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28暗中图谋

128暗中图谋

    穆灵诧异抬头,看见老夫人眼底隐约有些泪花,动容道,“祖母,可是不舒服?”

    老夫人擦擦眼,“没事,就是担心你父亲了!”

    穆灵一噎,响起了父亲母亲的事,心头也很不是滋味,“祖母,那咱们家以后怎么办?”大哥虽然回来了,可他心底根本就没有穆府,早在前几日在外头自己置办了一所宅子。难道要让二哥那个不成器地撑起来?

    她浅浅地叹了口气,“皇上虽然抄了咱们穆府,可是并没有赶尽杀绝,祖母还留了大半部分家底,若是你大姐能够……或许你三叔公那边就不会逼太急了!”

    她今天之所以这么焦急威胁穆心瑜,并不完全是为了远儿。以前家族这边就是远儿当家作主,如今远儿出了事,家族那边都恨不得快点过来分食了穆家。

    穆灵心中不舒服,很是讨厌穆心瑜。她以前就不喜欢她,现在听祖母一说,更是不喜欢她了。三叔公那边要是真的敢放肆要跟祖母争夺属于穆家的财产,她是不会放过穆心瑜的。

    穆灵心中恨恨地想着。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道,“你这样美好的璞玉,怎么能和一块碎瓦同归于尽呢?祖母能忍得,你也忍得,慢慢等待吧。”

    穆灵低下头,良久没有应声,最终,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今年的雪来得特别早,还没开始入冬,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大夏,帝都的达官贵人们纷纷赏雪煮酒,欢喜异常,可是慢慢的,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因为这场大雪陆续下了半个月,造成了灾难,西南边陲数十万人受灾,皇帝十分震动,下令缩减开支,开仓救济,并责令文武百官上对策。一时之间,奏章如雪花一般飞上了皇帝的案头。

    亭子里,景翼一身深蓝色长袍,衣襟与袖口处都用极细致的银丝绣着云海翱翔仙鹤图,配上镂空金缕腰带,再饰以通体碧绿竹节佩,看起来风姿潇洒,卓尔不群。他手上的黑色棋子,迟迟也没有落下去。

    穆子玉看着他,微微笑道:“殿下还在忧心灾情么?”

    景翼脸上有一丝微妙的表情一闪而过,最终落了子,“哪里,政事自有父皇和三皇兄操劳,我做个富贵闲人就罢了。”

    穆子玉淡淡道:“四殿下,你我相交多年,你又何必瞒我呢?”

    景翼并不隐瞒自己的心思,只是疏朗一笑,道:“看子玉兄,似乎对灾情的解决成竹在胸了?”

    穆子玉落下一枚白子,随口道:“说来说去不过是开仓放粮那一套,陛下的耳朵都要生茧了吧。”

    他不久前刚给父皇处理了江南那边的隐患,父皇倒是没有再怎么为难他,只是让他也想想办法。看来,父皇并没有很看好自己,他对自己还是有戒心的。

    景翼点点头,苦笑道,“的确是,父皇这两日把臣工们都召集去骂了一通,责令他们三日内想出彻底根治灾情的良策,可惜,并无人敢于献计。”

    也许不是不敢,只是谁都不愿意拿自己的权势和地位去冒险罢了。穆子玉并不戳破,只是催促道:“四殿下,该你了。”

    景翼不言语,眼睛却望向穆子玉的身后,穆子玉诧异,回头一望。只见长长的回廊那头,三个少女在丫头仆妇的拥簇下袅袅而来。走在最前面的少女一袭绯色衣裙,有着牡丹的艳丽却无一丝俗艳,举手投足间灵气逼人……回廊两旁盛开着一簇簇品种名贵,姿态万千的梅花,大朵大朵的花怒放着,梅花傲雪的奇景,竟然生生被穆灵的美丽压了下去。

    穆子玉忙朝景翼望去,果然,对方的眼睛里恰到好处的划过一丝惊艳之色。

    穆子玉心头暗笑,祖母将妹妹藏得也够深的,如今她是终于打算让五妹妹盛放在众人的眼中了吗?

    他看了看景翼,景翼再淡漠,也不过是个寻常男人,或许,祖母的想法是要……

    他挑了挑眉毛道,“五妹妹你倒是会挑时间,早不来晚不来,偏巧这时候来,害的四殿下都把下棋给忘了!”

    看了景翼一眼,巧笑倩兮道,“有事耽搁来晚了,灵儿以茶代酒,向四殿下谢罪。”

    景翼哈哈一笑,起身回应,“哪里哪里,五小姐这样的大美人,纵然等上一辈子也是心甘情愿的。”

    这话似乎颇有深意,穆灵的脸色微红,想起祖母提醒他,在帝位未明之前,不能有任何的动摇的话,立刻摆正了容色,只矜持地坐下道,“这是我的两个姐姐,穆姝和穆心云,四皇子以前已经见过了的。”

    景翼的目光在脸上带着羞涩的穆姝和望着自己眼睛发亮的穆心云的脸上一扫而过,只是含笑点了点头。一个不过是庶出的女儿,另一个,不过也只是区区六品小官的女儿,不必放在心上。

    穆姝垂下头去,不过是祖母让自己来做陪客,只要凡事不出声,莫抢了五妹妹的风头就好。

    穆心云却掩不住面上的红晕,先前她还有些担心自己的身世会影响到出嫁,昨日老夫人单独让她过去,叮嘱她一定要好好和四殿下相处,言谈之间颇有许嫁的意思,让她喜出望外。

    四殿下虽然出身不高,可毕竟有一个地位高贵的养母贤妃,纵然将来无法登上帝位,也至少是个位高权重的亲王!这样好的婚事祖母居然会想到她,这让她心对祖母无视自己的怨恨一下子淡了许多。

    “刚才四殿下可是在为灾情担忧?”亭子里熏着暖炉,穆灵睫毛上很快化了一层雪珠,更显得美目流盼,气质高华,给人一种既想呵护亲近,又让人不忍亵渎的感觉。

    景翼,望向亭外的鹅毛大雪,目中流露出一丝忧虑。

    心中却是在衡量:穆心瑜虽然是个正经嫡女,样貌品行也比庶女强很多,可她已经是父皇的人了,娶她的话没有太多的胜算,但是娶穆灵就不一样了,穆灵虽然只是个庶女,可老夫人宝贝着她,老夫人是谁?她虽然是草根起家,但是她的娘家可是跟元皇后的母族有关联,背后的掌握的经济命脉那可是整个大夏王朝都不敢奢望的,若是能得了老夫人背后娘家财力的支持……

    穆灵微微一笑,正要说话,却看见雪中有一个丫头,撑着一柄竹伞,伞下一个披着红羽大氅,粉雕玉彻的年轻女子,看到她的一瞬间,穆灵唇角忽的抿紧,又很快松开,眼里爆出慑人的厉光,瞬间的狰狞表情,仿佛从不曾存在过。

    穆姝先皱起眉头,道,“穆心瑜,你又在那里干什么!”

    穆心瑜抬起头,看了一眼凉亭里的众人,勾起唇畔的一抹笑容,故意慢腾腾地走过去:“见过四殿下。”

    穆心云鄙夷地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小盅,“天气这样冷,百姓都在受灾,你还有心思在这里采集梅花上的雪水,当真是没心没肝。”

    穆心瑜笑了:“百善孝为先,我是为老夫人采集梅花雪水,怎的,堂妹有意见?”

    穆心云一愣,随即冷哼一声,别过了脸。

    穆灵看了一眼穆心瑜,反倒柔声道:“大姐姐,天气寒冷,你多保重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