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48小心瑜妃

148小心瑜妃

    永宁殿里,果美人还没回来,她崴了脚遇上了天圣帝的事情,就已经传回了永宁殿。

    “这是个心大的。”宋妃对凝贵妃道:“你用她对付瑜妃,小心不要没伤到瑜妃,反而让这个美人伤到了你。”

    凝贵妃把玩着手里的转珠,“她若是心不大,又怎么有胆子去跟瑜妃妹妹争呢?从来都是福祸相依,只要她生不下龙子,果美人就翻不出天去。”

    “那美人出御书房时,是被洗过身的。”魏妃开口道:“圣上就没想过要让她生子。”

    宋妃看看自己的这两个姐妹,“一次不想,日后次次也不想吗?”

    魏妃便看凝贵妃,说:“这美人住在贵妃姐姐这里,这事我可管不了。”

    “宋姐姐就不要担心了。”凝贵妃道:“她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魏妃道:“什么一个月?”

    “一个月后瑜妃娘娘就能侍寝了。”凝贵妃道,“所以我说果美人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三妃坐在永宁殿的花阁里沉默了,一月之后,若是果美人无法让天圣帝分心出来,那穆心瑜就真能爬到她们的头上去了。

    “娘娘。”半盏茶的时间后,有宫人来禀报沈妃道:“果美人回来了。”

    “本宫去看看她。”凝贵妃起身道:“宋姐姐和魏妹妹在这里多坐一会儿吧。”

    果美人躺在了床上,看见了凝贵妃进来,忙又要起身给凝贵妃行礼。

    “躺着吧。”凝贵妃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看着果美人,“本宫听说瑜妃娘娘没有见你?”

    “是。”果儿咬了咬唇,“圣上在瑜妃娘娘那里。”

    “我这个妹妹啊,”凝贵妃摇了摇头,“你初跟了圣上,她就是让你进去见圣上一面又能如何?”

    果美人忙道:“是大总管说他不好去打扰圣上和瑜妃娘娘,所以没有去为我通禀。”

    “顺大总管?”凝贵妃一笑,“你的脚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事,只是又要麻烦娘娘了。”果美人眼中带着怯意跟凝贵妃道:“没能去拜见魏妃娘娘,魏妃娘娘会怪罪我吗?”

    凝贵妃心道,魏妃本来就没准备要见你。

    “娘娘。”果美人咬了咬牙,跟沈妃说:“娘娘对果儿有恩,有事尽管吩咐果儿。”

    “你好好养伤吧。凝贵妃笑了笑,”进宫之时,本宫就跟你们说过,宫里的富贵不好得,一切都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圣上的喜欢就是你们的造化。”

    “果儿明白。”

    “明白就好,瑜妃娘娘最多把圣上让给你一个月。”凝贵妃擦了擦自己的指甲套,“一月过后,你若无法再进一步,可能永远就是一个美人了。”

    果美人半跪在床上送走了凝贵妃,凝贵妃的话让果美人躺在床上也不得安稳了,一月的时间,一月的时间她就能把圣上的心争过来了?

    穆心瑜在千秋殿里也听说了果美人的事,跟紫丹调笑道,“她是故意的。”

    “在圣上的面前摔个跟头能有什么用?”紫丹半张着嘴问穆心瑜。

    “争宠罢了。”穆心瑜只顾着看远处的景物发呆,随口就跟紫丹扯了扯道,“不用管她。”

    “这就能争宠了?”紫丹不相信,跟穆心瑜说:“主子,争宠就这么简单?”

    “嗯。”穆心瑜说:“你要是在魏华的面前摔一个跟头,你可以看看魏华的反应。”

    一听穆心瑜又跟自己说魏华了,紫丹马上不高兴道:“主子你不要天天跟我说魏华,宿将会不高兴的。”

    穆心瑜这才抬起头来,看着一脸认真望着自己的紫丹说,“宿将最近是不是出事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宿将了,问楼焰心他也不说。

    紫丹撇撇嘴,“九王爷派他去郾城了,还有大少爷也去了!”紫丹说完这话拨腿就跑了,不给穆心瑜再说话的机会。

    她最害怕的就是穆心瑜天天嘴里没把门,总是拿她和宿将的婚事打趣她。不过,他们的婚事也快到了呢,紫丹的心里一会儿跟吃了蜜一样甜,一会儿又忐忑不安小鹿乱撞,不知道这是不是九王爷所说的婚前恐惧症。

    这天晚上,天圣帝还是召了果美人侍寝。龙床之上,果美人几乎化成了一滩水,让天圣帝沉溺在这具香软的身体里,几乎不可自拔。

    这天晚上,楼焰心因为赶着去郾城,没有再来打搅,穆心瑜却突然睡不着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紫竹紫丹听见动静,双双跑进来,“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穆心瑜很恼火,楼焰心那个天杀的,居然一声不响就走了,也不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

    紫丹两人听自家小姐话里的脾气不是特别好,特意吩咐厨房炖了降火的甜汤来,穆心瑜一口气喝了,也依旧压抑不住对楼焰心的思念之情。

    她摆摆手让紫丹两人下去,自己闭着眼睛属羊。

    都说女人的身子给了一个男人,就会对那个人朝思暮想,这话果然没错。

    每次他们亲热,天圣帝都会闯来打扰,害得她不尽兴。这次楼焰心惹了火又跑了,她现在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每个毛孔都在叫嚣。不行,等楼焰心回来,她要找个天圣帝不在的时间,狠狠将他欺负回来。

    这样想着,穆心瑜倒是不知不觉入眠了。

    天亮之后,小顺子走进御书房的内室,问天圣帝道:“圣上,要给果美人洗身吗?”

    天圣帝张开双臂,任由两个小太监替他更衣,也不看龙榻上香汗淋漓的果美人,说了一句:“洗。”

    “圣上。”果美人轻声叫了一声。

    “你不想洗身?”天圣帝转过身来看向了果美人。

    果美人的双眼中泪光盈盈的,看着楚楚可怜,“圣上,果儿想……”

    天圣帝看着果美人的样子一皱眉,转过身去道:“看来你想要的东西很多。”

    “来人。”小顺子听了天圣帝这话,不再等了,冲内室外叫了一声。

    两个头发全白的老太监走了进来。

    “伺候果美人去洗身。”小顺子招呼着这两个老太监说道。

    果美人被两个太监裹在被中抬了出去,默不作声地哭着。

    “去千秋殿问问。”天圣帝对小顺子道:“瑜妃昨夜睡得好不好,心疾有没有再发作?”

    “奴才遵旨。”小顺子起身,刚想退出去。

    “算了。”天圣帝又想了想,跟小顺子说:“朕亲自去看看她。”

    等果美人洗了身,被老王太监带着离开御书房时,就听到天圣帝去了千秋殿看穆心瑜的消息。

    “瑜妃娘娘就是得宠啊!”老王太监跟果美人感叹了一声。

    “瑜妃娘娘不是也刚进宫不久吗?”果美人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瑜妃娘娘是刚进宫不久,可她伺候圣上不是一天两天了!”老王太监跟果美人说:“美人,你要小心瑜妃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