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12演一出戏

112演一出戏

    众人一起寻声望去,就见小后门那里,站着明黄锦袍的天圣帝。

    大夫人听到身后有人来,尴尬地僵了僵,忙就带着府中人要先回避了,反正今天穆府的这事儿她也闹够了,穆心瑜和她的丫鬟都挨了打,她心里高兴。

    穆远山大步走到了将要带人离去的大夫人面前,铁青着脸,不由分说,狠狠就踹了大夫人一脚,把大夫人踹倒在地。

    穆子年看见父亲这个动作,愣怔片刻后,看向了穆心瑜,他的妹妹难不成是猜到了父亲会这样做,才演了这一出戏?

    穆心瑜仍是跪在地上,抬头望着天圣帝一行人,一脸的惊愕。

    穆子年看穆心瑜这样,心中笑的得意,他的妹妹就是这么狡猾,他喜欢。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穆远山装作恼羞成怒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院子。

    “老爷,我,妾身只是在,只是在教导瑜儿一些规矩!”大夫人背对着天圣帝,并没有看见他走来。

    她捂着被踹痛的肚子站起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这一辈子就是围着穆远山过了。饶是再怎么耍奸耍滑,此时也是手足无措了。

    老爷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说变脸就变脸?!

    穆心瑜被穆远山这一吼,更是受了惊吓一样,慌忙用手中的锦帕半掩了面。

    “你平日就是这么教导她的?”穆远山直接斥问大夫人道。

    “老爷,妾身……”慕容月语结,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什么了。因为,她转头的一瞬,也看到了正眯着眼睛危险地盯着她的天圣帝。

    穆远山手指着大夫人,怒目而视。

    穆心瑜对这夫妇二人的做戏一点也不感兴趣,她将手中的锦帕举得再高一些,掩在锦帕后面的目光,匆匆扫过了站在边上的人。

    为首的那个男子,明黄的锦袍,人在中年,面容英俊却也冷漠,正是当今万岁天圣帝。

    她料得没错,天圣帝今日匆匆而来,定是又是要找她的。天圣帝虽然无情,却也是最痴情之人,他爱慕自己的母亲多年,求而不得,最后爱人惨死,心中始终不能释然。但是,天圣帝是帝王,他是霸道而强势的,以前可能是刚登基不久,只能隐忍,如今……只怕他虽会怜惜自己,却也不会放过了。

    毕竟,她与母亲是那么的相像!

    若是没猜错,他可能是想还了她的荷包,然后对她表示嘘寒问暖一下,甚至还有可能直接问她可否进宫伴君。只是可能一时忘了,便又中途折了回来,恰好让他见见大夫人和穆远山平日里的嘴脸。

    天圣帝嘴角抽了抽,他没想到穆远山居然是这样的会演戏。明明就是他在一旁冷眼旁观,现在倒是倒打一耙了。

    对于穆远山,他觉得这男人好笑,因为他是他的臣子,他信任的心腹大臣。可对于大夫人,他就没有这样的好脾气了。

    居然敢打他的人?

    活腻了!

    天圣帝身后的小李子同样对大夫人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穆心瑜貌美之名,就是天圣帝皇帝也有所耳闻,那日在御花园匆匆一瞥,他已是印象深刻,后来,他与穆老夫人商议将她带到普陀寺,真正感受到了她的柔美。

    今日一见,花季的少女淡妆素裙,这容貌堪称绝色,胜过了众多后宫佳丽,又兼纤弱无依,孤苦无助之下,还一力护着同胞的归来却遭到阻拦的哥哥,纵是天圣帝为铁血皇帝,也心生了怜惜。

    穆心瑜与她的母亲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第一次,天圣帝抛开了昭阳的身影来看待穆心瑜。

    她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柔弱,那么的让人想要好好呵护……一辈子。

    他轻笑了几声,跨步上前。

    “皇……皇上!”

    众人这才看清了来人,原来真的是皇上。

    他不是刚走吗,怎么又回来了?

    “吾皇万岁……”中热跪了下去。

    “起来吧!”天圣帝高大的身影走到穆心瑜面前,朝她伸出了手。

    穆子年眼睛一眯,心头有不好的预感闪过。皇上认识瑜儿?

    穆心瑜缩了缩脑袋,没敢抬头。

    天圣帝轻笑,也没再勉强。不好唐突了佳人,来日方长!

    他将一个荷包递到了穆心瑜的手上,再次爽朗地笑出了声,“拿着!”

    然后眼神危险地看着一众院里的人,“听着,穆姑娘是朕要护着的人,若是你们谁再敢对她不敬……”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而是直接抽出腰间随身携带的宝剑,用力朝着假山狠狠一劈,“有如此山石!”

    说罢,宝剑入鞘,带人扬长而去,离去时,还警告地看了大夫人一眼。

    此时,那假山轰然倒塌。

    众人:“……”

    穆子年的心情十分复杂,他刚回来,好容易与妹妹团聚了,却发生了这么不愉快的事。看来圣上是看上瑜儿了!不行,得通知楼焰心,让他赶紧回来。不然,瑜儿就要被皇帝抢走了!

    不仅穆子年的心情复杂,此时此刻,在场所有人都是心中五味杂陈,尤其是大夫人,看着穆心瑜兄妹俩的眼神,宛若刀子般犀利,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这两人。

    穆远山看了穆子年好一会儿,才幽幽开口道,“你,真的是子年?”

    “怎么,觉得不像?”穆子年嘲讽笑道,“你是恨不得我死在当年那场大火里是吧!”

    话落,穆远山脸色一片惨白。

    他知道那场大火,那么……他真的是子年?!

    穆远山浑身一个激灵,想要开口解释什么,穆子年早已带着穆心瑜走远了。

    他气的跳脚,正要将怒火发在大夫人身上,大夫人却带着人追着穆子年喊,“穆子年,你站住,本夫人承认你了吗,夫人让你进门了吗?喂,穆子年,你给本夫人站住……”

    穆远山一时哭笑不得。都怪他平时太从容大夫人了。

    叹了口气,他还是想想明天早朝后,该则么跟圣上解释穆子年的事吧!

    想了想,他也追了上去。前脚跨进了前厅,刚走到和大夫人并肩,外头又响起了吵吵闹闹的声音。

    管家穆鑫向来稳重,今日却神色有些不对头。

    穆远山心里一烦,吼道,“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