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17不要入宫

117不要入宫

    天圣帝听完四皇子景翼的汇报,甚是满意地点点头。

    “这次江南之行,你立了功,回头父皇一定会好好奖赏你的!”

    景翼淡淡一笑,起身拜谢,“多谢父皇,为父皇分忧,是儿臣的本分,儿臣不求赏赐,只求父皇能够福泰安康,咱们大夏国国运昌隆!”

    天圣帝满意地看他一眼,道,“皇儿有心了!对了,你的腿怎么样了?听说那巫医医术还不错,有没有找他给你看看?”

    景翼在江南的表现可谓雷厉风行,一下子就止住了暴乱,还专寻名医来给百姓们解决了瘟疫问题,目前堤坝建立正在加紧动工,很快江南又会成为最大的鱼米之乡了。

    天圣帝不得不对这个一向软弱无能的四子刮目相看。他认真地看了儿子的脸好一会儿,觉得所有儿子当中,这个儿子也是长相最像自己的,对他更为满意,要是他的腿能够治好,那么日后继承他的锦绣江山,也不是不无可能。

    其实,天圣帝不知道的是,在景翼到达江南之前,已经有一名自称是神医的老先生出手救治好了百姓,当时他去到的时候,百姓无一不对那老神医感恩戴德,几乎没有没有一个人拿正眼瞧他这位堂堂四皇子。

    谁救了他们,谁就是他们的恩人。这点景翼很明白。所以在那老神医走后,他用特殊手段又重新布置了一场人为的“瘟疫”,并让巫医迅速出手,很快百姓便将那老神医的恩德忘得一干二净。

    只是,在那一场“瘟疫”里,无辜死去的百姓,甚至比真正的瘟疫造成的伤亡更多。景翼为了整顿江南,特意从他自己的领地里调遣了一批人过来安居于此,此招瞒天过海做的天衣无缝,连天圣帝都被他瞒过了。

    不得不说,在狠毒方面,景翼若敢称第一,绝无人可称第二。

    见天圣帝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腿,景翼心中一片冷然,脸上却是带着诚惶诚恐。

    “劳父皇关心,儿臣的腿已无大碍,经过巫医的诊治,儿臣已经能够自由行走了!”说着站起来,在天圣帝面前走了几步。

    他的腿原本就没事了,只是去江南的路上遭遇了伏击,他的腿却是真的被打断了,甚至连经脉都全部被震碎。幸好那个巫医有换腿的本事,将他原本死掉的腿换成了鲜活有力的腿,只是……

    景翼低着头,眼神眯了眯,那该死的巫医,却没有办法真正救回他的腿。每到月中月圆之夜,他就要仰仗那人再次给他换一条有用的腿。如此下去,他就不得不受制于他了!

    长袖下,景翼的拳头捏的紧紧的,他尽量控制着脸上的情绪,不让父皇看出任何不妥。

    天圣帝看他走了几步,心中也甚是安慰,他爽朗一笑,“哈哈,不愧是朕的儿子,那巫医在哪儿,朕重重有赏!”

    “不用了父皇,那巫医本是方外之人,对红尘之物不感兴趣。若是……”景翼小心地看了自己的父皇一眼,“父皇可听说过凤凰令?”

    “凤凰令?”天圣帝不解,“那是何物?”

    果然没有听过!景翼暗自松了口气。

    那狗巫医的要求没有别的,就要他寻找凤凰令,如今他人就在他的四皇子府里,景翼估摸着,让父皇见他一面的可能。

    “儿臣亦不知,是那巫医说的东西。这样吧,明日儿臣让他进宫一趟,父皇亲自问他?”景翼试探道。

    “也好,传朕口谕,明日宣那巫医进宫吧!”

    天圣帝似乎也没有多留意关于凤凰令的事,在他看来,毕竟是方外之人要的东西,那肯定是跟皇权扯不上多大关系的。

    “皇上,慕容丞相来了!”小李子站在御书房外,拂尘对着慕容擎。

    天圣帝道,“让他进来!”

    这慕容擎倒是疼爱他的妹妹,人才进刑狱司没多久呢,他就巴巴跑来了,是来求情的吧!

    景翼躬身,“既然父皇还有要事,儿臣便先行告退了!”默默退出了御书房。

    走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慕容擎那张阴沉得快要臭成屎的脸,拱了拱手,便大步走开了去。

    慕容擎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这四皇子的腿能行了?

    **

    穆心瑜回到家的时候,紫丹和紫竹都担心得要死。

    见自家小姐浑身是血地被人抱回来,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猜测是顾无私动手了。

    “小姐,呜呜……都让你不要这样做了,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呜呜……你哪里痛啊?”紫丹这个爱哭鬼见楼焰心抱着穆心瑜回来,二话不说几扑过来先痛哭一场。

    “你家小姐没事,你吵到她了!”楼焰心浑身散发出森森寒意,吓得紫丹一缩一缩的,又不敢顶嘴。

    宿将好笑地将人牵走了,“没事,穆小姐只是受了点惊吓,你去打点热水来,顺便熬点粥。”穆心瑜多半是饿着了。

    听说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主子进去的时候,都看见她在抓老鼠充饥了。唉,可怜的夫人,为了对付穆家,也是蛮拼的。

    不过,心疼的可是自家公子啊!

    楼焰心将人抱到床榻上,细心地给她擦洗了一遍手脚,等到紫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瘦肉粥过来时,她立即狼吞虎咽地将粥给解决了。

    吃完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唇,看得楼焰心心痒难耐。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呵!

    感受到楼焰心喷火的目光,穆心瑜一直不敢跟他对视。经过今天这么一遭,她好像明白了自己对他的依赖和信任,可是她不能放弃对付景翼。入宫是最快也是最好的办法……

    “怎么不敢看我了?”楼焰心的气场一直都是冰冷的,语气里满是责问和委屈。

    “胆儿越来越大了哈,敢背着我对皇上出手?”

    穆心瑜缩着脑袋,“……”

    “说,皇上碰了你哪里?”楼焰心见她这鸵鸟样,一把捉过啦,翻过她的身子,对着她的屁屁就是几巴掌,“叫你勾引皇上,叫你牺牲自己,叫你不问我的意见就乱来!”

    啪啪啪——

    穆心瑜被揍得面红耳赤。

    太……太不要脸了,居然打她那里!

    羞耻!痛!

    忍无可忍,穆心瑜暴起了,“你够了!”

    哪只这厮不知是不是打上瘾了,她越是叫嚣,他就揍得越厉害。

    “还想入宫?”

    “还想给皇兄当妃子?”

    “还想飞上枝头做凤凰?”

    “能耐了你!”

    “要不是珈……穆子年告诉我,你不是不就二话不说直接入宫了?”

    “叫你等我偏不听,揍死你得了……”

    ……

    屋外守着的紫丹三人心急如焚,听里头那巴掌声,好像自家小姐(夫人)是被揍了?!

    宿将:公子,说好的怜香惜玉呢?

    紫丹、紫竹:咱们要不要冲进去救小姐?

    穆心瑜:“……”欲哭无泪,麻蛋,屁屁好疼!

    正要反抗,头顶幽幽一句软化了她的心,他翻过她的身,枕着她的肩膀,“小鱼儿,不要入宫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