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37我跑得快

137我跑得快

    穆心瑜往天圣帝跑过去去,楼焰心倒是真的没有追上去,在这一刻,对于他们二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天圣帝看见跌跌撞撞走进院中来的穆心瑜,满心的怒气刚消下去,却在看见穆心瑜脖间衣领上的血后,怒火瞬间死灰复燃,“这是怎么回事?!”天圣帝几步走到穆心瑜的跟前,一把扶住了她后问道。

    “有人……”穆心瑜一脸惊惶地对天圣帝说:“有人,有人要杀我!”

    “还愣着做什么?!”天圣帝对左右的人怒道。

    庭院里站着的人却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追人,为首的侍卫长带着小心地问天圣帝,“圣上,不知道那凶徒往哪里跑了。”

    天圣帝低头看在自己怀里打着哆嗦的穆心瑜,“丫头?”

    穆心瑜伸出手,心思多转了几下之后,把手往院门左边的地方指了。

    侍卫长带着一队侍卫出院门往左追了去。

    天圣帝抱起穆心瑜就往客房那边走去,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太监道,“去叫向阳和安荣过来!”

    这太监说了声奴才遵旨,一路小跑着走了。

    穆心瑜心中有数,这个看着面皮黝黑,但五官长相不错的中年太监应该就是这几天接替小李子,伺候在天圣帝身边的人了。

    “忍一下。”天圣帝低声对穆心瑜道,“朕带你去看太医,有太医在,你不会有事的。”

    同样是男子的怀抱,话语也都是关切,在天圣帝的怀里,穆心瑜却浑身如坠冰窟一般。将双眼闭上,不去看不时低头看自己的人,穆心瑜想着楼焰心,那个热情似火的男人,她感激楼焰心没有冲过来,站着不动其实更需要勇气,因为这要忍受男人们都无法忍受的耻辱。想到刚才她对楼焰心的承诺,脸上又不自觉地滚烫了起来,好在现在是夜里,不认真看倒是看不出来。

    她掐了自己一把,都大的泪珠说来就来。真的很疼!

    “不哭了。”天圣帝看到了穆心瑜脸上的眼泪,以为这个小女子是疼得狠了,轻声安慰穆心瑜道:“有朕在,别怕了。”

    “臣女,臣女没哭。”穆心瑜小声道,“就是心里难过。”

    天圣帝亲上了穆心瑜的眼睛,将这小女子的眼泪一一吻去,“还叫自己臣女?嗯哼?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他跟穆心瑜说:“朕就不信,朕这一国之君还护不了你这样一个女子!”

    “是,心瑜明白!”穆心瑜将脸贴在了天圣帝的胸口,看着是依赖,其实是不想再让天圣帝吻上她的双眼,楼焰心此刻一定还在某处看着,她不想让他难过。

    “没事了。”天圣帝读不透穆心瑜的心思,对于她的动作倒是也喜欢,说,“朕跟你保证,嗯?”

    穆心瑜的脸在天圣帝的衣襟上蹭了一下,如同不经意间的取悦。

    向阳和安荣两位太医带着两个拎着医箱的小太监站在客房门口,看见天圣帝抱着穆心瑜快步走进院来了,都下跪行礼。

    “平身,过来看看她。”天圣帝抱着穆心瑜走进房中,嘴里催着向安两位。

    穆心瑜为了不让太医们看出她是自伤,在楼焰心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反手方向在自己的咽喉处划了一刀。

    “她的伤怎么样?”天圣帝没让向阳动手,自己亲手将穆心瑜的衣领扣解开后,一眼看见这一处血肉模糊的伤口后,天圣帝就发了急。

    向阳看了这处伤口后,却是心中疑窦重重,这伤口看着像是被伤,但是这刀口又有些像是自伤。

    “到底怎么样?”天圣帝看向阳清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做大夫的但凡摆出这种脸,多半就是病人的情况不好了,天圣帝抱着穆心瑜,冲向阳发狠道,“她不能有事!她有事,朕定不饶你!”

    向阳忙心神一凝,说,“臣这就替穆小姐治伤。”穆心瑜还未正式封妃,向阳也不敢乱喊。

    向阳的样子穆心瑜看在眼里,心里却笃定这位向太医不会对她的伤多说什么,确定不了的事多说多错,向阳在宫中混了这些年不会不懂。

    “疼吗?”天圣帝一脸心疼。

    穆心瑜苍白着脸,咬着嘴唇,一副疼极但是强忍着不出声的样子。

    向阳跟天圣帝禀道:“圣上,穆小姐的伤口出血虽多,但是刀口并不深,这也是穆小姐的福运好,逃过了这一劫。”

    天圣帝眯着眼,“以后就称呼她为娘娘吧!”在穆心瑜的发间吻了一下,然后脸冲门外道,“那个叫紫丹的呢?进来!”

    紫丹被小李子带进了房里,跪在地上,比穆心瑜也多不出几两肉的身体瑟瑟发抖,一句奴婢叩见圣上的话,说了半天也没能说完整了。

    “够了。”天圣帝不耐烦道,“方才你家主子发生了何事?”

    穆心瑜心中一慌,她还没教紫丹要如何说这事,不知道紫丹能不能说出不让天圣帝生疑的话来。

    紫丹不是心慌而是害怕,她不知道穆心瑜是怎么跟皇帝说的,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不说话?”天圣帝等了紫丹半天,也不见她开口说一句话,不耐烦地道,“你是哑巴?”

    紫丹呜的一声哭了起来,这丫头的想法简单也实用,她这一哭,就不用说话了。

    “她没见,见过圣上。”穆心瑜这时往下拉了一下天圣帝的衣襟,小声道,“害怕了。”

    “你现在不能说话。”天圣帝低下头来面对穆心瑜时,声音倒是放得很温和,“朕不凶她就是。你可看清了伤你的那人?”

    穆心瑜摇摇头,“那个人蒙着面,高个子不高,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不知道是男是女,本就怀疑是宫里来人的天圣帝,这时更加确定这就是宫里哪个女人派来的人了,他危险地眯起眼睛,手指关节握出了白色的痕迹。

    “我跑得够快。”穆心瑜说着,眼光落在了自己的脚上,神情尴尬。

    天圣帝看向她的双脚,才发现他的这个小女人只着了一双布袜,鞋子不知道去了哪里。天圣帝也没多想,忙就拉开了床上的被子,将穆心瑜盖了起来,说,“跑得够快,那那个人怎么还能伤了你?”

    “圣上的说话声我们都听到了,那个人就跑了,”穆心瑜似是在回想,身子颤了一下。

    “你下手轻一点!”天圣帝知道穆心瑜没见过世面,她是害怕,但还是跟向阳道,“她这伤口不能留下疤。”

    向阳记得那时他拔下穆心瑜心口的匕首,这个小女子都没多大反应,他现在只是替她包扎,就能弄疼了这个小女子?但是皇帝的训话,他不服也得受着。

    “臣遵旨。”向阳跟天圣帝道:“娘娘的这伤口不深,用些药一定不会留疤的。”

    改口倒是挺快的,穆心瑜看向向阳。

    “把她带下去。”天圣帝从穆心瑜嘴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就再也不能忍受紫丹在他面前哭了,跟小李子道,“让大夫给她也看看。”

    小李子觉得天圣帝就算要问事情,也应该把穆心瑜跟紫丹两人分开来问,万一有假,这主仆俩的话要是不一致的地方,一对就能对出来。可是现在,小李子偷偷抬头看了天圣帝一眼,就看见天圣帝在全神贯注地看着向太医替穆心瑜包扎伤口,小李子心里莫名就有些着慌,穆心瑜得的宠跟他料想的不一样,现在看来这份恩宠的程度也远远超出他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