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16别怕我在

116别怕我在

    穆心瑜被抬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已经奄奄一息。

    狱卒将她丢了进去,她就这样歪倒在一旁,也没人上前理。

    “瑜儿?”穆远山以为穆心瑜真的被上刑的,吓得颤抖着手去探她的鼻息。

    好在还有气,穆远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懊恼。怎么没把她打死?这要是将人打死了,皇上一定不会放过顾无私那老家伙的!

    想着,他朝着穆心瑜细嫩的脖子看了过去。

    要是……要是穆心瑜死了的话……

    他有些小激动,伸出去的手颤抖得几乎控制不住,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将手放在了穆心瑜的脖子上。

    “穆远山,慕容月,穆晴,你们几个,出来!”狱卒凶狠地瞪着眼。

    穆远山也不敢再动穆心瑜了,堪堪收了手,心底有些遗憾。

    这一回,也不知是不是有穆远山和大夫人陪同,还是看到穆心瑜的下场有些吓到了,穆晴倒也不抵抗了,乖乖跟着狱卒走,只是那惨白的脸色还是出卖了她的情绪。

    走在前面的牢头呸了一口,暗骂一声,“下作的东西!”

    刑狱司不愧是审讯犯人最残酷的地方,一家人还没进来就不可避免地听到了惨绝人寰的哭喊声,叫得那是一个毛骨悚然。

    穆晴到底是才十几岁的娇滴滴的闺阁小姐,哪里见过这样恐怖的画面?有些害怕地往穆远山身后缩了缩,“爹,我害怕!”

    “叫什么叫,还不快走!”狱卒跟在穆晴身后,见父女二人都站着不动了,发狠地一人手臂上抽了一鞭子,抽得穆晴哇哇大叫。

    穆心瑜淡定听着隔壁不远处那几人的鬼哭狼嚎,略带打量地四处看了一眼。上辈子她连最阴暗的地牢都坐过,这样阴森冷清的大牢反而叫她心情沉淀下来了。

    其实卓大人的尸体是她有天夜里,回家的时候半路上捡到的,保存好桂嬷嬷的尸体本是想吓唬吓唬大夫人,没想到后花园还有另外三具尸体。

    所以她立马想到一个很好的惩治大夫人的法子,干脆就将卓大人的尸体和桂嬷嬷那烧了一半的尸体连同原本就被大夫人弄死的一家三口放在后院枯井里的干尸挖出来,一起埋了。只是没想到那天会看到穆远山贪污的证据,刚好一锅端了。

    狱卒并不知她怎么想的,心想这位比那位娇滴滴的小姐勇敢多了,对她也客气了几分,是以她进来到现在都没受什么苦,反倒是穆晴和大夫人几个,多多少少都挨了鞭子。

    穆心瑜舒舒服服地躺在稻草堆上,双目盯着墙角里拍来爬去的蟑螂和几只探头探脑的老鼠。

    “不知道那几只老鼠的味儿怎么样!”前世她吃过壁虎,蚊子,蟑螂,老鼠,而且都是生吃的。这一世,她如今进来这里,已经好几顿没能吃饭了,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

    正想着要不要抓来烤几只吃的时候,隔壁传来了大夫人锐利的尖叫声,“啊,顾无私,你大胆,我是尚书夫人,你不能动我,我……啊……”

    “母亲,爹爹,啊……不要打我,我说,我什么都说……”狱卒手里的鞭子还没碰到穆晴,她就吓得失禁了。

    穆心瑜听到那狱卒低低的咒骂声,“真是晦气!”

    “你们不要仗势欺人,老夫行事光明磊落,不怕你屈打成招!快叫顾无私那老匹夫出来见我!”穆远山吼道。

    “哎呦,还想见我们大人,你就死心吧!啪——”

    “啪啪啪——”鞭子打在皮肉伤的声音,听着都疼。

    “救命,救命啊啊……不要打了,我招,我什么都招了……”

    抗议无效,招了……也无效,没有打够一百鞭,狱卒是不会停的。他们大人让打的,他们只听顾无私的话,所以……

    隔壁传来噼噼啪啪的鞭笞声,以及一家三口的鬼哭狼嚎。

    穆心瑜闭上眼,还好大哥回来的时间不长,顾无私没有追究,也幸好他提前有事出去了,不然她也没有办法能够在顾无私的手底下保住他。

    穆远山,若是你刚才没有想要掐死我,你绝对不会死,但是……

    穆心瑜幽幽睁开双眸,那锐利的寒光一闪而逝,红唇微翘,漾开一抹极具嘲讽的笑意。妖艳而讽刺。

    她的双眸倏地盯住了一只想要逃出来的老鼠,袖中银光略过,那只老鼠便一头栽倒在草垛里了。

    “哼,鼠辈还想要逃?休想!”

    修长而洁白的手伸了过去,穆心瑜两指捏起了它的尾巴。

    “穆心瑜,你可以出去了!”门忽然被打开,外头的阳光射进来,她下意识地抬手去挡了。

    下一刻,她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闻着那熟悉的淡淡异香,穆心瑜忽然很想哭。这牢里昏暗无光,经历过前世的她其实心里更加害怕,她一直期待着有人能够将自己救出去,缺不知道该期待谁,她的身边,似乎没有谁愿意不顾一切来到她的身边,给她那颗支离破碎的心一个温暖的港湾。

    感觉到前襟微微的湿润,楼焰心大手揽着她的细腰,一手拍着她的脑袋哄道,“别哭,别怕,我在!”

    别哭,别怕,我在!

    穆心瑜心中那根弦铮一声断了。

    这么多年,她期待的是什么,她终于知道了。双手紧紧抱住了来人的腰,她将脑袋埋进他的怀抱,头一歪,睡了过去。

    楼焰心无奈一笑,抱起人抬脚出了大牢。

    小鱼儿,对不起,我来晚了!

    正在御书房批阅奏章的天圣帝霍地抬起头来,神色不悦,“老九去了牢房?”

    “是,他带走了穆心瑜!”说话的,正是那牢头。

    “他有没有说什么?”天圣帝隐晦不明的眸子里暗含危险。

    “他说是圣上的意思,还有,她是珈蓝的亲妹妹!”牢头搞不懂那话里的含义,但是天圣帝却是知道的。

    穆子年当初差点丧生与大火,是他和九弟恰好经过,听到了呼救声,后来九弟让手下的人去救了他,穆子年脸被烧毁了,这些年一直不敢回到穆府,看来是跟着九弟的。如今他的脸已经好了,固然要回到穆心瑜身边去。

    天圣帝淡淡地叹了一口气,他占了穆心瑜的身子,会对她负责的。更何况,她与昭阳,是那么地相像。只是后宫那边,他还要妥善安排一下,尤其是慈宁宫……

    “太后最近身子可好?”天圣帝回头看了小李子一眼。

    小李子马上会意,“回皇上,太后娘娘这些年身子好多了,一个月后便会从帝庙里赶回来!”

    天圣帝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晌他才对牢头挥挥手,“去吧,不用管九王爷和穆心瑜,穆远山几个,叫顾无私盯紧些!”从穆府的花园挖出尸体,而且还不止一具,可见那慕容月真是省油的灯,还有穆远山……天圣帝低头看着手里的奏折。

    贪墨赈灾银两五十万两?

    天圣帝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江南的百姓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穆远山居然敢?!

    放下手中的奏折,他道,“叫四皇子来见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