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22看了厌烦

122看了厌烦

    见穆心瑜放下了碗筷,楼焰心关心的问道,“吃饱了吗?”

    穆心瑜捏着帕子擦嘴,轻轻的点头,楼焰心看她吃了一碗饭,又喝了一碗汤,加上前头垫上的一碗粥,知道她的饭量大约就是这么多,并不再催促,而是将碗筷收到了食盒中。

    “我来吧。”穆心瑜见他又动手收拾碗筷,想楼焰心贵为王爷,自己动手的时候也不多。他之前摆了碗筷,是因为她有些羞涩如今又没有其他,自然要接过来自己做。

    楼焰心看着她伸过来玉白的手,哪里舍得让她做事,这样漂亮的手只要给他握着一辈子就够了,眸中带着浓浓的不舍和拒绝,“不用了,我的食盒,我来收拾!”

    听他如此,穆心瑜也不好在这里跟他推脱,便收回了手。看着着男子线条分明的侧脸,墨玉似的长发顺着他深紫的长袍流淌下来,像是夜空里的黑河,蜿蜒出亮泽。

    老天爷让她重生,是让她好好的活一次,所以赐给她这样的好男人吧。

    她怔怔的看着楼焰心不太熟练的将碗碟都塞到了食盒中,因为没有摆放好而盖不上盒盖而显得微恼皱起的眉头,嘴角浮起了朵朵笑意,似春风吹到了江南岸,带起了一地华艳。

    前一世的楼焰心还有三年可以活。

    这一世,就算与天抗争,她也要留下他,与他一起过完这世得来不易的日子。

    “好了,你说吧!”楼焰心收拾完食盒,就坐在她的身旁,耐心地等她说话。

    外头传得沸沸扬扬,说穆心瑜这次又勾搭上皇帝了,准备进宫当妃子。原先他是不信的,直到他收到了皇上曾去过普陀寺与穆心瑜待过一晚的消息,哪怕那时他刚好消化完体内青龙令的力量体质弱得不行,他还是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就怕一个不小心错过了时间,他的小鱼儿就被皇帝拐进宫了。

    不过后来联想到她对穆府做的那些事,他也大概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穆心瑜做任何事都有她的道理,幸好他提前有安排暗卫保护她,才知道她并没有跟皇帝发生什么,只是,皇上是不会放过她的。

    天圣帝恐怕早就布局好了将人接入宫里的打算了,太后那边不碍事,谢靖衷心不会怎么样,就差他这里了吧?楼焰心的眼神眯了眯,深邃的眸子里隐射出点点杀意。

    小鱼儿进宫,一来怕是没有反驳的机会,二来……她是为了对付景翼吗?

    楼焰心看向穆心瑜,等着她的解释。

    看着他殷切的眸子,穆心瑜抿了抿唇,“我真的要进宫!皇上以为那晚的人是我……”

    楼焰心的眸子暗了暗,她迅速低头,像做错事的孩子那般承认错误,“我不该跟祖母去皇家寺院的!”

    她说得委屈,意思是有人要害她,而那个人还是她的祖母,她不得不听。

    所以她才要出手对付穆家吗?

    楼焰心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傻瓜,你要做任何事,我都不会阻拦。只是有一点,我不希望你伤害到自己!”

    穆心瑜反手搂着他的腰,将脸深深埋在他的宽厚结实的胸膛,鼻音浓重地嗯了一声。

    “你……可以跟我说说四皇子是怎么回事吗啊?”楼焰心斟酌着用词,“你和他,你为什么要对付她?”

    他们俩,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八竿子打不着,见面也没几次机会,穆心瑜为何会对他表现出那般强烈的恨意?

    说讨厌景翼的纠缠?人家是当朝四皇子,人又长得不差,还不至于到恨的地步。

    说恨他前去江南那时要杀了他?可先前她就对他表示不满了,处处都有针对的嫌疑,比如那次花了他的钱买首饰又低价卖了出去……

    **

    御书房。

    “圣上,月儿是无辜的,定是有人栽赃陷害!”慕容擎跪在地上表情愤愤的,就好像十分笃定那个杀人埋尸的人真的不是他妹妹一样。

    “是谁要栽赃陷害慕容月?作案动机是什么?你又要如何证明?”天圣帝能做到让所有人都惧怕的位置,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像看小丑一样看着慕容擎,“只要你能找到证据证明她是被冤枉的,朕立即命人将慕容月放出来!”

    “……”慕容擎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天圣帝,那高高在上的帝王,今日怎么这么好说话?

    “臣,自然是有证据的!”说着,便让人将证据传上去。

    证据?他自然是有的,那些尸体当初被埋在哪里,都是经过他授意的。只是为何突然会被换到了穆府的后花园里,这个他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现在天圣帝只是要一个证据而已,他随时可以拿出来。不过,他似乎忘了,天圣帝是跟那些大臣一样号糊弄的吗?

    天圣帝一目十行地浏览着那个所谓的证据,越看越生气,最后啪一声丢到了慕容擎的额头上,“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事后安排谁不会?你先看看这个吧!”

    天圣帝从龙案上抽出一本折子,仍在慕容擎面前,“这才是她慕容月做过的好事!”

    慕容擎似乎意识到什么,战战兢兢打开那折子,上面列的明明白白,就连他都有份参与其中。慕容月什么时候帮助慕容擎打压百姓,花了多少银子,弄死了多少人,一笔笔全部都清清楚楚地写在上面。

    这,这是谁写的折子?为何他的事情那人会那么清楚?

    慕容擎慌了。

    看来皇上早就对自己不满了,不然他也不至于盛怒致此。

    他是护短不错,但与自己的身家性命相比,嫁出去的妹妹哪里有自己重要?

    他赶紧抹了一把汗,给皇帝磕头认错,“圣上,都怪臣疏忽,被自己的亲妹妹耍的团团转,这,这不关臣的事啊,都是慕容月她自作主张,臣以前还劝过她的……”

    “够了,朕不想听你的辩解!朕问你,慕容月参与此事不不知情,那穆远山先前悄无声息地弄走江南的赈灾银子,这个你总知道吧!”天圣帝帝王的威严倾泻而出,压得慕容擎这个丞相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圣……圣上?”穆远山这个书呆子,他怎么这么不小心?

    慕容擎胆子都快吓破了。他以为,这么多年皇上都看不出来这里面的秘密,为何,为何这次他会发现?!

    “看来,你这个丞相是当得太久了是吧!”

    天圣帝气势一出,慕容擎立即瘫软在地,他忘了,当年那个弑父杀兄的残忍帝王,就是眼前这一位。

    他怎么,这么糊涂?

    这时,小李子敲门进来,附着天圣帝的耳朵不知道悄悄说了什么,天圣帝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微妙。

    “叫她来朕这里一趟!”

    小李子应声是退下了。

    “你先回去好好反省几天,穆尚书的事就不要再管了!”天圣帝看看摊成了一只死猪般的慕容擎,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慕容擎这家伙向来自大,占着丞相的位置,净干些仗势欺人的事。要不是他还有用,现在就可以砍了,省得看了厌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