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26甘之如饴

126甘之如饴

    穆灵忍住心头的怒气,平静了呼吸之后在说了一遍,“是,是我和二哥误会了你,请大姐不要再……生气了!”不要再咄咄逼人了,她心里说道。

    穆心瑜淡淡道:“五妹妹错了,不是误会,是冤枉,是诬蔑。”

    穆灵秀发墨黑如云,眼睫如娇艳半开的玫瑰花犹带水气,在场众人,竟然都有一种于心不忍之感。

    老夫人尤为恼恨,自己精心养大的孙女,将来必定贵不可言,如今却要匍匐在一个小贱人的脚下,纵然穆灵日后显贵,却永远抹不掉这屈辱的一笔。

    穆灵几乎掩不住心中的恨意,窘迫地把头垂得更低,“是。冤枉了你,污蔑了你!”她顿了顿,才接着道,“请你原谅。”

    穆灵的嘴唇咬的鲜红,眼睛里泫然欲泣,所有人都震撼于她此刻的美丽,的确,美人到处都有,倾国倾城的姿色也寻常难见,但楚楚可怜的美人就是会让男人忍不住生出保护欲。

    穆心瑜看着她,一字字道:“五妹妹,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和二哥。”

    你们于我而言,就如同陌路人般,我为何要跟无关紧要的人生气?

    “不过是一场误会。我们还是好姐妹。”

    慢慢等着噩梦降临到你们身上吧,这个过程,一定会很有趣。

    穆心瑜眼睛眨了眨,随即粲然微笑露出洁白贝齿:“快请起来吧。”

    “那,穆府的事儿……”

    老夫人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却没发现,楼焰心的眼睛带着阴寒的光,盯着他们……

    “祖母,穆府不会有事的,只是父亲和大夫人那边,那是皇上下的圣旨,心瑜也无能为力!”穆心瑜颇为无奈地说着。

    老夫人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难受得要命。

    这个该死的穆心瑜,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救救远儿,那可是她亲爹啊!

    意味深长的眼光看了穆心瑜许久,知道她再无反口的可能,老夫人淡淡道:“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再提起今天的事情。”

    穆心瑜只默默退开两步,保持着作为孙女该有的得体微笑,已经没有她的事了。

    四皇子还要和众人叙话,穆心瑜只推说有些乏了,想要先回去。

    景翼目送她离去,目中现出一丝古怪的微笑。你喜欢楼焰心是么?那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得到你……

    穆心瑜从老夫人那里出来,这才松开楼焰心的手:“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楼焰心眨巴眨巴眼睛,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两下,委屈道,“小鱼儿危险嘛,我一定要保护你呀!你是不是又想甩开我了!?”

    穆心瑜失笑,恶趣味地捏了一把他俊美的脸蛋,恩,滑滑的,触感极好。

    楼焰心的脸颊被捏来拉去的,艳的快要滴血,他一把将她扯进怀里,直直的看她,“小鱼儿,你在惹火!”

    穆心瑜看着乌他灼亮的眼,这个男人,俊美而危险,就像一只优雅的猎豹,对她企图明显,而她却一步步甘心步入他的陷阱泥淖,甘之如饴。

    只是皇上那边……那晚的交心之后,他们商量过了,景梵最近正在筹谋一件刺杀案,想把她拉扯进去,让她做替死鬼。那么……她只好将计就计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景梵的下场会如何,当然,那不是她现在要去想的。

    楼焰心又去拉着穆心瑜的手,将她柔嫩小巧的手放在唇边亲吻,“小鱼儿,凉亭里准备了玫瑰露,和我一起喝。”

    凉亭里,紫丹冲出来,“哎呀我的好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奴婢又得到处找您!”

    穆心瑜听罢一笑,却有点奇怪,楼焰心是怎么知道自己有困难的呢?宿将和紫丹的婚事,她已经允许了,明年就挑个好日子让紫丹嫁过去。可宿将不是被楼焰心带走了吗?他好像时刻在关注着自己一样。难道楼焰心在哪里还安排了人保护她?

    想到这里,穆心瑜的心中一片甜蜜。

    然而凉亭里,楼焰心已经自来熟地坐下,认认真真地吃起玫瑰露,粉色的汁沾了他红润的唇,使得他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穆心瑜看着他,原本略带寒意的眼神慢慢变得温柔了,忍不住伸手捏捏他的手,楼焰心笑起来,看着穆心瑜,眼中蓦地一亮,只是片刻后不知想起了什么,头往边上一偏,穆心瑜一愣。

    “以后,有什么事不要一个人扛。”他突然固执地道。

    楼焰心期待的望向她,“我们已经决定了要一起走下去,就该祸福一起承担!”

    他相信爱情,愿意与她站在同等的高度去面的一切!

    此刻,他白皙的肤色上,像涂了胭脂,声音尚带着执拗,那神色间的认真肃穆,更让他显得俊美妖异。

    穆心瑜忽然笑起来,她喜欢被他这样宠溺着。或许,就是他这样的宠溺,才会让她卸下心防,准备接纳他吧!

    楼焰心见穆心瑜失笑,突然抓住她的手,认真道,“我以后不准有人再人欺负你。”你只能被我一个人欺负!

    穆心瑜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终究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楼焰心气恼。他的小鱼儿,有着世上最美丽的一双眼睛,如墨一般的漆黑,如月光一般的温柔,以及……寒星般的寂寥。他所说的话,全然是发自真心。

    他生气,为了她此刻的随意,为了她完全的不当一回事。

    紫丹却盯着楼焰心,轻轻吐出了一口气,这是个多么俊美的男人啊,居然对自家小姐这样掏心掏肺。她要是小姐,就一口应承下来,马上答应他,躲在他的怀里,好好享受女子该得的温柔。

    不过,一想到上次老夫人对小姐做的事,又气不打一处来。皇上那边真的要小姐进宫怎么办?真是愁死人!

    这边,有人情意绵绵,有人纠结惆怅。

    远远的,景翼告辞出来,经过走廊,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凉亭中那个笑靥如花的少女,一时无法将她与刚才在大厅内那个张牙舞爪、冷心冷肺的女子联系在一起。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分明还没有长成,身上却有只属于经历沧桑之人的矛盾和复杂,真是有趣得很。

    他对她,仿佛又多了一层认知。

    这样的女人,征服起来,才更有意思不是?

    身后,马上要去跪祠堂的穆子玉恨恨道,“这个该死的贱丫头!”

    景翼转头,道,“子玉兄,这一回,是你失策了!”

    穆子玉本是抱着戏耍的心态,以为一出手就能将穆心瑜置诸死地,却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在全家人面前丢尽了颜面,更害的心爱的妹妹下跪认错,正是懊恼,不由恨道:“有她痛哭的时候!”

    景翼淡淡道,“男儿应该把精力放在朝堂,而非内宅,你不该再参与这种无谓的争斗了。”

    穆子玉吃了一惊,顿时住了口,神色变换半天,不太确定道,“四皇子?”

    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吧?四皇子是要拉他站队了?穆子年的内心一下子变得激动万分。那个男人不希望在朝堂上有一番作为?

    景翼又向远处的穆心瑜投去一眼,微微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