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38单纯无知

138单纯无知

    穆心瑜冷眼看着小李子带着紫丹走了出去,目光与站在床边的那个太监对上,这太监正是被天圣帝派去喊向安两位太医的太监。

    这会儿房中灯火通明,穆心瑜不动声色间就将这太监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这太监交叠放在身前的手上,有一个看着还挺新的脚踩印记。这个也是在天圣帝身边伺候的人,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踩这个大太监的手?

    穆心瑜移开了目光,这会儿她担心楼焰心,还无心对这些太监多做算计。倒不是担心楼焰心被抓住,而是担心他会不管不顾又冲出来。

    “疼不疼?”天圣帝不时就轻声问穆心瑜道,伤口血肉模糊的,这个小女子就是在向阳往她伤口上撒伤药的时候,也是一动不动,这让天圣帝再次心疼了,“疼就跟朕说,这里没人会笑话你,”他跟穆心瑜说道:“朕一定不会放过凶手。”

    穆心瑜却跟天圣帝说:“那会是个小偷吗?”

    屋中的人都被穆心瑜说的一愣,天圣帝叹着气,下巴蹭着穆心瑜的头发,道:“也许是吧,朕以后不会再让小偷进来了。”

    “圣上送了不少东西来这里。”穆心瑜认真对天圣帝道:“圣上还是把这些东西拿回宫去吧,臣女,臣女也用不着这些。”

    “给你的就是你的东西了。”天圣帝说:“你要朕往哪里拿?”

    “我的东西?”

    “嗯,朕给人的东西从来没收回的道理。”天圣帝说:“小李子没跟你说吗?这些都是你的东西?”

    穆心瑜的神情茫然地想了想,“小李子公公说了吧。”

    向阳为穆心瑜包扎伤处的手就是一抖,说了就是说了,你何必加一个吧字?这么不肯定的语气,不就是在说小李子没说?这位瑜妃娘娘,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穆心瑜注意到她这一句话说完,床边站着的这个太监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看来这是个跟小李子有仇的。

    安荣这时写好了药方,双手捧着让天圣帝过目。

    天圣帝也不懂药理,看了一眼后,便道,“小顺子,去按方抓药。”

    “奴才遵旨。”这太监忙就从安荣手里接过了药方,倒退着走出了房去。

    小顺子,穆心瑜努力回忆了一下,前世里宫中可没有一个叫小顺子的大太监。

    “丫头?”天圣帝看穆心瑜半天又不言语了,便又喊穆心瑜道:“你怎么会只带着紫丹在这庭院里走?”

    这个庭院是以前给昭阳住的地方,赐名昭阳。只是时间久了没人住,长了杂草,还没彻底清扫干净,穆心瑜一个小丫头,到底不方便走来走去的。

    天圣帝想着,得让人抓紧了,重新休憩一番。

    “臣女就是在这里随便走走的。”安锦绣说道:“小李子公公带着人找到臣女,说是圣上的妃子很多,没时间陪臣女,这里好安静,臣女害怕,已经带着紫丹往回走了,没想到……”穆心瑜说到这里不说了,又感觉害怕一般,往天圣帝的怀里钻了钻。

    天圣帝听了穆心瑜的话后,看了看站在床边的向阳和安荣。

    向安两位太医忙都把头一低,就当自己没有听到穆心瑜的话。

    天圣帝搂着穆心瑜,“以后出去走要记得带侍卫,这里的人,你的话他们都要听,记住朕的话,你是主子,他们只是奴才,有事就吩咐他们做。”

    穆心瑜哦了一声。

    “你这丫头!”天圣帝轻声笑道,“听了朕的话后,要说遵旨,不是哦。”

    穆心瑜身子一僵,忙就要坐直身子。

    “算了。”穆心瑜是乡下来的,他又不是不知道。天圣帝搂着穆心瑜没有松手,“朕允你不说这个遵旨,在朕的面前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臣女遵旨。”

    天圣帝笑着摇了摇头,这个遵旨说的,他只听出了惶恐,就没听出高兴来,活像他方才下了一道要罚这小女子的旨一样。

    “朕方才的话你听明白了没有?”

    穆心瑜有什么不明白的?但还是故作天真地道,“是遵旨吗?臣女明白了。”

    “朕说的是你是主子,这里的其他人都是奴才。”天圣帝自己都奇怪,他怎么在穆心瑜的面前这么有耐心,同一句话他竟然能反反复复说上好几遍,“那个遵旨什么的,你不用记得。”

    “臣女遵……”

    “不是这个。”天圣帝打断穆心瑜的话道,“还不明白?那朕再说一遍给你听。”

    “知道了。”穆心瑜也不能在天圣帝面前表现的太无脑,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一个度,两世为人,穆心瑜深知这个道理。皇帝想来高高在上,被人奉承惯了,宫里的妃子们,一个个都只会巴结奉承,从不与他说真心话。所以天圣帝才会对她一个乡下来的小女子感到新鲜,他喜欢她的单纯和无知,但一旦超过这个度,就不是她无知,而是她在做戏了。

    “知道了,要做才行。”天圣帝教穆心瑜道,“你要学着有个主子的样子,不然日后跟在朕的身边……”想到自己后宫里的那些女人,天圣帝的眉头就是一皱,他现在不能把穆心瑜带进宫去。这个小女子在昭阳殿里住着,还没名没份,那些女人就已经要动手了,这要是到了宫里,穆心瑜能活过几天?

    “圣上的身边怎么了?”穆心瑜还全然不解天圣帝心思地问道。

    看着怀里懵懂无知的美人儿,天圣帝突然就道:“心瑜丫头今年多大了?”

    穆心瑜一脸的不解,但还是老实地答道,“十六了。”

    这个丫头哪里有十六岁?分明就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娃!

    “丫头。”天圣帝对穆心瑜道,“朕有四位公主,最小的还没出嫁,跟你的年纪一般大。”

    世宗的四位公主,三位都用来和亲,大公主二公主已经出嫁,三公主景梵下个月出嫁,还剩下的这一位景嬛公主,是个没心没肺的,不过,天圣帝已经做了打算,将她嫁给谢靖,免得以后谢靖回来了还惦记着他的心瑜丫头。至于楼焰心,他最近倒是没有什么动静,天圣帝也打算给他找点事做。

    “你不知道这些事?”天圣帝看穆心瑜愣怔着,便问道。

    穆心瑜摇了摇头。

    “穆还真是亲疏有别啊!”天圣帝一点也不顾及向安两位太医就在旁边,跟穆心瑜说了一声。穆远山先前任户部尚书时,他的夫人慕容月可是一品诰命夫人,经常有贵族圈的活动,连带的子女也会跟着走动,穆心瑜回来这么久了,居然不清楚,可见这个小女子在穆家被人无视到了何种地步。

    难怪她会说不想看见穆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