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29鱼儿上钩

129鱼儿上钩

    穆心瑜微笑:“多谢五妹妹关心。”自从上次在老夫人那里吃了亏,穆灵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对自己不但温柔可亲,更是处处礼让,再也不复失态的模样。

    想也知道,老夫人必定言传身教了一番。

    与穆灵相比,穆心瑜身上少了奢华的妆扮,显得年纪比穆灵看上去还要小,而且更稚嫩。但景翼一见到她,就会想到当日在大厅上她咄咄逼人、光芒万丈的样子,不免对她多了三分注意,此刻笑道,“大小姐请坐。”

    穆心瑜并不推辞,仿佛看不到穆姝的冷脸,挨着穆心云坐下了。穆子玉向她投来一个友好的笑容,穆心瑜有点惊讶。

    这个穆子玉,他不是一向很讨厌自己的么?而且,她将大夫人送进了大牢,他更该怨恨自己才对?怎么经过那天的一番折腾,人就变得又好了?难道在祠堂跪得傻了?

    她自然是不信穆子玉会对自己转变态度的。但今天的穆子玉看起来格外不一样,好像……不似以前那般纨绔了。莫非……他以前都是装的?

    再看另外一边,景翼微笑着与穆灵说话的模样,穆心瑜不由笑了,当年老夫人把宝各押了一半在三皇子和五皇子的身上,在权衡了之后,还是将穆灵许给了声势渐旺的三皇子。谁知后来三皇子却因为景翼的构陷失去了皇位的争夺权,老夫人立刻用穆灵的外祖母去世需要守孝的名头,阻挠了婚事,直到景翼登基,穆灵才被接回来,在帝都却已经是个二十五岁的老姑娘了,所有人都嘲笑穆家留着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最后留成了老女。

    当时自己还十分同情她,在老夫人的请求下,经常接她来宫中散心,却想不到真正愚蠢的人正是自己,人家早已情愫暗生,不过碍于京都风声鹤唳的局面,还需要自己在穆灵的身前作个箭靶子而已……后来她仔细想一想,其实景翼一开始看中的就是穆灵,不过是因为地位低被父亲拒绝,才退而求其次娶了自己,依照他的性格一定耿耿于怀,等到功成名就,自然可以赢得美人、一洗前耻了。

    只不过……穆心瑜眯了眯眼,认真地打量着穆灵的容貌。当时的穆心瑶相貌上是比穆灵更胜一筹的,穆灵也没有这么快崭露头角。难道是因为穆心瑶失去了利用价值,所以老夫人才将目光转投到穆灵的身上?

    很快,穆心瑜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思量几番,最终可是确认的是,穆灵是被老夫人雪藏了。穆心瑶、她以及其他姐妹,都是穆灵的垫脚石。

    想到当年穆灵被后宫的妃嫔陷害流产差点死掉那会,老夫人当着众人的面撞柱那事儿,穆心瑜心中的谜团渐渐解开了。

    原来如此……当年她被景翼和穆心瑶的事烦透了,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人的事?

    不过,说起穆心瑶。她倒是很久没有留意她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她在那边是否过得安份……

    景翼注意到穆心瑜的目光游离,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顿时感到奇怪。

    穆灵突然道:“其实,灵儿倒是有主意,可以化解这场天灾。”

    景翼一震,幽深的眼眸中浮上几丝兴味。

    穆灵朗声说道:“其实雪灾乃是天祸,实在不可避免,却可以用人力设法解决。一则是开仓放粮,在各大衙门口设立粥铺,解决灾民的燃眉之急。”

    又是开仓放粮,景翼眼睛里露出失望之色,脸上却还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穆灵不疾不徐道:“二则,是要请陛下举行一场祭天仪式,邀请满朝文武百官和京都的达官贵人们同去祈福,由皇室牵头捐款,百官应和相应。有皇室和群臣作表率,帝都达官贵人自然不敢怠慢,到时候可以募集到数不清的财物,也可以解燃眉之急,更可向天下人展现陛下的仁心仁德、亲民爱民之心。”

    景翼的目中划过一丝赞赏:“说得好!五小姐这回真是出了个好主意。”他想了想,道,“到时候,还要请穆府带头捐款了。”

    穆灵和穆子玉对视一眼,同时露出笑容,“这是自然的。只不过……家父和家母……”

    景翼微笑道:“当然,我会向父皇上折子,告知天下这是穆家五小姐的善举,想必父皇必有赏赐,五小姐的美名也会传遍天下。而且,穆尚书的案子我也看了,顶多是失职之罪,罪不至死。至于令堂……她的事可就麻烦了一点,毕竟杀人可是真正的触犯了我大夏的律法。”

    穆心瑜微微一笑,景翼反应很快,现在他还是没有真正得到天圣帝的认可,定会想方设法让皇上注意到他,做了这份让天下万民敬仰的好事。届时,就算穆远山真的是死罪,比起救万名于水民与水火来说,那点贪污的罪证,还真的算不得什么。那时候,他名声有了,皇帝的关注有了,靠山也一起有了,可谓一举多得。

    这算盘打得太响了,穆心瑜不由淡淡冷笑。

    穆姝看穆心瑜若有所思的模样,冷笑道,“看大姐这样子,莫非是有什么比五妹还好的主意不成?”

    穆心瑜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五妹的主意自然是好的,但这并不能解百姓燃眉之急,陛下现在最缺的不是银子,而是治灾的策略。”

    “哦?你有什么策略,说来听听。”穆子玉挑起眉头,这个大妹妹可是生长于民间,琴棋书画都很平平,可以说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他不信,她能想出什么好法子。

    穆心瑜故意露出一副为难的神情。

    穆灵蹙眉,抿唇,深深看了她一眼,表情沉痛的开口,“每次我们享受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那些百姓却正颠沛流离,饱受苦难,我就实在寝食难安,姐姐,你若是有什么良策,说出来供四殿下参详就是,千万不要藏私。”

    穆心瑜淡淡一笑,什么同情百姓,什么寝食难安,你穆灵一顿血燕都要吃掉五百两银子,在这里大言不惭装什么善人呢?不外是想要树立贤名,待价而沽罢了。

    她心中冷笑,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反而笑道,“要救灾,不外乎几条必行之策。一则对需要赈济的灾民进行登记,此后,就按登记的名册进行救济,确保陛下的恩惠能落实到每个灾民身上,尤其是鳏寡孤独疾病者要重点得到救济,避免哄抢或者分配不均。二则实行劝分。让富有之家无偿赈济灾民,或者向灾民减价出售粮食,并给予所有向赈济灾民的富户给予荫庇子女的奖励,对不参加劝分的富人予以惩罚。三则设立粥厂。由各大衙门设立煮粥的场所,施粥赈济灾民。这也是朝廷一贯的做法,只是官员们却都并不尽心,若是赈灾的效果与官员当年考评晋升挂上关系,他们非关心不可——”

    众人原本都等着看笑话,听到这里,不由露出吃惊的神情。

    见景翼流露出震惊的眼神,穆心瑜微微一笑,鱼儿,就要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