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43皇上驾到

143皇上驾到

    室内。

    穆心瑜因为担惊受怕身体一直紧绷着,她眼角渗出泪珠,痛得猛捶着他,“疼——”

    听到了穆心瑜喊疼,楼焰心安抚地轻吻着她:“乖,一会儿就好,一会就不痛了。”

    穆心瑜恼道,“你又不是女人,怎么知道?唔,你出来——”

    她越是扭动身体,楼焰心脸上的汗更多,这丫头到底知道不知道这是多么甜蜜的折磨?

    都已经发动攻击了,还出来?怎么出来?

    终于他再也忍不住抱着她前进,一边轻吻着她的耳垂,她的发,迷糊地低喃着,“小鱼儿,我的王妃,乖,小焰焰疼你……”

    情海潮生,没有喜烛,没有精巧布置的洞房,室内弥漫的霞影纱挡住了窗户,低垂的缠枝莲软烟罗遮掩着室内弥漫的浓郁香气,交缠的身影在帐上晃动,好似一片水波时而晃动,时而停歇,时而风平浪静。

    外面巡逻的侍卫时有交头耳语,来回走动。雨停了,魏华在室外静静地站着,他看了看守在门口似乎要瞌睡着的紫丹,踟蹰不前。

    他很想过去提醒一声,让她不必守在门前那么辛苦,但想到穆心瑜不喜旁人近身,最终却没有再上前一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帐中似才平静下来。

    楼焰心知道,他该走了。可是,他舍不得。

    穆心瑜低喘着趴在他胸口,浑身酸软得动也动不了。她现在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疼和累。

    看到穆心瑜的样子,楼焰心也是十分心疼的,不过这是每一个女孩都要经历的过程,由女孩变为人的过程。他爱怜地亲吻着穆心瑜的脸颊,大手在她的雪背上来回抚动着。

    “还疼吗?”他的声音带着餍足后的慵懒。

    穆心瑜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那一眼媚眼流光,带着无限风情,叫刚刚平息下来的小楼焰心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穆心瑜敏感地察觉到他的反应,不过她现在可没有精力再来一次了,于是她带了丝可怜兮兮地看向楼焰心,“别,还疼呢!”

    楼焰心这才深吸口气压下了汹涌的渴望,深深埋进她的发丝吸了口气,“你个小妖精,我一碰你就停不下来了,到底是被你施了什么法?”

    听到了楼焰心的话以后,穆心瑜抡起粉拳捶了他一拳,“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呢!要知道辛苦的可是我,你还好意思说呢!”

    “小鱼儿,你可怪我?”楼焰心将她搂在怀里,把玩着她的发丝。

    为什么要怪他?她是自愿的。穆心瑜不解他为何这么问。

    楼焰心笑笑,“你这样……若是真的入了宫,皇帝身边的嬷嬷是能看出来的!”

    “看出什么?”穆心瑜更不解了,却是推推他,“别废话了,时候也不早了,皇上可能会过来的,你,你快些走吧!”

    “噗——小鱼儿,你这是在过河拆桥!”楼焰心嘟着嘴,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

    穆心瑜刚才没反应过来楼焰心前一句话里的意思,后来细细一斟酌便明白了。

    天圣帝身边有不少经验老道的老嬷嬷,一眼就能看出来女子是否完璧。天圣帝是个男子,他看不出来,不代表那些嬷嬷看不出来。一旦被天圣帝发现端倪,她就是欺君之罪,到时候怎么死的暂且不说,天圣帝发现被欺骗了一定会真的吃了她,然后会去调查普陀寺那晚的人是谁。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人,可就是她了。

    穆心瑜心中感动,想着女人真是容易满足的动物,只要有一点小小的关怀,就已经能让她们感动很久,记得男人的好。不过,她也知道,楼焰心是真心对待她的,绝对不是一时的意乱情迷而已。他对于自己的感情早就已经是深入骨髓的了。

    她轻轻地在楼焰心的脸上印下一吻,“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绝对不会后悔的。”

    听到了穆心瑜的话以后,楼焰心的脸上忍不住绽放出幸福的笑容。他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了,就像是在对待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当他的手游移到那里,穆心瑜已经羞臊起来。不知何时他的手已经覆上了她胸前的香软,穆心瑜惊呼低吟,抬手就挡,“不行……”

    “小鱼儿,你说,不行什么?什么不行?”对于穆心瑜突如其来的举动,楼焰心吓了一跳,有点不满“今天是我们新婚的第一天,才一次你就……”

    “讨厌,谁跟你新婚啊!”穆心瑜垂他,力气不小,楼焰心猛吃一记,忽然闷哼一声。

    穆心瑜吓得脸色都白了,赶紧伸手去捂住他的嘴巴。

    楼焰心却得寸进尺,反手抱住她,将头一把埋进了她的胸前,穆心瑜低呼一声,“混蛋!”脚下一个用力,将人踹下了床。

    “砰——”

    楼焰心一个借力翻身压了过来,两人渐歇的热情再一次点燃。

    “外,外面……”穆心瑜喘息着。

    “别管!”楼焰心低吼一声,如久旱逢甘露,撞进了她的甜美。

    “什么声音?”屋外巡视的侍卫们终于停下了脚步。魏华沉着脸领头走了过来。

    紫丹自然也听到了里面的声响,暗道不好。

    其实魏华早就想找个机会过来跟紫丹搭讪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他见紫丹急促不安的样子,倒是没有怀疑什么,只是担心里面那个金尊玉贵的人儿出了什么事儿,他这个大统领难辞其咎。

    “没,没有!”紫丹干忙摆手否认,顿了顿,觉得自己这样的举动有些不好,她就站着不说话了。

    魏华见她没动,越过她想要近前主子的屋子。

    紫丹吓得又害怕了,忙后退几步,伸手拉住了魏华。

    “你……你别进去!”紫丹说完,发现不妥,赶紧掩饰,“小姐已经睡着了!”

    “屋里有声音!”魏华不为所动。遇到关于主子的事,他必须负责,不然,天圣帝一定会宰了他。

    “那是小姐,她睡觉不老实,有时做噩梦会踢床板!”紫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随口就那么一说。

    魏华信了。他看了紫丹窘迫的样子,以为穆心瑜一贯如此,倒是没有再执意要进去。

    紫丹松了一口气,魏华却忽然转过身来,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他忽然道,“紫丹姑娘,那个王大哥呢?”他好像看见他进去,就没再出来。问完之后,眼神意味深长地看向了紫丹。

    紫丹心中一慌,糟了,“王大哥”不就是楼焰心,他现在正在屋里呢?该这么跟魏华解释。

    眼珠子转了钻,紫丹忽然红了脸,嚅嗫着,好半晌才吱唔道,“王大哥,他,他下午在我那屋里歇息!”后面的话,说的就顺畅多了。

    “歇了这么久?”魏华不信。

    “不是,你们巡逻换班的时候,他才走的!”紫丹接着又道,“你找他?”

    魏华自然不是想找他,他就是好奇,随口问问。

    见紫丹淡定自若,也不太像撒谎的样子,只淡淡道,“以后有事可以找我!”

    看魏华带人离去,紫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只是,还没等她彻底松完这口气,不远处就传来天圣帝不怒自威的声音。

    “心瑜丫头睡了吗?”

    床榻前的情事到了最浓烈之时,外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听到了穆心瑜和楼焰心的耳朵里,如同烧得正旺的烈火遇上了倾盆大雨,所有的热情这一刻消失了个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