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34瑜妃娘娘

134瑜妃娘娘

    天圣帝察觉到了穆心瑜的不对劲,“不想进宫?“

    穆心瑜哽咽,“圣上,臣女的父亲和母亲他们……”

    “他们的事,与你无关!”

    “可是大臣们会说闲话,还有景梵公主也……”

    “闭嘴,不许提她!“天圣帝忽然口气恶劣。

    穆心瑜吓得缩了缩。

    感受到怀中人儿的颤抖和害怕,天圣帝很无奈,“你不喜欢朕?还是,你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是九王爷,还是谢靖?”

    穆心瑜闭着眼,身子依旧颤抖着,却倔强地摇摇头,“圣上,九王爷风流倜傥,谢将军英勇俊伟,他们两个,都是人中龙凤,臣女……配不上他们!”

    “不,是他们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天圣帝喃喃自语,“你是那么地美好,那么地善良淳朴,就像当年的昭阳!”

    “圣上,您说什么?”

    “没什么!”天圣帝收回情绪,轻笑道,“那你觉得,朕配得上你吗?”

    穆心瑜低头不语,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更多的是脸红,她的娇美羞涩,自有一股媚态,看得天圣帝忽然口干舌燥。

    “进了宫后就可以天天看见圣上了,对吗?”穆心瑜好似思虑良久,认真地看着天圣帝,那两颗黑溜溜的眼珠子,就像两粒黑色的宝石那般耀眼明亮。

    天圣帝知道,穆心瑜很没有安全感,他想跟穆心瑜说,就是进了宫也不可能天天看见他,可是看着自己怀里瘦弱乖顺的美人时,天圣帝到底没能把这句实话说出来。“怕什么?”

    “可是,臣女这样的出身让圣上很丢脸吧?”穆心瑜小声道,“臣女蠢笨,不配呆在圣上的身边,不知道后宫的娘娘们会怎么想臣女。”

    “景梵跟你嚼舌头了?那丫头的话你不必理会。”天圣帝忙道,“你不要多想,你的出身?这真是笑话了,只要朕喜欢,你的出身谁能管?”

    况且,出身商贾又怎么了?那已经是老几辈的事了。穆远山夫妇干的事,她也不清楚,而且,她的亲哥哥,可是很有能耐的,三言两语就给了了时下治理雪灾的办法,颇有谋略。听穆子年的意思,这策略,还是穆心瑜跟他提出来的。

    他的这个小女人,那么聪明,比起后宫的那些女人们,她真的好太多了。

    穆心瑜闷闷不乐地望着天圣帝,一看就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心瑜丫头,别躲避朕,好么?”天圣帝把玩着穆心瑜的一缕长发,柔声问道。

    “圣上天人之姿,臣女……不配!”穆心瑜说,“臣女若是真的进宫了,祖母一定很难过,她,她跟我说,不希望我进宫。”

    “朕治了景梵之后,就下旨封妃,你,莫怕。”天圣帝很有把握地跟穆心瑜道,“朕你保证,你的祖母,一定会很高兴你入宫的!”

    穆心瑜仰望着天圣帝眨眨眼,神情很是不解。

    “先前在皇家寺庙那天夜里,就是你的祖母……”天圣帝顿了顿,忽然意识到自己嘴巴快了点,“乖,莫要想太多,把身子养好了后,朕再接你入宫,好不好?”

    穆心瑜整个人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像被雷劈了一样,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圣上,您是说,是我的祖母亲自把我……”

    天圣帝看穆心瑜这样,心都软了,不断地安抚着她,“别哭,别哭,是朕不好,你太美好了,朕忍不住,忍不住想你,就,就让你祖母……朕会为你负责的好不好?别哭啊!”

    穆心瑜哭着把头往天圣帝的胸膛上一靠,说,“臣女还能怎么办,臣女已经是圣上的人了,臣女……愿意听圣上的。可是,呜呜……臣女实在想不到,那天晚上,臣女以为,臣女以为祖母是为了心瑜好,她……呜呜……”说到后面,终于泣不成声。

    “好了别哭了,再哭下去可就不好看了!”天圣帝温柔地替她擦干眼泪,却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好像这小女人的眼泪,怎么掉也掉不干似的。

    “嗯,臣女不哭,呜呜……嗯,臣女要坚强,虽然不知道祖母为什么恨我,但是,我……圣上,求您,以后,臣女不想再看见祖母,好不好?”

    天圣帝不知道为什么穆心瑜会说穆老夫人恨她,只得连声安慰,“好,都依你,朕会尽快下旨安排你入宫。不让穆老夫人再出现在你面前!”

    “说话算话,拉钩钩!”穆心瑜忽然露出小女儿的娇态,伸出一根小手指头,要跟他拉钩,天圣帝瞬间哭笑不得。果然还是孩子啊!

    天圣帝却怕穆心瑜会误会一样,跟她解释道,“宫里的人朕还要再治治,把人都治服贴了,朕才能放心让你进宫去,不然就你的这个性子,进了宫也是让人欺负的命!”

    “欺负臣女?”穆心瑜说,“都是伺候圣上,娘娘们会欺负臣妾?”

    天圣帝世宗就叹气,说:“你当后宫是什么地方?”

    “后宫不是圣上的家吗?”穆心瑜抽抽鼻子。

    天圣帝记起昭阳当年在御书房门前,也跟他说后宫是圣上的家这样的话,天圣帝把穆心瑜的那缕长发拉了一下,笑道,“不愧是母女,说的话都一样。”

    “我母亲?她怎么了?”穆心瑜忙问道。

    为了让自己的这个小女人能够高兴,天圣帝难得在女人面前多话了一次,把当年昭阳的事情小声地跟她说了一遍,至于上昭阳后来为什么嫁给了穆远山,天圣帝自然是提都没提。

    “母亲当年受苦了!圣上和母亲的感情真的很感人,是母亲福薄,没能入宫陪伴在圣上身边。”听天圣帝说了当年她娘的一些事情后,穆心瑜如天圣帝所期望的那样,笑弯了眉眼,“圣上,以后,臣女……臣女臣女会代替母亲,好好,好好陪伴圣上的,圣上你不会孤独了!”

    “好,好,朕的心瑜就是会说话!”天圣帝激动得双手都颤抖了,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毛头小伙儿一样,连手脚都有些无措。最后,想了想才道,“日后你入宫,定要有个封号的,便赐瑜字吧,好不好,朕的瑜妃娘娘?”

    穆心瑜想起身谢恩,却被天圣帝抱着动弹不得,只能在他的怀里声音娇软地,跟天圣帝谢恩道,“臣女臣妾谢圣上,圣上对臣女太好。”

    这份恩宠后宫里的那些女人们不一定能看得上,也就这个小女子会诚惶诚恐地说自己对她太好了,“朕会对你更好。”

    天圣帝的亲吻落在穆心瑜的发间,起誓一般地道,“只要你安心呆在朕的身边,朕就让你一世无忧。不过,你也该改口了。”

    穆心瑜嗯了一声,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天圣帝好笑地捏捏她小巧的下巴,“都封妃了,还称自己臣女,嗯?”

    “臣女,不,臣妾,谢圣上隆恩!”穆心瑜趴在天圣帝的怀里,心中想的,全是楼焰心。

    楼焰心一定躲在某个角落里伤心吧?

    而此时的楼焰心,确实在伤心,但不是躲在某个角落里,而是光明正大地坐在穆心瑜所在的房梁上,正对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恨得咬牙切齿。

    好个瑜妃娘娘,皮痒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