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25下跪认错

125下跪认错

    偌大的一个屋子,竟是安静的可怕。

    不过,曾国师很快就释然了。

    想要用一己之力抗衡所有人?

    他那贼精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嘲笑。

    在这个刹那,穆心瑜清楚地看到对方冷酷的眼神,突然想到自己被砍去双腿的那个痛苦的瞬间,竟然有一种窒息之感。

    就好像,她又回到了那个可怕的牢笼里,暗无天日。

    “祖母,不要跪她,她就是个贱种!”穆灵一个姑娘,她只比穆心瑜小两岁,说出的话,却是那般恶毒。

    穆心瑜的身子,几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

    就在这时候,一只手忽然伸过来,隔着袖子压在了她的手上。

    穆心瑜浑身一震。

    她转过头,顺着拉住自己手的那只手臂看过去,明媚的阳光里,楼焰心一双眼睛灿如星子,眼神坚定、纯然,满满都是信任。

    那一刻,她读懂了他的眼神。

    他在告诉她,别怕。

    这个男人,额头上满是晶莹的汗珠,却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她的身边。

    说也奇怪,刚才她还觉得窒息。可是此刻,一股暖流拥进心头,当所有人都在质疑她、怀疑她,甚至厌恨她的时候,这个男人就站在她的身边。

    温暖、舒服、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些。

    “谁敢说我家小鱼儿不敬祖母的?”他清朗的声音传递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充满着警告。

    霸道又威严。

    一屋子人都被他的忽然出现吓得双腿哆嗦。

    “参见九王爷!”

    这个杀神怎么来这儿了?

    不过,心里即便再不甘,也要跪下,谁让他是九王爷,是皇上最疼爱的九弟?

    楼焰心并没有叫他们起来,老夫人依旧躺在地上装死。

    穆心瑜反握着他的手,感觉温暖从他手中源源不断的流过来,然后,刚才的寒冷也要已经烟消云散了。

    她——绝对不会向命运低头的。

    什么孝道,什么亲情,她压根不在乎,她要的,是步步为营,是为无辜丧生的自己和一双孩儿讨回公道!

    穆心瑜猛地握紧楼焰心的手,随后松开。

    “呵,老夫人,再不起来,就别怪我狠心让整个穆家陪葬了!你忍心让你的小孙子小孙女们全都跟着穆远山一起去吗?那好……”

    她的神情,坚定而不带一丝感情,可是眼睛里,却隐隐有一种晶莹的光波,一瞬间,让人不敢逼视。

    室内一片寂静,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时候,老夫人苍老的身子僵了僵,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又锁上,然后……刷地从地上站起来。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众人面前。

    众人一时回不过神来。

    穆灵眉头不悦地皱了皱。祖母演的戏也太假了,要是她再坚持一会儿,穆心瑜一定会妥协的。

    “你想怎么样?”老夫人知道奈何不了她,却也不肯低头。

    不过,语气倒是缓和了不少,至少没有那傲空去般的不屑和嫌弃。

    “我要穆子玉和这个人给我磕头道歉!”

    穆心瑜昂着头,笔直的站着,就像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纤细的手臂伸直,直指着曾国师的方向。

    “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她。

    “不可能!”穆子玉大声吼着,“穆心瑜,你不要太过分!”

    “玉儿,快向你大姐姐斟茶认错。”老夫人下了决定。跟整个穆家比,穆子玉磕头认错算什么?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委屈都受不住,将来还怎么放心把穆家交给他?

    穆子玉面色大变,他现在还在跪着呢!

    不敢置信地回头,得到的却是老夫人冷淡的眼神。

    他想站起来,却又碍于九王爷在场,不敢动弹。

    他咬了咬牙,快速跪爬过去,像是有仇恨一样用力拿起茶杯,喘着粗气回到穆心瑜面前,整张脸上的肌肉都在抖动,却死活都开不了口。而旁边的老夫人,脸上已经露出一种愤恨到了极点的神情,若不是顾忌众人在场,只怕她会扑上来撕烂穆心瑜的脸。

    穆灵突然回头,满脸是泪,哀求地望着楼焰心。

    在这一瞬间,穆心瑜的面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嘲讽。穆灵也懂得使用美人计了吗?果然是穆心瑶手下的一条狗!

    她看着穆子玉一点点地,就要跪下去!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只修长的手横伸出来,阻拦了穆子玉的动作:“子玉兄,男儿膝下有黄金,可跪天地君亲师,跪一个女子又算什么呢?!”

    四皇子景翼的脸在绚丽缤纷的华服中显得俊美异常,而且眉睫深深,让人无法转开目光。

    穆子玉愕然,随后顿住了动作。

    “四,四皇子!”

    穆心瑜转过眼睛,静静望着景翼。

    景翼也在望着她,第一次,他真真切切地看着穆心瑜这个人。

    明明隐忍而克制,十分沉静,但又让人感觉她身体里涌动着一种即将喷流而出的怒火。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清秀柔弱,但是,世间却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将她打倒。如此矛盾,却又如此和谐,浑若天成般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景翼忍不住想,他身边有无数的女子,有高贵如凝贵妃,有贤慧如兰妃,有高雅如贤妃,有美貌如景梵妹妹……然而,像穆心瑜这样的,却还真是头回遇见。

    以前,他或许没有真正认识过她吧!

    那分明是一株盛放的寒梅,绽放在尘世之间,凌寒独自开。

    倔强而美丽。

    可惜,心思太过歹毒,连亲人都要算计!他的眸光转暗,理所当然接受了穆灵感激的目光。

    众人都愣住了,四皇子出面救了穆子玉,若是穆心瑜还坚持要让他下跪认错,那就太出格了!

    老夫人看着这一幕,不由得皱起眉头来。四皇子插什么手?他能说得动皇上,不要抄斩穆远山吗?

    “参见四皇子!”

    “走起来吧!”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好在四皇子今天出现得太及时了!

    楼焰心不悦地皱了皱眉,微微挪动脚步,挡在穆心瑜跟前,将景翼那太过灼热的视线遮住。

    穆心瑜冷笑,看也不看一直盯着她瞧的景翼,反而走到老夫人身前,微微弯腰行了一个礼,“多谢老夫人替心瑜做主,只是二弟身子娇贵,心瑜受不得!”

    老夫人淡淡看了景翼一眼,唇畔微启,“那就让玉儿跪一夜祠堂,至于认错,就由穆灵代替兄长吧。”

    刚才还松了一口气的众人,同时脸色一变。

    穆灵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里流露出混合着不安、羞急的光芒,她望向景翼,显然是希望他为自己解围。

    可一不可二,景翼只是歉疚地望着穆灵,流露出不舍的表情。

    穆灵不敢置信地看向老夫人,对方冲她使眼色,她只觉得奇耻大辱,强自镇定,端起那杯茶看着穆心瑜半天也没动作,最终走上来,声细若蚊,“大姐姐。”

    穆心瑜微笑着看她,鼻腔内吸入冷冷的空气,平静着身体里的燃烧着的火焰。穆灵代替又算得了什么?

    穆灵慢慢跪下去,笑容变得僵硬,“刚才是我和大哥误会了你——”

    “不是大哥,是二哥!”穆心瑜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