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45圣心独宠

145圣心独宠

    天圣帝的舌刚撬开穆心瑜的嘴唇,就听到了穆心瑜的咳嗽声,“冷了?”天圣帝忙直起腰身,问穆心瑜道。

    穆心瑜背过脸去咳嗽。

    “拿水过来,”天圣帝冲凉亭外道。

    小顺子忙就拿了水送进凉亭里来,手里还拿了一件披风。

    天圣帝摸了摸穆心瑜的手,冰凉,天圣帝是赶忙为穆心瑜披上披风,“以后晚上出来,要多穿点衣服。”

    小顺子轻手轻脚地退出了凉亭,看着天圣帝待穆心瑜的样子,小顺子就在想,这要是让宫里的其他娘娘们看见了,还不得恨死?

    穆心瑜止住了咳声后,看看凉亭外,这一处花园里树影婆娑,月光与路边的灯光交织,迷眩着人的眼睛。“臣妾的身体不争气。”穆心瑜将头靠在天圣帝的胸口上,幽幽地道,“早就该死的人了,臣妾在圣上身边一天都是赚来的。”

    天圣帝抱着穆心瑜,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这里很漂亮。”穆心瑜看着凉亭外的花丛跟天圣帝说:“圣上你看那花。”

    圣上无心去欣赏身边的春色,他只是看着穆心瑜,说起来在今晚之前,天圣帝也没有看过穆心瑜一身宫装的样子,“你也漂亮。”天圣帝跟穆心瑜说:“朕的丫头人比花娇。”

    凉亭里的气氛旖旎起来,天圣帝用手拨弄着穆心瑜发间的金步摇,两个人拥在一起听着身边夜虫的鸣叫。

    “圣上在里面吗?”一个声音在不久之后响起,打破了凉亭内外的寂静。

    天圣帝和穆心瑜都扭头望去,凝贵妃带着不少宫人站在亭外的石阶下,绢纱制成的宫灯,让这些宫人的面容照得清清楚楚。

    “你怎么来了?”天圣帝问贵妃。

    凝贵妃抬头,笑着看向天圣帝,却在看清天圣帝此时的表情后,心中一滞。她没有想过,一向在人前脸凝冰霜的天圣帝也有神情柔软的时候,“臣妾来这里随意走走。”凝贵妃迅速又把头低下,将自己脸上的神情隐去后,才又抬头看着天圣帝笑道:“没想到圣上也在这里。”

    穆心瑜从天圣帝的怀里站起了身来,曲膝冲凝贵妃行了一礼,口中道:“心瑜见过贵妃娘娘。”

    凝贵妃忙笑着还礼,喊了穆心瑜一声妹妹,问穆心瑜道:“不知道妹妹的身子可好些了?”

    即便她再不喜欢穆心瑜,脸上也是一片欣喜柔和,因为穆心瑜救了皇上。

    “她的身子要养着。”天圣帝替天圣帝开口,“你们无事不要去扰她就好。”

    凝贵妃一点也不觉尴尬地说:“臣妾遵旨。”

    穆心瑜拉了天圣帝一下,摇了摇头。

    天圣帝以为穆心瑜是想走了,便也起身。

    凝贵妃这时却跟跟在自己身后的宫人们道:“你们还不见过圣上?”

    这些宫人方才已经跟着凝贵妃给世宗行过了礼了,这时候再行大礼,让天圣帝有兴趣细看这些宫人了,“这些好像不是永宁殿的宫人,”天圣帝跟凝贵妃道:“她们是谁?”

    凝贵妃笑道:“圣上,这些都是新入宫的秀女,宋姐姐将她们交给臣妾带着了。”

    “哦?”天圣帝说:“离上次的选秀又有三年了?”

    凝贵妃说:“是啊圣上,这一次的秀女臣妾跟宋姐姐,魏妹妹一起都看过了,只等着圣上看了。”

    天圣帝的目光扫过这些秀女们。

    凝贵妃站到了一旁,“还不把头都抬起来。”

    秀女们都听话地把头抬起来。

    穆心瑜把这些秀女们一一看过,最后她看到了那个前世里,最得天圣帝宠爱的女人。

    “果儿!”穆心瑜中默念着这个名字,只是……这一世,她觉得那个叫果儿的姑娘有几分眼熟,好似在哪儿见过。

    天圣帝本是无意,不过目光从果儿的脸上扫过后,随后便又回到果儿的脸上。

    果儿站在一群跟她同样年华的少女中,还是无人可掩她的娇颜,月光下的果儿娇小玲珑,也只有江南的烟雨能养出这样的美人来,似乎那迷雾一般的烟雨都晕染在了这人的眉眼间,静静地站在那里,果儿就已经如同一副画。

    凝贵妃见天圣帝的目光停留在了果儿的脸上,特意去看就站在天圣帝身旁的穆心瑜。

    穆心瑜久闻果儿的大名,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在她的前世里宠冠了六宫的美人。虽然天圣帝宠爱她之后不久很快就死了。

    女人之间,除了手帕之交,否则很少有女人会去欣赏另一个女人的容颜,穆心瑜看着果儿心里一开始也有点不是滋味,但随后她就挪开了视线,正好与凝贵妃打探她的视线撞上。

    “她是千秋殿的瑜妃娘娘,”凝贵妃跟秀女们道:“还不快行礼?”

    穆心瑜曾跟天圣帝说过,不喜欢住在昭阳殿里,所以,天圣帝就给她另外赐了一间宫殿,离他住的地方和御书房,都是最近的。

    “不用了,”穆心瑜忙道。

    “妾等见过瑜妃娘娘。”可惜秀女们更听凝贵妃的话,一起向穆心瑜行礼道。

    穆心瑜有些无措地看向了天圣帝。

    天圣帝的脸一沉,说道:“混帐,你们没有听到安妃的话?”

    秀女们听了天圣帝的话后,忙都跪在了地上。

    “圣上,”穆心瑜跟天圣帝道:“臣妾想回去了。”

    “你好好教她们!”天圣帝当着众人的面横抱起了穆心瑜,训凝贵妃道:“她们倒是听你的话!”

    凝贵妃忙也跪下了,道:“臣妾知错。”

    “不要以为朕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天圣帝抱着穆心瑜从凝贵妃的身边走过,冷冷地说了一句。

    凝贵妃跪在地上,低头看地,没人能看清她现在的神情。

    “娘娘,圣上走远了,”等天圣帝一行人走出这个花园后,一个永宁殿的宫人才小声跟凝贵妃道。

    凝贵妃从地上站起身来,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秀女们,道:“瑜妃娘娘说话,你们怎么可以不听呢?”

    凝贵妃说话的声音很温和,可是秀女们还是吓得不敢说话。

    “也是瑜妃娘娘也是一品宫妃,跟本宫位份同等。”凝贵妃道:“这次她不怪你们,再有一下次我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奴婢知错了,”秀女们跟凝贵妃认错。

    “就在这里跪上一夜吧,”凝贵妃看着人群里的果儿道:“瑜妃娘娘你们得罪不起,这是帝王后宫,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你们就跪在这里想想清楚吧。”

    “奴婢谢娘娘教诲,”秀女们异口同声道。

    凝贵妃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没办法,你们就受些苦吧,”说完这话,凝贵妃带着永宁殿的人走了。

    二十几名秀女安静地跪了一会儿后,终于是有人忍不住说话了,“那位瑜妃娘娘看起来比贵妃娘娘还要厉害的样子。”

    “我听说瑜妃娘娘刚刚才入宫,是如今后宫里最得宠的娘娘。”

    “那事关瑜妃娘娘的那个流言你们听说过吗?”

    穆心瑜曾跟野男人私奔的流言,谁人不知呢?

    “你不想活了?”有脑子清楚地凶了说这话的秀女一句。

    “我就是这么一说,谁都知道这事是假的啊。”

    “瑜妃娘娘很美啊。”

    “是啊,圣上还抱她呢。”

    ……

    一群半大的女孩刚入宫门,还没养出什么心机来,随即就小声讨论起穆心瑜的容貌和得宠来。

    果儿一直没有开口,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同伴们的议论,比起还没养出心机的女孩们,果儿幼时就帮着母亲当家理事,她的见识在这一批入宫的秀女中,可拔头筹。听同伴们羡慕穆心瑜貌美的时候,果儿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方才天圣帝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过,果儿抿嘴一笑。果氏在江南是大族,只是已步入没落,如今家族的希望就在她的身上,她就在想,也许趁着娘娘们争宠之时,她可以做一株解语花,把天圣帝的心拉到自己的身上来。

    更何况她并非是……

    果儿俏丽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