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27芍药牡丹

127芍药牡丹

    晚上,刚刚用完晚膳,紫丹进了屋子,道:“小姐,四皇子殿下派人给老夫人和各位公子小姐都送了礼物。”

    穆心瑜抬起眼睛,略有不悦,紫丹小心道:“小姐,您看——”

    “什么东西?”紫竹看了一眼穆心瑜的脸色,轻声问道。

    “是一盆芍药。”

    这天气,将花以暖气薰开,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穆心瑜蹙眉,看着紫丹指挥人将芍药抬进来。这芍药一看便知是名品,未开放的芍药花蕾红艳,似胭脂点点,而大部分已经开放的则俯仰错落,浓淡有致。叶子也陪衬得好,嫩绿光亮而细致,真如绿鬓朱颜,令人有忽逢绝艳之感。

    芍药花,前生自己最爱的花。

    那时的皇宫里,曾经遍植芍药,那时候,她以为明媚妖娆的芍药象征着景翼对她的呵护与珍爱。后来她才知道,其实芍药与牡丹同科,两种花长得极为相似,实为伪牡丹,比不上真正的牡丹富贵荣华。景翼实际上极为厌恶,他拿芍药送自己,不久暗示她不配做他的皇后,只配当一个配成的芍药?

    一切,不过是一场戏,他今天竟送来了芍药,真是绝妙的讽刺。

    紫丹道:“四皇子说名花配美人,今日无意中叨扰了诸位小姐,所以借花献佛,聊以赔罪。送给大小姐的是芍药,老夫人的是茉莉,五小姐的是蔷薇——”

    看着穆心瑜的神情,紫丹住了口。

    看着开的吐火如荼的芍药,穆心瑜下意识地伸出手,轻轻拂过开得最盛的一朵花,默立许久后,才僵硬的抬手,把最美丽的一朵摘下。那朵花的颜色竟是极艳极红,在烛光下,宛如鲜血。她的手慢慢握紧,花瓣在指掌中扭曲,然后,狠狠一掷,花瓣碎了一地。

    紫丹惊讶地看着这一幕,穆心瑜道,“晚上风大,冻坏了芍药。”

    紫丹明白过来,低头道:“是。”

    紫竹不免心惊,小姐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她们竟然一点都捉摸不透呢……

    前院。

    老夫人一回到屋子里,便立刻屏退了众人,厉声道:“跪下!”

    穆灵一怔,从未见过祖母如此疾言厉色的模样,几乎忘记了动作,直到周妈妈提醒她,她才跪了下来。

    “你可知今日做错了什么?”

    穆灵一听到老夫人说的话,立刻意识到这是针对今天自己和二哥陷害穆心瑜的事情而来,知道她生气自己的隐瞒,便低下了头,不说话。

    她也不知道四皇子会来的啊!

    “你可知道,我这么多年来悉心培养你,把你捧在手心里,让你琴棋书画样样皆通,都是为了什么!”

    是的,老夫人看似不怎么宠爱这个最小的孙女,实则下了血本栽培她。

    穆灵猛地抬起头,道:“我知道祖母疼爱我,既然如此,您为什么不肯为我出了这口气,要任由那个小贱人爬到我头上去!”

    老夫人怒气难挡:“你这个蠢丫头!祖母平日里怎么教你!你这样的身份,怎么能和穆心瑜那个正经的嫡女一般见识!你要气死我吗?!”她是要她忍啊,这么多年来她都白教她了!

    穆灵别过脸,泪水盈盈欲坠,偏偏就是不肯认错。

    老夫人急怒攻心,几乎要背过气去,周妈妈见状不好,赶紧上来替她顺气,又倒了一杯水,大夫人喝了一口,这才平缓下来:“灵儿,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使命吗?”

    穆灵一愣,有点不知所措。

    老夫人叹了口气,亲自走上去将她扶起来,坐在一旁的软榻上,轻声道:“傻孩子,早在一开始,我们全家的希望就在你的身上。”

    穆灵美丽稚嫩的眸子染上一层疑惑。

    老夫人道:“你是穆家的宝贝、最聪明的女儿,你想想看,为什么我从小到大对你这样严格,为什么要求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哪怕寒冬酷暑也督促着你不让你懈怠?”

    穆灵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道:“因为祖母对我寄望很高?”

    老夫人的笑容有些神秘:“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美若天仙,我们却很少让你抛头露面,时时刻刻带在身边,而将出名的机会让给你的几位姐姐?”

    穆灵的面上,越发显出不解。

    老夫人叹了口气,抚摸着她的长发,道:“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懂吗?早在一开始,我和你爹已经决定,让你进宫,让你做皇后,让你母仪天下,让穆家的权势变得不可撼动。”

    穆灵整个人都呆住了:“可是当今陛下已经……”

    老夫人笑了,“傻孩子,陛下已经老了,可是他还有儿子,最重要的是,他的儿子们都很优秀,很了不起,还大都和你年纪相仿。总有一天,其中一个人会登上皇位,而你,只需要静静等着那个时机的到来。”

    周妈妈垂下头去,原来,老夫人的心里盘算着这样的主意。她对五小姐的期望,竟然这样高!

    老夫人微微一笑,道:“你想想看,一个皇后,必须是系出名门、高贵端庄的淑女,所以我就照着一切皇后所应具有的品质将你栽培长大。”唉,要是盈儿也能争气点,她倒是两个都不误地能培养出来了。

    “可是……可是我——”穆灵虽然早已隐隐猜到祖母的打算,如今却第一次真的听老夫人亲口承认,不免有些吃惊。

    “一个皇后的出身,必须是高贵的,可也不能是威胁到陛下皇位的权臣。所以你父亲纵然身为尚书,却一直韬光养晦,秉守中庸之术,不肯轻易培植党羽,任何时候都附和陛下的圣意。旁人笑话你父亲胆小如鼠,可这才是真正的为臣之道,那些出头的、自以为不可一世的,终究都会被剪除。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从小到大,你父亲对你与对你的几个姐姐那般不同。”

    穆灵一边听,脸上慢慢出现了一丝得意,可很快,她又沉下脸来,“可我也不愿意看着那小贱人得意!”

    老夫人皱起眉头,想起这孩子还年轻,到底不明白,这才提点道,“芍药与牡丹,岂可相提并论?我虽然厌恨她,却一直按捺着没有动手,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有一个念头在穆灵的脑海中转了转,迟疑道:“祖母,你在等机会?”

    老夫人笑了:“还不算太笨,对待敌人,若不能一击必中,则要等待时机。现在,时机已经到了!”

    穆灵一怔,喃喃道:“到了?”

    “对,如今夺嫡正如火如荼,皇上有意不让你父亲站队,想在我们穆家找一个人入宫伴驾……”老夫人说得意味深长。

    穆灵一惊,“祖母是说,大姐姐会入宫?”

    原本是不确定的,现在……皇上看到了穆心瑜那贱人的模样,在普陀寺又……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这样一来的话,远儿他就撇开了此次的夺嫡大战了。

    只是……远儿如今也……

    老夫人叹了口气,她不明白,好好的,皇上怎么突然就对远儿不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