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44瑜妃入宫

144瑜妃入宫

    天圣帝哐当一声踹开门。

    屋内安神香浓郁的味道传来,飘飘荡荡的幔帐里,一个小人儿睡得香甜。

    天圣帝松了一口气,不过,却并没有完全放下警惕。作为习武之人,他刚才明明就感觉到了另一个呼吸的存在。

    难道是他年纪大了?搞错了?不可能!他一向对自己的明锐度很满意,不肯呢过搞错!

    再仔细看了看周围,确实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窗户紧闭着,屋内也没有其它特别的痕迹。难道再床上?

    天圣帝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床榻前,迅速地掀开了床幔。

    穆心瑜正香甜地睡着,呼吸浅浅,似乎做了好梦,嘴角微微上扬。

    天圣帝狠狠松了一口气。

    站在门外的紫丹也同时松了一口气。刚才真的好险,真是吓死她了,她还以为九王爷楼焰心还在小姐的房里呢。还好走了!

    魏华看她动作奇怪,也不由朝屋内看了一眼,就只看见天圣帝嘴角噙着微笑,俯下身吻了穆心瑜的头发一下,他赶紧闭上眼睛,拉着紫丹带上了门。

    天圣帝吻了穆心瑜之后便没有再做什么,爬上去躺在穆心瑜的身边,搂着她安心地入眠。

    睡前,他喃喃道,“小丫头,明日,朕就宣纸让你入宫,你放心,宫里一切障碍都为你清除了,除了个别几个……也不是事儿,她们不会伤害到你的!”

    说完,甜甜地睡去了。

    穆心瑜没睡,她一直提心吊胆的盯着床幔顶,楼焰心刚才明明在那儿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天圣帝发现就行了。至于进宫?她怕么?哼!

    次日,一道圣旨传到了穆府,接着,不管别人怎么说,天圣帝硬是带着穆心瑜进宫了。

    那声势浩大的,连当初封后大典都没有那么壮观。

    接着,穆心瑜一路顺利进宫,由天圣帝陪着去见太妃们,这是宫里哪个女人也没有享受过的事,这事传遍后宫的各处之后,女人们心里吃味,可是如今已经无人再敢把这种嫉妒表现出来了。

    为了这个瑜妃娘娘,几天里,天圣帝已经杀了不少人了。

    太妃们同样没敢为难穆心瑜,按理穆心瑜得一个一个地给她们磕头,可是天圣帝往那里一坐,如今靠着天圣帝养着的太妃们哪里敢让穆心瑜样一个磕法,穆心瑜磕一个头就算全磕到了。

    天圣帝成皇,脚下踩着不少兄弟们的尸体,太妃中有不少人跟天圣帝都有杀子之仇,只是穆心瑜打量这些老妇人们,都是满面堆笑的样子,从这些人的脸上看不出半点仇恨来。

    “我们走,”天圣帝对着自己父皇留下的女人没有什么恭敬之意,扶着穆心瑜起身后,就冷冷地说了一句。

    太妃们也习惯了天圣帝的这种态度,纷纷起身相送。

    “圣上不开心?”出了太妃们住的天年殿后,穆心瑜小声问天圣帝道。

    天圣帝拉着走了几步,想起来穆心瑜如今不能过多走动,便将穆心瑜抱在了怀里。

    穆心瑜小声叫了一声,跟天圣帝说:“这样让人看见了不好。”

    “这是朕的后宫,谁敢说朕不好?”天圣帝好笑道:“你这丫头,脸皮怎么还是这么薄?”

    “圣上想让臣妾做个厚脸皮的女人?”穆心瑜很认真地问。

    天圣帝噗得一笑,“等你养好了身子,你看朕怎么收拾你!”

    穆心瑜的目光被垂下的眼睫遮住,微扬的嘴角,让天圣帝感觉他的这个爱妃在笑。

    “这里以后你就不要来了,”天圣帝转过身,让被抱他横抱着的穆心瑜看天年殿。这殿是历代太妃们的终老之所,说到底就是寡妇熬日子的地方。已经是晚上,皇宫里灯火通明,唯有这里看上去只有星点的灯火,虽还不至于衰草苦扬,但让人看着就知道这里是后宫的一处冷宫。

    “臣妾听圣上的。”穆心瑜跟天圣帝说,她眯着眼睛,细看这座占地不大的宫阙,这里是很多后宫女人的终老之所,可不会是她老死的地方。

    “那里面的女人都是先皇留下的。”天圣帝说:“朕当皇帝,心里最恨的就是她们,不过她们只能在那里面等死。”

    穆心瑜伸手摸了一下天圣帝的脸,月光下,天圣帝的脸上有一种让穆心瑜也感觉到沉重的悲哀,天圣帝幼年时,这座皇城对于他而言,应该没有留下过什么好的回忆。

    “圣上,都过去了。”穆心瑜轻声对天圣帝道:“如今圣上是这天下的主人,而那些,”穆心瑜指着面前的宫阙,“都不过是一些没了丈夫的可怜人罢了。”

    “朕要让她们活着后悔,”天圣帝低语道:“朕的母亲如今葬在皇陵里,而她们……”天圣帝冷哼了一声,“她们没有机会再陪在先皇的身边了。”

    “圣上,”穆心瑜道:“如果有一日臣妾死了……”

    “胡说什么?”天圣帝忙打断她的话道:“你这点年纪说什么死?”

    “不管怎样,”穆心瑜说:“臣妾不想老死在这里。”

    天圣帝抱着穆心瑜往千秋殿的方向走去,跟穆心瑜说:“朕一定会比你先死的傻丫头,咱们的皇儿长大后,他会把你接到他的王府里去照顾,天年殿这种地方,不会是你的终老之所,朕跟你保证。”

    “胡说,现在还没有……”穆心瑜羞红了脸,她接着小声道,“圣上会长命百岁的。”

    天圣帝说:“世上谁人能长命百岁?”

    穆心瑜不服道:“圣上是万岁爷啊。”

    “那是骗鬼的话,也就你信,”天圣帝笑着摇头,“皇帝若真是万岁,那古往今来,这世上应该只有一位皇帝。”

    “臣妾不要听这样的话,”穆心瑜把耳朵一捂,难得在天圣帝闹起了脾气,“就算要死,臣妾也要在圣上之前死。”

    天圣帝借着头顶的月光,看着怀里这个娇柔的美人,“生死之事,我们作不主的傻丫头。”

    “臣妾不怕死,”穆心瑜跟天圣帝说:“如果真有那一天,臣妾倒是希望可以跟着圣上去。”

    天圣帝抱着穆心瑜的双手就是一僵,后宫里的女人们不敢跟帝王说生死之事,所以还没有哪个女人跟天圣帝说过愿同死的话。

    “当年贵妃娘娘跟圣上一起上沙场时,不知道是不是跟臣妾的心思一想,”穆心瑜说道:“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贵妃那时说过这样的话吗?天圣帝想了想,跟穆心瑜道:“贵妃有三皇子,她怎么会舍得死?”

    “三殿下以后,会有自己的孩子,臣妾就只有圣上而已,”穆心瑜仰起头看向天圣帝,“独活于世有何意义?”

    天圣帝抱着穆心瑜坐进了他们路过的一座凉亭里,让穆心瑜就坐在他的腿上,天圣帝低头轻轻地吻上穆心瑜。

    小顺子带着太监、宫人、侍卫们留在凉亭外面,假装看不到凉亭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