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39自称臣妾

139自称臣妾

    景嬛公主的事情穆心瑜知道的很清楚,她愣怔,因为她想到了这位金枝玉叶对自己还不错,只是她挺听景翼的话,当年为了景翼的皇位,她自甘嫁给了番邦不受宠的王子。这时候景翼应该已经在算计他这个妹妹的婚事了。

    穆心瑜想到这里,冲天圣帝一笑道:“臣女跟公主不一样,公主是金枝玉叶,一定比臣女…”

    “嘘,莫要再自称臣女了,朕会不高兴!”天圣帝手搭在了穆心瑜的唇上,道,“只要朕想,你亦是朕的掌上明珠。”

    她不想称臣妾,她叫不出来。穆心瑜睁大了眼睛,随后就慌忙低下了头,“知道了!”

    这个时候,她应该望着天圣帝一脸的感激,感激他的恩宠,只是这个表情她做不出来。

    天圣帝却道穆心瑜是害羞,笑着又用下巴蹭了蹭她浓密乌黑的头发。

    向阳和安荣都觉得在这房里,时间很难熬,天圣帝这是在疼女人还是在疼女儿?他们反正是弄不懂帝王心思,就像他们也看不清穆心瑜的真面目一样。

    带人去追“凶手”的侍卫长这时到了房间外面,天圣帝也没让这人进屋,就坐在床边问道:“人拿到了?”

    侍卫长跪在房外道:“奴才该死。”

    楼焰心还在后边那个地窖里,应该不会再傻傻地冲出来,穆心瑜放心了。

    天圣帝骂了一声,“废物!”

    房外传来了侍卫长磕头的声音。

    穆心瑜这时拉一下天圣帝的衣襟,说,“小偷跑了就算了,圣上的东西没丢。”

    天圣帝听了穆心瑜这话,好气又好笑道:“朕看重的是你!”

    穆心瑜忙就道:“我……我不值钱的。”

    “你……”天圣帝罚侍卫长的心思都被穆心瑜弄没了,扭过头问向阳道,“她的伤处包扎好了?”

    向阳低着头道:“好了。”

    天圣帝冲向两位太医挥了挥手。两位太医忙就跪安。

    “丫头!”天圣帝在房里只剩他和穆心瑜之后,搂着穆心瑜道:“你是朕的无价之宝。”

    穆心瑜埋首在天圣帝的怀里,半天才道:“我,我不配。”

    “这事得由朕说了算。”天圣帝一个翻身把穆心瑜压在了身下。

    穆心瑜故意动了一下脖颈,抽了一口冷气。

    “这里伤了,就不能乱动了。”天圣帝又看了看穆心瑜被纱布缠着的脖颈,想要这个小女子,可是这会儿不是要她的时候,天圣帝还记着安荣的话,这个小女子的心脉还伤着,“丫头。”天圣帝双手撑起身体,俯看着穆心瑜道:“朕会把你的身体养好,朕还会给你一个孩子。”

    想起前世自己惨死的两个孩子,穆心瑜的眼中聚起了眼泪,但强忍着没有流出来,只是几乎让天圣帝无法察觉地点了一下头。

    天圣帝想去亲吻穆心瑜,却担心自己这一亲下去,就不可能再忍住了。

    “你的身子不好,朕今天就饶过你一回。”天圣帝抬手捏一捏穆心瑜的脸,戏谑道:“你自己数着,看你能欠朕多少回。”

    穆心瑜侧过身去,把脸埋进了被中。

    天圣帝笑着隔着被子拍了穆心瑜几下,只要是他愿意宠着的女人,怎么样的动作他都喜欢。

    “圣上。”穆心瑜躲在被子里叫了一声。

    “朕要走了。”天圣帝把被子往下拉了拉,对穆心瑜说:“朕改日再来看你。”

    穆心瑜带着不舍地看着天圣帝。

    “等你进了宫后,就能一直陪在朕的身边了。”天圣帝翻身坐起,“你要尽快把身子养养好,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朕的女人心里只能想着朕一人。”

    穆心瑜在天圣帝下地准备走的时候,才声音闷闷地说了一句:“臣妾遵旨。”

    天圣帝回身手指点了点穆心瑜,笑道,“这个自称朕喜欢。”

    小顺子这时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往地上一跪,对天圣帝道:“圣上,娘娘,药已经熬好了。”

    天圣帝又坐到了床上,亲自喂穆心瑜喝了药,还不放心地问小顺子道:“这药怎么这一会儿工夫就熬好了?”

    小顺子忙道:“回圣上的话,这药里大部分都是丸药,安太医让煮成了药水,所以时间就短了些。”

    天圣帝把空了的药碗扔进了小顺子捧着的托盘里,用手替穆心瑜擦了擦嘴角,然后起身道:“朕不能再多留了,在这里听太医的话,好好将养。朕走了。”

    穆心瑜脸带羞意地要起身下床送天圣帝。

    “好了,你好好养伤,不必送了,”天圣帝说完这话,便大步走了出去。

    门外侍卫长还跪在那里等候圣上的发落。

    “废物!”天圣帝踢了侍卫长一脚,听到身后有人惊叫,回身一看,穆心瑜站在他的身后。

    “奴才该死,”侍卫长被天鹅湖内各地踢了一个跟头后,爬起来还是跪在地上。

    “圣,圣上……”穆心瑜往后退了一步,又有些受了惊的样子。

    天圣帝突然就想起自己在穆心瑜的面前还没有凶过,便道,“没事,朕只是教训奴才。”

    穆心瑜看了一眼侍卫长,脸上露出不忍的神情。

    “滚起来吧!”天圣帝对这侍卫长道,“朕今天看在瑜妃娘娘的面上饶你一回。”

    这侍卫长冲天圣帝谢恩后,又乖巧地冲穆心瑜磕头谢恩。

    穆心瑜就好像这辈子没受过人的磕头一般,躲在了天圣帝的身后。

    “傻丫头。”天圣帝拍了一下她的头,看来要教这个小女子做主子还要费一些时间了,“朕不让你送,你还送?伤口不疼了?”

    “臣妾应该送圣上的。”穆心瑜这话说得斩钉截铁,心中却在滴血,即便不愿,她也要强迫自己自称臣妾。

    天鹅湖内各地心里受用,又捏了一下穆心瑜的脸后才道:“听朕的话,外面的雨下得大,你不能淋雨,回去休息,朕改日再来看你。”

    穆心瑜没再说臣妾遵旨,而是轻轻哦了一声。

    天圣帝走到院门口,回头一看,穆心瑜站在滴水檐下正看着他呢。这个傻丫头!天圣帝叹口气后,大步走了,他要是再不走,这个傻女人还不知道要在外面站多久呢。

    天圣帝一行人走了后,紫丹跑到穆心瑜的身边,小声道,“小姐,小李子公公被人抓起来了。”

    对一个皇帝的女人一再欺负,还安着杀心,小李子就算伺候天圣帝的时间再长,这一次怕是也得脱一层皮。穆心瑜挑了一下眉头,对紫丹道,“去看着他们出大门。”

    紫丹犹豫了一下,跟穆心瑜耳语道:“那九王爷那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