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46美人果儿

146美人果儿

    天圣帝在千秋殿陪了穆心瑜一夜,到了第二天的早朝时才离开。

    穆心瑜在天圣帝走了后,就将紫竹叫到了床前,让紫竹去盯着些中宫殿的消息。

    紫丹在一旁不满地跟穆心瑜嘀咕:“主子,昨天那个凝贵妃就是在跟主子作对嘛,带着那么多的女人来给圣上选,皇宫怎么跟青楼一样?”

    穆心瑜跟紫竹都瞪着紫丹,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在皇宫里?

    “紫丹,你不想活了?”最后紫竹开口问紫丹道:“青楼这个词你也敢说?”

    “这里又没有外人,”紫丹还是不在乎地道:“我就是看那个凝贵妃不顺眼。”

    “她带女人给圣上选怎么了?”穆心瑜阴沉着脸说:“你还想我跟宫里的女人一样,去争宠吗?”

    紫丹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求救一般地看向紫竹。

    “你啊!”紫竹摇着头走出去了。

    “小姐我说错话了,”紫丹看帮自己的人走了,只得跟穆心瑜撒娇道:“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不说了。”

    “你以后还是会说。”穆心瑜说:“你这辈子我看也就这样了!”

    紫丹拉着穆心瑜的手晃,“以后再说你就打我!”

    “滚!”穆心瑜假装怒道,轻轻点了点她的脑袋,“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这天晚上,天圣帝召了果儿侍寝。

    小顺子命人来给穆心瑜报信的时候,穆心瑜正抱着楼焰心唧唧哇哇。隔着屏风听了来人的话后,连眼皮都没抬,跟来人说:“我知道了,你去吧。”

    紫丹带着来人出去,往来人的手里塞了赏钱,说:“劳烦公公跑这一趟了。”

    来报信的小太监是小顺子的徒弟,得了紫丹的赏后,千恩万谢,然后跟紫丹说:“大总管说了,那个果氏应该不会被圣上留宿,请娘娘放宽心。”

    紫丹冲这小太监笑笑,说:“你回去的路上小心。”

    等紫丹送了人回来,走进内室,就听见紫竹在问安锦绣:“那个果氏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她叫果儿,挺单纯的一个名字。”穆心瑜搂着楼焰心的脑袋藏在被窝里,“江南兴丘果家的女儿,昨天她也在亭外。”

    紫丹走到床前说:“主子你认识她?”

    “听说过。”穆心瑜说:“这个女人不简单,紫丹,你不准去招惹她,否则我真的打你!”

    “我没事去找她的麻烦干什么?”紫丹说:“我就守着主子你。”

    “我也守着你!”楼焰心在被窝里啃了穆心瑜的肩窝一下,穆心瑜嘶了一声,隔着被子拍他,惹来他更加肆无忌惮的啃咬。

    “那那个女人……”紫丹想说,若是这个女人碍事,要不要去把她杀了算了。

    “有这个女人在,圣上就不会想着我了。”穆心瑜笑道:“这是好事,我得谢谢凝贵妃。”

    “那其他妃子会来找主子吗?”紫竹担心道。

    “来不来找我也没关系。”穆心瑜道:“只要不是来找茬就行了。”

    果儿这一夜没有从天圣帝的御书房里被遣出来,第二天清早,果儿被封为了美人的消息,就传遍了后宫。

    “只是一个美人?”穆心瑜听到这个消息后,有些为果儿不值了,她记得前世里,果儿御书房承欢一夜后,就封了妃了。

    “主子你还想她被封什么?”紫丹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道,“美人就够不错的了,我听说有的人承欢几次,到了最后还是一个宫人呢。”

    “你听说的话很多啊。”穆心瑜说道:“在宫里交到朋友了?”

    “魏大人说了,在宫里是交不到朋友的,”紫丹马上就说道:“有人说闲话我就站在一旁听听,反正我也不说话。”

    “那你还听到什么了?”穆心瑜饶有兴趣地问道,楼焰心这时已经啃到了她的胸前,脑袋就搁在那山峰之间,神色痴迷地嗅着那里的芬芳。

    紫丹磕完了瓜子,站起来拍拍手跟穆心瑜小声道,“我刚刚听说那个果儿要住在永宁殿里,宫里的人都说,她呆在了凝贵妃的眼皮底下,一定出不了头了。”

    “永宁殿就这么可怕?”

    “会咬人的狗不叫的!”紫丹跟穆心瑜说:“那个凝贵妃我每回见她都是笑嘻嘻的,这样的人才可怕呢,杀人不见血的!”

    “紫丹在说什么杀人不见血?”天圣帝说着话就推门走了进来。

    “圣上?”紫丹看到天圣帝就是一呆。

    这时,穆心瑜已经懵了,心肝儿砰砰砰跳个不停。

    楼焰心还在她被窝里呢,要是天圣帝一个心血来潮掀开她的被窝……天呐,让她去死一死吧!

    “快,快走开!”穆心瑜快哭了,用眼神示意着楼焰心。可楼焰心才尝到一点甜头,根本就不愿意离开,死活抱着她不愿撒手。

    “嗯……”穆心瑜嘤咛一声。

    幸好她咬着舌头没有叫出来,声音没有被天圣帝听见。

    穆心瑜瞪着咬住自己的坏蛋,脸色氤氲着红晕,“求你,快走,不,快躲起来,床底下,房梁上,都行,快啊!”

    楼焰心裂开嘴无声地笑,轻轻舔了舔那隔着衣物诱人的樱桃,眼神极其暧昧轻佻。穆心瑜差点受不住,用力推他。

    “好,这次放过你!”楼焰心捏了她的小脸一把,一闪身就不见了人影。

    跟上次一个样,快得令人咂舌。

    他到底是不是人类?穆心瑜心中嘀咕,抬了抬头,并没有看到房梁上有人。下次她一定要问问,这是什么功夫,会不会是传说中的隐身术?

    “怎么,看到朕这么吃惊?”隔着屏风,天圣帝看不到穆心瑜的样子,他看着紫丹的呆样好笑道。

    “奴婢叩见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紫丹跪下给天圣帝行礼。

    “圣上。”穆心瑜轻轻咳嗽了几声,假意要起身。

    “躺着吧。”天圣帝绕过屏风,掀开珠帘走上前,把穆心瑜的肩膀一按,说:“朕还以为你这会儿睡着没醒呢。”

    “紫丹在跟臣妾说戏文呢。”穆心瑜笑了笑,紫丹不知道楼焰心来了,紫竹可是知道的,她担心天圣帝会突然造访,所以命紫竹暗中守着门口,听见天圣帝的脚步声来了,穆心瑜才故意跟紫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以图转移注意力,不然,楼焰心那个属狗的,真的会咬死她。

    好在,紫竹的隐藏技能不错。

    “臣妾日后要为她找一个当兵的嫁了,让她跟着她相公****打打杀杀去。”

    “主子!”紫丹望着穆心瑜噘嘴。

    “好了,紫丹下去吧。”天圣帝笑着冲紫丹一挥手。

    紫丹不情不愿地退出了内室,把门替里面的两个人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