他?

    她咬咬牙,一个使劲冲了过去,不管不顾就朝着穆子年甩巴掌,不管怎样,今天她一定不能让这个小贱种进这个家门,否则,她的儿子怎么办?穆家的家主之位谁来继承?

    “啪——”很响亮的一声,所有人都愣住了。

    穆子年看到大夫人那带着掌风的一巴掌就要落在自己脸上,他怀中的小人儿却突然仰起头,迎了上去。

    穆心瑜感受到哥哥身上的戾气,扭头看到了他那因生气而扭曲的面孔,也是一呆。

    穆子年几乎气炸了,他千宠万宠的妹妹,自己都舍不得打一下的妹妹,居然挨了大夫人的一个耳光!

    大夫人怎么敢?

    可他也没有忘记,当年那场大火,就是大夫人放的,他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拜大夫人所赐!

    好,很好,新帐旧账,一起算!

    看着穆子年怒气冲冲向自己走过来,大夫人还是梗着脖子不退一步,气势丝毫不弱地问,“你想干什么?你别乱……”

    “小心你怎么样?”穆子年一步步走向大夫人,每一步走向踩在大夫人的心尖上,狠狠地碾压几下。

    大夫人看着穆子年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个脚印大小的浅坑,心头不由一跳,莫非这小贱种这回回来,是报仇来了?

    穆心瑜冲到了穆子年的身前死命拦住了暴怒中的穆子年,“哥,你听我的话,哥,哥,有人……”她一边哄着穆子年,一边把穆子年往后面推,“这里没你的事,大夫人那不是有意的,不小心碰上的。”

    “瑜儿,你当我是瞎子?!”穆子年跟穆心瑜吼,穆心瑜这里没觉着委屈,木樨年已经恨不得这就带着这个唯一的妹妹走了,他们二人到哪里不是活,何必要待在这府里让人作践?

    “大夫人,你凭什么动手?!”吼完了穆心瑜,穆子年又跟大夫人吼。

    大夫人这时已经想不起来在场的还有什么人了,在府中呼风唤雨惯了了,又一直都有穆远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慕容府里的老爷子在背后给自己撑腰,这时候就想着自己了。

    听穆子年志冲着自己吼,大夫人冷笑一声,竟然走到紫丹面前,抬手又给了紫丹一耳光,“什么人带什么样的丫头,走路都不长眼的下人!府里养这种人做什么?!”

    看紫丹又挨了打,穆心瑜却只能死死的抓着穆子年,怕自己的这个哥哥冲上去揍大夫人,那样的话,她就功亏一篑,刚才的耳光子都白挨了。

    “瑜儿,这样你都还能忍?”穆子年实在没有想到,穆心瑜被打了居然还替打她的人说话。

    他的妹妹这些年都过的是什么日子!

    紫丹隐忍着泪水,也跟着自家小姐一起,抱着穆子年的腰哭,“大少爷,你还是不要再去招惹大夫人了,她……”

    “紫丹?你是紫丹?”穆子年看向了刚才无辜挨了大夫人一耳光的人,认出她就是一只伺候在妹妹身边的紫丹,眼睛里亮了亮。

    他听楼焰心说过,宿将喜欢这个紫丹。

    对于妹妹和楼焰心的人,他一向很看重。要不是看懂了瑜儿眼底的暗示,他早就冲过去一把掐死大夫人了。

    “果然贱人生的就是贱种,那男七岁不同席,你们兄妹这么抱在一起是要做什么?”大夫人冷笑道。

    穆心瑜看了穆远山一眼,她的这个父亲,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他们兄妹挨打。

    她早就练就了钢筋铁骨,这点痛还算不了什么。可穆远山,他不配做她的父亲!

    “呵,大夫人,原来你已经认出我来了啊!”穆子年暗暗磨牙,心想,待会儿配合完瑜儿演戏,他就找个没人的地方,狠狠揍大夫人和穆远山一顿。

    那个穆远山,他看见妹妹挨打,居然一声不吭。哼,他没那样恶心的父亲!

    大夫人见穆远山一直没出声,气焰更加嚣张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将这不要脸的小贱种赶出去!”

    “不,父亲,求求你,让大夫人不要赶走哥哥。他真的是哥哥啊,你看,你看啊!”穆心瑜忽然朝着穆远山跪了下去,头砰砰砰磕在地上,血很快染红了她的整个额头。

    穆子年看到妹妹这样,双拳不禁握紧了,他偷偷看了拐角处一眼,终于看见那抹明黄衣袖动了动。

    好在,皇上终于出手了,不然他真怕自己忍不住。

    “住手!”去而复返的天圣帝从一旁的拐角处走了出来。

    穆远山和大夫人齐齐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