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40遣开守卫

140遣开守卫

    穆心瑜冲紫丹摆了摆手。

    紫丹飞快地看了看她和穆心瑜的周围,这会儿她们的周围看不到人。

    “快去吧。”穆心瑜催道。

    紫丹跑进了雨中。

    穆心瑜在紫鸳跑走后,试着往滴水檐下的台阶上走了一步。

    “娘娘。”向阳马上就出现在了穆心瑜的身后,道:“您身上有伤,还是回房休息吧。”

    穆心瑜转身,望着向阳一笑,“我这会儿睡不着。”

    向阳后悔自己出来拦了,他要陪着皇帝的女人站在滴水檐下看雨吗?小李子都因为这个女人的一句话被拿了,还不知道这一回能不能保住小命,他要是陪这女人多站一会儿,这事传到天圣帝的耳朵里,他还能有好吗?

    穆心瑜没能去找楼焰心,虽然很想他。

    向阳也自讨了一个没趣,两个人各怀心思地进屋。穆心瑜在想,自己身边只有一个紫丹的确不够用,向大太医在想,这个穆心瑜到底是真糊涂还是在装?

    想着,向阳有些不是滋味地出了屋子,“娘娘,那边还煎着药,我去看看!”

    在昭阳殿外不远处的林中,天圣帝由大内侍卫们簇拥着,从他的眼前打马走过,楼焰心一拳打在身边的树身上。用尽全力的一拳,可将敌人的头骨打碎,脊椎打断,这棵老剌槐生受了楼焰心这一拳后,枝叶一阵乱摇,若不是他及时撒了手,这棵树身需要两人合抱才能抱住的老树,能被楼焰心打成两段。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楼焰心以为自己这一下惊动了昭阳殿外的暗哨,回身时腰间佩剑已经出鞘,剑尖直指来人的咽喉。

    “爷,是我,紫竹!”来人忙站下来不动,开口跟楼焰心说话道。

    林间一片漆黑,但楼焰心还是凭着这人说话的声音认出,正是暗中保护穆心瑜的另一个贴身丫鬟。

    “小姐在里面……等你!”紫竹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心想,小姐一个女儿家,也太不矜持了。

    楼焰心穿着小太监的衣服,混进人群里,特意又绕了一段路,确定身后没有人跟着他了,才放心跟着紫竹走。

    虽然心系穆心瑜,但这个时候,他不想给她添乱,第一次没用轻功老实地跟着紫竹走。

    穆心瑜在昭阳殿里也不是空等一夜,以自己在东厢房住着心慌为由,硬是在一夜之间将自己的房间从东厢房里,搬到了昭阳殿更为偏僻的西北角。

    穆心瑜让紫丹布置房间,她自己到院后的地窑附近那里转了一圈。

    地窑上的石盖已经被野草盖住,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有个地窑的人,光是站在这里看,根本看不出这地下有一个深达数十米的地窑。

    身后有细微的响声传来,穆心瑜回身看,看到的却仍是空无一人的院落。昭阳殿其实很大,外面已经是由御林军把守,而这里,穆心瑜微皱一下眉头,回身似是随意地往前走去,脚下一滑,穆心瑜便跌在了地上,以手撑地想站起来,却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

    “娘娘!”藏在暗处的人终于现身,走到了穆心瑜的面前。

    穆心瑜一看这人的脸便认出,这个就是被天圣帝踹了一脚的侍卫长,“是你!”穆心瑜坐在地上望着这个年纪还很轻的侍卫长不好意思地一笑。

    侍卫长不敢抬头看穆心瑜,只是问穆心瑜道:“娘娘摔伤了吗?小人这就去给娘娘叫宫人来伺候!”

    想了一下,这侍卫长又问穆心瑜,“娘娘需要小人去叫太医吗?”

    穆心瑜这一回双手用力,看着动作艰难地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说,“我没受伤。”

    侍卫长说,“这里的路不好走,娘娘还是回房休息去吧。”

    “我就是想一个人呆一会儿。”穆心瑜小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侍卫长木着一张很俊的脸,只是耳朵根有点窘迫地发红。在天圣帝面前,犯了错的近侍,不管是太监宫女还是侍卫,一向都是处死了事。就在不久前,他没有抓到闯进昭阳殿的人,回来向天圣帝复命的时候,侍卫长是准备领死的。没想到是这个很得圣上宠爱的女人为自己说话,救了自己一命,侍卫长不了解穆心瑜的身份,但穆心瑜的这个恩他还是感念的。

    “你也是来这里走走的?”穆心瑜看侍卫长不说话,便又问道。

    “是,”侍卫长道。

    穆心瑜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跟皇帝的女人说话是一件会丢命的事,但这会儿不是在正宫里,没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所以侍卫长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跟穆心瑜说,“在下魏华。”

    穆心瑜没有关于魏华这个人的记忆,不过被留在这里的人,在宫中不会是得重用的人,“魏大人!”穆心瑜喊了这魏华一声。

    “小人不敢当。”魏华大着胆子抬头看了穆心瑜一眼,慌忙就又低下了。

    穆心瑜看魏华这样,就知道这个院子里藏在暗处的人绝不止魏华一人。

    “我呆在这里心绪不宁。”穆心瑜对魏华道,“我以后想一个人在这院子里走一走,不知道大人可否给我这个方便?”

    魏华本以为穆心瑜不知道他在暗中保护的事情,听穆心瑜这一说便是一惊。

    “圣上跟我说过。”穆心瑜忙又向魏华解释,“说你们一定会在暗处守着。”

    魏华忙道,“娘娘,这是圣命,小人们不敢不从。”

    “只这个院落也不行吗?”穆心瑜语气有些可怜了,“一想到我在这里走,你们在一旁守着,我就……”穆心瑜里,停下来不说了。

    “娘娘感觉不自在?”魏华倒是能懂穆心瑜的意思。

    “是,是不自在。”穆心瑜一脸歉意地道:“我也不为难你了,等圣上下次再来,我会跟他说,每天哪怕给我两个时辰也行啊。”

    魏华看了看这个院子,这个院子不大,靠着山的地方砌着高高的围墙,围墙上还插着铁钉,他们这些人就是守在院外,也能保证院内穆心瑜的安全。

    想到这里,魏华跟穆心瑜道:“娘娘如果愿意,小人们可以在院外守着,娘娘若是有事,喊一声小人们一声就行。”

    “真的可以这样?”穆心瑜作出了高兴的模样。

    魏华说,“只是出了这个院子,小人们就一定要护着娘娘的安危了,还请娘娘见谅。”

    “多谢魏大人!”穆心瑜没有给魏华行礼,这样做太过做作,但这声谢她还是说得真心实意。

    魏华忙给穆心瑜行礼,穆心瑜的得宠他们都看在眼里,不管这个女子进宫之后能是个什么下场,能得到这个女子的一个好印像总是一件好事。

    穆心瑜往院外走去,她跟魏华不能说太多的话,毕竟这是一个年轻的侍卫。等穆心瑜站在房间的滴水檐下,看到魏华带着三个侍卫从她面前走过去时,穆心瑜就知道这个魏华是一个聪明人,如果这个人愿意,她不介意与这个人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