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24装晕把戏

124装晕把戏

    过了几天,慕容府那边都没有传来消息,加上穆晴的忽然消失,大夫人已经绝望了,穆远山也浑浑噩噩不知如何是好。

    天圣帝那边传来圣旨:穆远山夫妇勾结外敌,贪赃枉法,故意杀人,残害百姓,几罪并罚,判没收财产,秋后处斩。

    念及穆老夫人年事已高,天圣帝并没有收走穆府大宅子。但知道真相的人,都知道天圣帝是在疼惜穆心瑜。

    穆心瑜照旧每日卯时起床,早早给老夫人请了安便要退出去。

    “等等!”老夫人浑浊的眼眸里多了一丝湿润。

    穆心瑜转过身来,表情淡淡,“祖母还有事吗?”

    “心瑜丫头,老身求求你,救救你父亲!”

    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高贵,此刻老夫人通一声跪在了穆心瑜面前,像个卑微的下人,脸上是极度的悔恨和自责。

    她知道自己将穆心瑜亲手送上龙榻之后,就没有资格再与这个大孙女说话,但现在穆家面临着空前绝后的危机,让她不得不拉下老脸来恳求自己最看不起的这个女人。

    是的,她看不起她,她认为穆心瑜是昭阳那个贱妇的种,不配做她穆家的子孙。所以她一面愧疚这弄死了昭阳,又一面旁观那些人欺负穆心瑜。

    可是她也不后悔,她不笨,要不是她将穆心瑜送给了圣上,穆府绝对不只是被抄家那么简单。

    穆远山是她唯一的亲生儿子,老二穆青山只是个妾室生的贱种,而且当年他小的时候,自己还虐待过他,他从来都没有将自己当母亲看待过。

    孙子辈男丁,最大的就是穆子年,他虽然还活着,甚至还回来家里住过一天,但他连一天安都没给她请过,显然是不将她这个祖母放在眼里的,他恨上自己了。

    而二孙子穆子玉,还未及冠,心性更是遗传了他的母亲慕容月,整天参与后宅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大事没有一件可以做主的,他爹娘的案子判下来了,他只有害怕发抖的份,更别说去为父母奔走做些什么了。

    下面那些孩子……不论男孩女孩,年纪一个比一个小,都是不经事的。

    要是远儿没了……

    老夫人不敢想象,自己还能撑多久,这个家还能撑多久。

    只有穆心瑜,她能帮助穆家了!

    对,她是穆家的孩子,怎么说身上也留着穆家的血脉,她不会至自己的父母亲,不,亲生父亲于不顾的。

    她是个坚韧善良的好孩子,从她自皇家寺院回来后,还愿意每天和她请安就能看出来。

    这些天,她思前想后,想着要用怎样的态度去求她。直至今天,她才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说服她救远儿。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老夫人眼底染上了期盼,似乎又重新活过来了一般,目光熠熠生辉地盯着穆心瑜。不过,穆心瑜看到了她眼底的那一抹狡猾。

    求人,就该有求人的姿态!

    老夫人这么做,是想逼迫她就范么?

    要是现在有谁看到老夫人就这样跪着自己,都会骂她不孝,要遭天打雷劈的吧?

    穆心瑜看着这样卑微恳切地老夫人,心中暗叫跪得好,因为她不惧天地,不惧惩罚。但脸上却是一副怯怯的样子,“祖母,您别这样,孙女会折寿的!”

    果然,话落,门口就进来了一拨人。

    “穆心瑜,你在干什么?”大声无情的呵斥刺耳而难听。

    穆心瑜抬眼看去,穆子年带着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往这边走来,目光似乎要喷火地盯着她。他的身后,跟着穆灵和她的一众弟弟妹妹们。

    今天是有备而来么?

    阵仗真大!

    穆心瑜冷笑,本想伸出去扶老夫人的手蓦地收回。

    老家伙,这个时候还不打算放过她啊!

    “我在站着啊!”穆心瑜嗤笑。

    她又没让老夫人跪。

    这个时候老夫人忽然巴着她的手臂,“心瑜丫头,老身求求你,救救你父亲,他真的是无辜的!”

    那粗而长的指甲,深深地抠进了她的血肉中。

    穆心瑜微微蹙眉,“放手!”

    紫竹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上前一脚就踹开那缠着自家小姐的死老太婆。

    老夫人年纪大了,捂着肚子,两眼一翻一个没撑住就晕了过去。

    紫竹耸肩,“我没用力!”

    更何况,她踹的只是老夫人的手而已。她捂住肚子是几个意思?

    穆心瑜看着眼皮底下那不断滚动的眼珠子,嘲讽一笑,老家伙装晕的本事越来越强了!

    穆子玉几个看到老夫人被穆心瑜指人“踹晕了”,个个不到老夫人身上,大骂穆心瑜不孝,遭天谴的。

    “你疯了,她是祖母!”

    “你会遭到报应的!”

    “天打雷劈!”

    噼里啪啦的谴责落在穆心瑜的耳朵里,她只当没听见。

    谴责又如何?

    她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还少吗?

    多一条不孝的罪名还能少了一块肉?

    但,她不能让这群人看笑话,她什么都没做。

    “祖母,你若是还要装的话,穆远山就真的要死了!”穆心瑜等她们一个个都说够了,这才幽幽地对“昏迷”过去的老太太轻轻一笑。

    老夫人明摆着装晕,还是在有外人的情况下。所以即便她听到穆心瑜说了那句话,心中有些动摇,却是不敢马上起来的。

    她想的很美好,穆心瑜到底是穆远山的女儿,只要她一句话啊,皇上是绝对不会杀了穆远山的。至于大夫人,她爱死不死。

    所以,老夫人干脆继续一动不动。

    躺在地上也没人着急上去扶一把,担心一下老夫人就这样躺着会不会着凉了。就连她最疼爱的穆灵都看出来老夫人是装晕的。

    穆心瑜还是嗤笑,笑声越来越大。

    “你这人怎么如此不知廉耻?老夫人可是你的亲生祖母!”那陌生男子憋了一口气,气得终于说话了。

    穆心瑜将视线移到了这个一直在看戏的“外人”身上。这人,化成为她也认识,就是当初跟在景翼身边的那个神棍,将她的孩儿说成“妖孽”的国师。

    恨意,缠上了她的灵魂。

    好,很好,她还没找他呢,他就巴巴送上门来了。

    曾国师现在还不是国师,他只是一个会点小把戏的街头混混,偶然情况下认识了穆子玉,想巴着讨好罢了,没想到却这么晦气,他刚跟穆子玉交心,人穆府就直接倒台了。

    这次要不是穆子玉好说歹说用介绍他给丞相府的人认识,他打死也不会来的。

    感受到了穆心瑜的打量,曾国师眼睛一亮。

    这漂亮小姑娘莫非认识自己?

    不过,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悄悄掐指一算,曾国师阴沉的双目里露出一丝惊恐。不好,这人将会是他的最大死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