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20她的美好

120她的美好

    那股淡淡的异香一直是若有若无的存在,此时则如同最霸道的气息,将她整个人包一裹了起来,使得穆心瑜脑中昏沉沉的,连思考的能力都变得缓慢了起来。

    这算是……算是怎么回事?但她却一点都不反感。

    穆心瑜本是被楼焰心搂在怀中,将呼吸都夺了去的,眼前一片白一光,有些透一不过气来,方才接/吻时候就被楼焰心松开了双手,推了推他的手臂他那看起来颀长的身躯,实则蕴含了无数的力量,穆心瑜锤到手臂上,如同蚊子叮一口般,更何况现下这样的情况,楼焰心哪里舍得放手。

    穆心瑜手指乱抓,滑溜溜的丝绸一般的夹在指缝中,也不知道抓到什么,只管是楼焰心身上的拼命扯。皮上的刺痛终于将楼焰心拉得松了开来,却顺势将穆心瑜压倒在了锦褥上。

    他的双眸透着一股浓浓的黯一色,绝丽的面容因为绯红浸染,而变得更加的妖一娆,穆心瑜被他压在身下,尽情的呼吸着空气,还是被眼前的美色所吸引了。

    殊不知,她在看风景,看风景的人亦在看着她。

    蒙着水汽的双眸因为缺氧而变得有些发红,眼神显得朦胧而无辜,正这般诱一惑的看着自己,饱满柔软的唇因为呼吸而微微张开,像是在做着无声的邀一请。

    楼焰心再次压了上来,这一次身子完全覆了下来,右手环在她柔一软的腰背,腿从两边夹一住了穆心瑜的双腿,左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禁一锢了她的所有动作。

    这般霸道的姿态让穆心瑜来不及惊呼就被他吞进了口中,然而看起来来势凶猛的动作中却含在温柔,这一次楼焰心在做着引导者的姿态,引诱着穆心瑜与他一起享受这种沉沦的感觉。

    他的动作谈不上多熟练,但是却很有耐心,穆心瑜能从那细致的动作中,感受到他的用心,他的热情,他的情绪,每一寸都通过接一触的肌一肤传递过来。

    穆心瑜是有两世经历的人了,当然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是熟手,楼焰心虽然在此事上有着于平日里完全不同的霸道,然而却不是老手。

    但是……

    穆心瑜在他或轻或重的动作下,心跳却渐渐失衡了。

    他是个相当聪明的学习者。

    寝室内的气氛变得十分的火热,楼焰心感受到穆心瑜的手臂,由开始扒拉着他移开,到软软的放下,到现在已经环在了他的背上,他的唇移大了粉色的耳一垂上,轻轻一个呼吸喷上,穆心瑜就收紧了手臂,浑身不自在的颤一抖了一下。

    楼焰心唇角含着邪魅的浅笑,自前几次亲密的接触,他就发现了,耳垂是她的敏一感处,一碰就会让穆心瑜不自在的轻一喘。他的舌尖卷起软的耳一垂,听着穆他的小鱼儿从喉咙里传出的,克制的喘一声,心内不再满足于这点肌一肤的接触,右手本一能的寻着半身的袄衣缝边缘摸索而进。

    当微凉的手指接触到腻白软滑的肌肤时,楼焰心只觉得有一股火焰从自己的手指尖通往了全身的四肢筋脉,不知啥时头脑中也出现了一片空白,全身的血液涌向了另外一处,直让人难受不已。

    而穆心瑜则不由的动了动身子,避开比起衣物来,要凉上许多的手指,却正好碰到了两一腿之间的高处那种熟悉又陌生的,火一热的触一感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怔怔的望着男子的脸。

    穆心瑜明亮又带着烟雨的双眸在烛光的映衬下,此时有一种水光的亮滑,让楼焰心一时觉得羞了起来,只觉得对着这一双美丽的凤眸,自己刚才的举动实在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然而视线的移动,让他看到了穆心瑜因为喘息而起伏的玲珑山,眼神又不自主的黯了一黯,喉结处吞咽了几许而脑中出现的是刚才撞上时那般柔软的感受。

    实在是小鱼儿太过于美丽了,饶他这几十年来控制力惊人,也有些不能自制,像是刚刚见到女人的青头伙子一般,忍不住想要拥有这份夜夜在梦中出现的美好。

    好吧,他在这个世界的年纪,确实是个愣头青小伙子。

    他的眼神很专注,也因为太过专注,让穆心瑜时语结,就像是野兽出手之前,对猎物的虎视眈眈,似乎只要猎物一动,他就会扑过来,狂性大发无可克制的享受在嘴边的美餐。

    楼焰心不是一个十分守规矩的人,他向来是随性而为,在让人抓不到把柄的同时,游走在他自己不羁的范围里就算此时他扑过来,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动作。

    但是在两人相处的时候,楼焰心并不强迫于她,就像今日这次,她若是真心要推开他,不是不可以的。因为自己的心底,也是喜欢他的,内心渴望和对方在一起,渴望着肌肤拥抱和接触,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像他这样,憋了几十年的老光/棍。

    但是,他们两人还不是夫妻。

    虽然穆心瑜刚才的动作,确实承认了她喜欢自己,但他不能唐突了她。

    穆心瑜思维从情感蔓延到了理智,而楼焰心也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遐想和躁动,穆心瑜对于他,就像是瘾/君子看到了罂粟,那是一种无法克制的萌动。从他见到她第一眼开始就如此了,像是老天注定让他遇见她一般。

    此时的她就在自己的身下,一寸一寸都可以任由自己摆布,身子是软一绵一绵的,气氛是香一甜甜的可是她还没正式成为自己的妻子呢,想当初在乡下庄子遇到她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十年了,相信,再要不了多久,小鱼儿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到了那时候,再做什么……

    不得不说,楼焰心很尊重古代人的保守想法,不成亲就不能同居。虽然忍得很痛苦,但是,他很理性地刻制了自己。

    楼焰心停止了脑中跃然而上的想象,深深吸了一口气,狭长的眸中带着一种狠意,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右手一撑,翻到了另外一边,似乎要将刚才所有的一切都张藏起来,对着穆心瑜道,“对不起!”

    穆心瑜羞赧一笑,低着头飞快地说了一句什么,声音细如蚊蝇,“虽然承认喜欢你,但我还是要入宫!”

    楼焰心仿佛没有听清楚,回过头来,“什么?”

    忽然,视线好像被胶着了一样,一瞬不瞬地盯着某个地方,再也也不开眼。等到他再次压下心头的那股火气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红着脸转过了身体,嚅嗫道,“饿……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