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33入宫伴驾

133入宫伴驾

    天圣帝觉得自己的心都快掉出来了,抱起穆心瑜就往自己的寝殿冲。

    他不知道,穆心瑜出了事,他还能不能挺下去。一如当年听到昭阳去世的消息,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楼焰心心情复杂了看了眼天圣帝的背影,他的皇兄,抱着他的女人,而且,他的女人还受伤了。

    可笑,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两天了,穆心瑜还没有醒来。

    太医们在里面诊治。天圣帝站在屋外,背着手,看着不远处的亭台发呆。

    “去查!”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天圣帝突然就开口跟小李子道,“查查这几天什么人见过景梵。”

    “奴才遵旨。”

    “特别是查查三皇子和四皇子皇子有没有见过公主!”天圣帝道,“如果有,你速来报朕。”

    “奴才遵旨。”小李子说,“圣上,大人们还在御书房里等着,您是不是尽快回宫?”

    这两天,天圣帝特别烦躁,心不在焉地在御书房跟户部尚书几位户部官员正议政的时候,不巧听到了景梵公主在私底下悄悄收买刺客的消息,当下就让这几位官员在御书房里等着,他自己带着人一路策马赶来。这个时候离他们出御书房已过去了两个时辰,国事在那里等着,天圣帝还能在这里留多久?

    天圣帝听了小李子的问,迈步往穆心瑜住着的小院走去。

    小李子忙跟在了他的身后,“圣上,奴才过来时,见到了安太医,他说穆小姐这一回受得伤重了,不过还不危及性命,今晚之前就能醒过来。”

    “嗯!”天圣帝道,“你去问问安荣,要什么药材从宫里拿。”

    “是!”小李子忙应声道,又问天圣帝道,“圣上,要调一批人过来吗?”

    天圣帝往前走了几步后,才道,“不用了,就这么多人守在这里好了。”

    小李子忙也应下来了,看来圣上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穆心瑜在他这儿了。

    天圣帝走进了穆心瑜的屋子,这是他另外准备的一间宫殿,以前本来世想留给昭阳的,如今……

    他一进屋就闻到了屋中的药味,中药那种特有的甘苦的味道,向来是天圣帝讨厌的味道。

    “圣上。”向阳这时还守在屋里,见到天圣帝进来,忙就给他行礼。

    “荣安人呢?”天圣帝问道。

    “回圣上的话。”向阳忙道,“他给穆小姐开了新的药方,这会儿去看着弟子们熬药了。”

    “她的伤怎么样了?”天圣帝又问。

    向阳收起诊脉用的金丝,“回圣上的话,穆小姐身上的伤都已上过了药,只是她体虚,又失血过多,所以这段时日最好卧床静养。”

    “几时能醒过来?安荣说,穆心瑜有心疾。”天圣帝压低了声音问道,“安荣说很严重,你怎么看的?”

    向阳对于天圣帝的这个问很诧异,他一向专长外伤,这种方面的病,问他不也是白问?他再怎么也高不过安荣的医术去,“圣上。”向阳跟天圣帝说,“微臣相信安大人的医术,穆小姐看起来就身子单薄,心疾这个病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痊愈的病,所以圣上,这事急不得。”

    “朕问的是你怎么看,你跟朕说这么一大堆做什么?”

    “下官对心疾这个病所知不多啊,圣上!””向阳向天圣帝请罪道,“微臣才疏学浅,有负圣上的期许。”

    天圣帝没再看向阳,走到了屏风后面去。

    向阳小声地吁了一口气,穆心瑜的这个心疾要说治,凭安荣的本事,慢慢调理一定会有好的一天,可是这个姑娘心思重,心中郁结之事似乎很多,这样一来,安荣就是有再大的本事,又能拿她怎么办?不求治好,只求不死吧,向阳望着屏风摇了摇头。

    大家都知道,圣上对昭阳公主很在意,穆心瑜又长得那么像她母亲,以至于他现在将对昭阳的爱意转移到了穆心瑜的身上。看来不久,宫里很快又要多一位盛宠的娘娘了!

    穆心瑜的心口附近有伤,好在经过这两天的救治,已经能够挪动了。但也只能侧躺在床上,天圣帝进来时,她正背对着屏风躺着。

    天圣帝在床边上坐下,小声道,“心瑜丫头,醒了?”

    穆心瑜惊醒了一样,“圣上?”说着话就要翻身起来。她的伤本就不重,只是自己服用了药丸,才使得心脉紊乱,加上失血过多,使她看起来很虚弱。

    “小心一点。”天圣帝伸手,把穆心瑜扶起来,帮着这个小女子翻过了身来。

    失了不少血后,穆心瑜这会儿的脸色白得吓人,看着天圣帝却还是想嘴角上弯笑一下。

    “别动,牵动伤口就麻烦了!”天圣帝的手指摸摸穆心瑜的嘴唇,“朕,很感激你,心瑜丫头,谢谢你救了朕!”

    “圣上,您是真龙天子,救您是臣女的本分,臣女惶恐!”

    “朕已经查出来了,是景梵干的!”天圣帝温柔地看着她,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丝毫感情,“朕不会放过她的!”

    穆心瑜摇摇头,“那是公主殿下,圣上,臣女……臣女没事的。”

    “傻丫头。”天圣帝错开了穆心瑜的伤口,环着她的肩膀,把早已属于自己的这个小女人抱在了怀里,“她要杀的是朕,要不是你用身体替朕当了一下,现在躺在床榻上的,就是朕了!”

    “别!”感觉到天圣帝的愤怒,穆心瑜忙道,“公主是金枝玉叶,不能受委屈的,圣上,这事就算了吧,总归,圣上没出事就好。”

    看着穆心瑜一脸的惊慌,天圣帝心疼道,“她是金枝玉叶,你也是朕宝贝的人,朕不能让你受了委屈。何况,她原本要杀的人,就是朕!她在怨恨朕,将她许配给了回鹘王子。”

    “可是圣上。”穆心瑜看上去又要急得慌了神了,“还是算了吧,公主殿下还小呢。”

    “她跟你同岁。”天圣帝绷着脸说,“你是在跟朕说你也还小吗?”

    穆心瑜的脸一红,说,“臣女怎么能跟公主殿下比?”

    顿了顿穆心瑜好似想起了什么,“皇家的公主生来就是被宠的,要不然公主殿下怎么会托生到……,圣上,景梵公主殿下是后宫里的哪位娘娘所生?”

    “沈嫔。”

    “沈嫔?”穆心瑜一脸我没听说过的表情。

    “凝贵妃并不是景梵的生母。”天圣帝只得又道,“她的生母出身比较低微,这下你该知道了吧?”

    三公主景梵的生母沈嫔是个低贱的洗脚宫女大夏朝谁人不知?穆心瑜却还是一脸无知地道,“哦,怪不得公主殿下生得好呢,原来是沈娘娘所生。”

    “行了。”天圣帝终于被穆心瑜的愚蠢弄得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就跟朕说不知道,朕还能笑话你不成?以后你进了宫,对宫里的事自然就知道了。”

    穆心瑜听到了进宫二字后,在天圣帝的怀里就是一抖。

    “圣上!”穆心瑜声音细如蚊蝇,“臣女,臣女为何要入宫?”

    天圣帝知道她是想起那天在普陀寺的事害怕了,忙拍着她的背安慰,“别怕,你既已经是朕的人了,朕就会好好待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