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30妹夫舅子

130妹夫舅子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景翼猛地拍了一下巴掌,道:“好!好!真是太好了!”

    穆灵面上还是一如往常,一双美目里的怨恨却已经铺天盖地,她实在想不到,穆心瑜一个乡下回来的丫头竟然能说得出这些,更重要的是,连她都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极有道理!她不能相信,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

    “这救灾三策虽然稍显单薄,却当真是好法子啊!”穆子玉看向穆心瑜的眼神里也多了丝韵味。

    他与景翼相互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不可思议和震惊。

    而景翼此时想的是,此真乃奇女子也。要真入了宫真是浪费了,何况确实长得如花似玉,比起先前的穆心瑶和如今的穆灵还要耀眼几分。

    “好,说得好!”景翼大声夸赞,“今晚本皇子便入宫禀明父皇,若是此三策可行,穆尚书那边的事,本皇子也会尽力周旋,争取让穆尚书早日无罪释放。”

    穆灵长袖下的手帕,捏的紧紧的。

    穆心瑜心里冷哼,让穆远山出来?可能吗?后天就要处斩了,还能生出什么变故来?景翼不过是想先堵住穆灵的口而已,他若是有法子让天圣帝放人,早就放了。还需要在这里惺惺作态?

    她可是早就将救灾的法子跟哥哥说了,让哥哥提前进宫禀明圣上,景翼想抢了自己的功劳,只怕等来的只会是天圣帝的怒火。

    帝宫,御书房。

    天圣帝听完穆子年的法子,觉得甚是妙哉,比起满朝文武可有用多了。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穆子年,“子年真的不考虑入仕?明年开春第一场考试,朕可以直接让你过了,你的才华朕信得过,你直接等殿试就行!”

    “圣上,为百姓解难,为圣上分忧,是草民分内之事是,草民不敢居功。草民只希望陛下……陛下善待草民的妹妹就好,她,她太苦了!”

    说着,穆子年还勉强挤出了几滴男儿泪。

    他不清楚妹妹要做什么,瑜儿让他这么说,自有她的道理。她入宫,楼焰心都不阻拦,他又有什么理由阻拦呢?

    心地叹了一口,说实在的,他还是不希望妹妹冒险。万一天圣帝发现了上次普陀寺之人不是妹妹,或者妹妹顶不住宫里的那些暗算,那……

    他不敢想象,日后妹妹得宫里会有多么艰难。

    天圣帝沉思了一会儿,“你既喜欢四处游历做生意,那朕便不强求,放心,至于你的妹妹……朕会好好待她。现在要暂时委屈她在穆府待一阵子,等处斩了穆远山之后,朕再安排个日子将她接进宫来!你去吧!”

    穆子年恭顺跪安,潇洒地走了出去。

    不行,他还是不放心妹妹,他得回去多研究一些防身的药粉,免得妹妹日后给暗害了。就算那些妃子能够对付,可皇帝呢,那才是最大的隐患啊,那个一只随时有可能吃人的狼,妹妹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他着实不太放心。

    想着,大步走出了皇宫。

    景翼兴致勃勃地去了宫里,将自己“冥思苦想”的计策给父皇说了,本以为能够得到父皇的称赞,没想到反而被臭骂了一顿,说他不思进取,只会窃取别人的成果,罚他回去面壁思过。

    气的景翼摔了整个四皇子府的玉器摆件。

    三日后,穆远山夫妇处斩,穆心瑜也没去。她安安静静地在屋里待着绣花,楼焰心和穆子年坐在一边对弈,时不时回头看她一眼,相视一笑,又继续对弈。

    老夫人去了菜市场,没赶上,正好看到儿子人头落地那一幕,吓得两眼一闭,昏死了过去,在床榻上一躺就是好几个月。这都是后话了。

    穆远山夫妇被处斩当日,穆晴被巫蓝送到了天圣帝的寝宫。那日,天圣帝解决了雪灾带来的烦恼,高兴得多喝了几杯,也可能是心情太好,看什么都顺眼多了。回到寝殿,二话不说就将伺候自己的就寝的宫女拉上了龙踏。事后,那宫女封了嫔,赐字雪。

    诸如雪嫔娘娘的事,宫里见怪不怪了。圣上看上谁,睡了谁都不是事儿,只要她安安分分就行。而这些天,那雪嫔也确实安安分分,除了那天无意被圣上宠幸了之外,她便再没见过圣上,宫里的妃嫔们也懒得和她计较。

    日子一切如常,除了穆家旁支那边的三叔公来过几次,闹了些笑话,最后由族长商议,换三叔公那一支的人********,新选了一位家主。穆家靠商业起家,毕竟士农工商,商排行最末,所以三叔公那一脉的人还是挑出了几位读书人,将人送到了穆子玉所在的国子监读书。当然,靠的不是人脉,还是金钱。

    这些,穆心瑜都没怎么在意,皇上顾及她,没有完全弄死穆家,她是没有意见的。谢靖被皇上派去了边关,又不知得几年回来。但她知道,皇上是故意的,那边危险倒是不大,她也就放心了。

    这天,是冬月倒数第四天,也是景梵公主的生辰日。穆心瑜早早就收到了请帖。

    楼焰心放下手中的白子,一把将穆心瑜手中的请帖夺了过来。

    穆心瑜撇撇嘴,坐在了他的位置,与哥哥继续下棋。

    紫丹与宿将在耳旁偷偷摸摸,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穆心瑜也由着他们,反正不久他们就要成亲了,多联络联络感情,那是很有必要的。

    “景梵的生日,你不能去!”楼焰心一目十行看完,一屁股坐在了穆心瑜的身旁,看着她下棋。

    穆心瑜皱眉,“机会就在眼前,她不会放过我的,既然我们知道她的计谋,又何必怕呢?”

    说完,回头看了一下棋盘,穆子年已经偷偷吃掉了她的好几个白子。

    “不行,哥哥你使诈,重来!”

    “落子无悔!你输了!”穆子年只淡淡一笑,落下最后一个黑子,从位置上站起来,伸伸懒腰。“唉,憋了那么多天,终于赢了一把。妹夫,说好的,这次你做东,第一楼!”

    “好!”楼焰心被那一句妹夫给收买了,也不顾穆子年作弊,开开心心地认输,“大舅子厉害,妹婿佩服!”

    穆心瑜嘟着嘴巴,“八字还没一撇呢,况且,年底我就要进宫了,叫妹夫大舅子是不是早了?”

    穆子年淡淡一扫楼焰心,这男人要相貌有相貌,要人品有人品,他还是信得过的。只不过,让妹妹就这么嫁给他,也太便宜他了。

    他想了想,“也对,好不容易养大的白菜,不能让猪给拱了!”

    “大舅子,嗯?”楼焰心危险的眼神扫过来,“怎么,想来练几把?”

    “练手倒是可以有,但不是现在!”穆子年笑眯眯道,“怎么说我妹妹也是国色天香,好不容易养大到十六岁,你就什么都没得表示?”

    楼焰心一拍脑门,“你看我这记性,大舅子别着急,妹夫我这就去准备聘礼!”

    “嗯,多准备一点,我这大舅子可不好糊弄呢!”

    “好,你放心!”楼焰心拿着请帖溜之大吉了。

    穆心瑜:“……”你们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反应过来时,穆心瑜追了出去,“楼焰心,你回来,请帖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