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23巫蓝出现

123巫蓝出现

    刑狱司里,穆家三人被抽得奄奄一息。

    大夫人被吊在刑具上,气若游丝。暗暗着急为什么大哥还不来救自己。

    穆晴被打得皮开肉绽,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

    穆远山还好,可能是皮糙肉厚,经得住打,到现在还在为自己辩解。

    “这位差大哥,麻烦你叫顾大人过来,老夫真的是冤枉的,我有些话……有些话要跟他说!”

    “话真多!”

    他的话换来的,是一顿鞭打。

    几个值班的狱卒都不喜欢穆远山的装清高。

    “到点了,哥儿几个喝酒去!”

    他们欢呼着喝酒去了,没人将父女三人从刑具上摘下来,仿佛这么做是再为平常不过的事了。

    大夫人凄凄惨惨地抬起头,脸上已经看不出一点雍容华贵的气度,有的只是满脸交错的鞭痕,刺目猩红。

    “老爷……妾身……妾身不想死啊!”大夫人这会儿是真正地慌了。

    怎么办?这么久了,大哥那边还没消息。她不是蠢人,大哥愿意救自己的话,早就来了。

    大夫人眼底涌起一股深深的绝望。

    大哥一定是发现什么了,或者是她之前为大哥做的事,被圣上知道了。所以,现在大哥为了自保,不来救她。

    狱卒们一走,整个刑狱司显得很安静,其他牢房里关着的刑犯不时地发出一些痛苦哀嚎,吓得大夫人更加惊恐了。

    “啊!”

    穆远山眉头一皱,“闭嘴!”然后就闭着眼,垂着头假寐了。

    他相信九王爷能救穆心瑜出去,就一定会救自己的,因为他是穆心瑜的亲爹!

    抱着这样的念头,穆远山歪着脑袋沉沉地睡着了。

    深夜里,穆晴听到有人的脚步声靠近,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却见一个一身黑斗篷的丑陋女人阴测测站在自己身旁,她急忙惊叫一声,穆远山和大夫人都一副睡死的样子。穆晴知道,这个女人不是来杀自己的,就是来救自己的。

    她这会儿越是害怕,就表现得越冷静。她不想死,她要想办法自救!

    黑斗篷的女人沉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穆晴的心寸寸沉了下去,忽然,在那女人出手要掐她喉咙的时候,她仰天尖叫一声。

    “救命啊!”

    丑女人一把捂住她的嘴巴,那丑陋的手就像一根苍老的枯藤忽然爆发出力量,紧紧摁住她的脖子,“别吵了,我是来救你的!”

    果然,穆晴一听,就停下了呼叫,水汪汪的眸子紧紧盯着她。

    “你真的是来救我的?”穆晴惊喜,也不怕她的老手了,扯着她的黑袍急忙道,“快救我出去,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嘁,真是不孝呢!”巫蓝轻叱一声,“你爹娘的死活就不管了?”

    “那……那请您也救救他们!”穆晴恳求道。

    她不是真心想救穆远山的,大夫人也只是顺带而已,不然传出去她不孝的名声,谢将军一定会嫌弃自己的。

    “顾无私的地方,我哪有那个本事一下子救三个人出去?”巫蓝冷笑,“顶多只能救一个!”

    “那就只救我!”穆晴急了,生怕这又老又丑的女人一气之下连自己也不救了。

    “穆心瑶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巫蓝突然嘎嘎笑了几声,“不过,我需要的,就是你这种臭不要脸的女人!”

    这个人根本就是在戏弄自己!

    她原本就只是打算来救自己的,原因可能是看上了她“有用”。

    穆晴一口气堵在喉咙里,想发作又不敢,只暗暗捏紧了拳头。心想,有朝一日,等她出人头地了,一定要弄死这个戏弄自己的老女人!

    巫蓝也不管穆晴心里怎么想,她只是轻笑一声,手里不知用什么东西甩了一下,穆晴胳膊上帮着的刑具就自动融化掉了。

    还没等穆晴惊叹她的鬼斧神工,巫蓝已经架起她的胳膊,将她抗在了肩上。

    “敢出声就把你丢了!”巫蓝的威胁成功让穆晴的尖叫卡在喉咙里。

    寂静无声,巫蓝借助黑斗篷和夜色的掩饰,快速地窜起,消失在黑夜里。

    守在牢门的几个狱卒感觉头顶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抬头又没看见什么,暗地里牢骚一声,又专注守门了。

    景梵来到御书房,她的父皇正在认真地批阅奏折,没抬头看她。

    但她知道,父皇清楚自己进来了。

    见父皇不出声,便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旁。

    等了许久,天圣帝终于批完了小半部分奏折,这才抬头看向景梵。

    “你可知错!”声音带着慈父的威严。

    景梵心里知道,她的父皇是疼爱她的,可是……他却毁了自己!

    心里委屈,但她不能让父皇看出来,听到父皇的呵斥,条件反射就站起来下跪。

    “父皇,女儿知错了!”

    “错在哪里了?”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玩手段?她还嫩了点!

    穆心瑜是他看中的女人,那日回宫后,他就调查了她的所有事情,知道她过得不好,心性却比她的母亲要坚强。那个柔中带刚的女子,也确确实实让他折服。可她那么柔弱,他都来不及怜惜,就怕一旦冲动让她入宫会害了她,尤其是现在太后那边还没个底,楼焰心又对穆心瑜虎视眈眈,他的大将军谢靖又对那女人情愫深重,他不敢随便做这个决定。

    可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在外边散布谣言诋毁她,现在倒好,也不知道是不是谣言传到了那边,太后原本定在下个月的归期,生生提前了二十天,再过几天,恐怕就会直接杀回来了。

    他很担心,他的母后,会像当初对待昭阳那样对待穆心瑜。

    他不允许!

    “错在……错在……父皇!”景梵站起来,倔强地看着他,却不敢靠前,“女儿心疼父皇!”

    天圣帝看她红通通的眼睛,想起她曾是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心下又不禁软了几分,声音也放低了一些。

    “过来,坐在父皇身边来!”天圣帝皱眉,她的女儿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生疏了?

    景梵咬着唇,可怜兮兮地慢慢挪动着脚步,天圣帝一把扯过来,按着她坐在自己的身旁。

    这孩子,才几天不见,瘦了!

    “父皇不怪你!”天圣帝叹了口气,幽幽道,“父皇当年……爱上了一个女人,却爱而不得。”

    “父皇说的是昭阳公主吗?”那一段往事,她听凝贵得提起过。据说当年那位昭阳公主差点就成了皇后,只是后来不知怎么就失踪了。

    这件事,她只知道一点皮毛,还是小时候偷听凝贵妃和嬷嬷讲话听来的,具体什么情况,她那时还小,根本就记不得了。但有一点她是知道的,穆心瑜是那个昭阳的女儿,她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是!”天圣帝陷入了沉思,“父皇,很爱她,很爱,很爱!”

    很爱吗?有你爱江山那样重吗?哼,等到她毁了的时候,看你还怎么爱她?

    景梵垂着头,恨意森然的目光里多了一抹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