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49端丽公主

149端丽公主

    “我要小心瑜妃妃娘娘什么?”果美人问老王太监道,她的脸已经洗干净了,只是眼中还是含着泪,看上去便惹人怜惜。

    “总之,您小心点儿就是了。”老王太监小声跟果美人道。

    穆心瑜的手段果美人没见过,但作为一个刚进宫的美人,能够让陛下怜惜就一定不简单,穆心瑜那个人……她可熟悉得很呐!

    果美人当下就脸色煞白地跟老王太监道:“我只是一个美人啊。”

    老王太监叹了一口气,领着果美人往永宁殿走去。凝贵妃吩咐他说的话,他都说了,接下来就看这个果美人有什么手段了。像果美人这样被召去侍寝,最后却被天圣帝丢在了脑后的美人后宫里不知道有多少个,老王太监其实也好奇,想看看这个果美人最后能走到哪一步。

    这天的穆心瑜没有再跟天圣帝提起其他妃嫔,只是将天圣帝那日落在她这里的腰带递到了他的手上。

    天圣帝看到这腰带上被穆心瑜绣上了几朵桃花,笑着问道:“怎么会想起来绣桃花的?”

    穆心瑜叹了口气便道:“桃花落尽后,春也就过半了。”

    天圣帝静静地搂着穆心瑜,半天才说:“一半春休?”

    穆心瑜抿嘴一笑,说:“臣妾绣的不好,圣上不要笑话臣妾。”

    天圣帝亲了穆心瑜一口,自己动手将这腰带换上,道:“等你身子养好了,朕的衣服都由你做。”

    “好。”穆心瑜一口便答应了。宫里有专门制衣的人,皇帝的衣物哪里要用她动手?在穆心瑜看来,这样的对话不过就是一种情趣,她承奉着就是。

    天圣帝心满意足地走了,穆心瑜只要心里有他,他觉得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再想要的了。

    走出千秋殿,天圣帝想到了这些天忽然没了动静的楼焰心。谢靖已经被他打发到边境去吹西北风了,这个楼焰心他却一直没有法子安置,总觉得长久下去不是办法。楼焰心长得那么俊美,穆心瑜又是个没主见的,万一他对穆心瑜旧情复燃,那该如何是好?

    他走了几步,忽然笑了。小顺子走在他身后,见天圣帝笑得诡异,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自打小李子被处置后,他接任了太监总管的位置到现在,天圣帝从来没有这样笑过。

    天圣帝转过身来,看着小顺子,“你觉得风仓国的端丽公主怎么样?”

    小顺子不明白圣上好好的说起别国公主做什么,只低着头恭顺地跟在他后头。天圣帝见他没说话,也没生气,大步走了。走的时候还咧着嘴,显然是心情很好。

    小顺子派人将这事儿悄悄跟穆心瑜说了,穆心瑜却一笑置之。

    宿将这天中午从宫外翻墙进来,“夫人,皇上准备将端丽公主赐婚给主子了。”

    “端丽公主什么时候来大夏?”穆心瑜好奇地问道,据她对那个端丽公主为数不多的记忆来看,那个可怜的女子被风仓国国王送来和亲,硬是拆散了她和她的心上人,最后那女子被天圣帝指给了四皇子,四皇子景翼还宠爱了她一段时间,愣是将那女子的心从她心上人身上挖走了。

    穆心瑜记得,当初自己和她还争风吃醋了好长一段时间来着。如今想来,景翼的贱,早就不知不觉体现出来了,只是她被他的甜言蜜语哄得蒙头转向忘了自我而已。

    “后天!”宿将说,“主子让我回来问夫人,要是皇上真的给他赐婚怎么办?”

    “凉拌!”穆心瑜不关心端丽公主,不关心皇帝乱点鸳鸯谱,她倒是想看看楼焰心会怎么应对。

    “啊?”宿将懵了,“主子是让属下回来问您的啊!”

    “你家主子吃饱没事干去了?让他自己想办法!”穆心瑜说道,“这几天,宿将你就留在千秋殿吧。”

    “可是主子那边……”

    “皇上不会吃了楼焰心的,他可是九王爷,皇上的亲弟弟!倒是你,你这些天跟着你家主子哪里混去了?紫丹可是问了我好多遍,宿将哥哥在哪里……”

    宿将脸上立即荡漾起一抹傻笑,紫丹捂着脸娇羞地跑了出去。

    宿将想追,又怕穆心瑜责怪,“夫人,那端丽公主……“

    穆心瑜瞥了宿将一眼,“放心吧,我们等着看一场戏好了。”

    她相信楼焰心会处理好这件事。

    “娘娘。”内室里的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宫人的声音。

    “什么事?”紫丹从一旁走出来问。

    “穆府来了人。”这宫人道:“就在殿门外等着,萍儿姑娘作不了主,让奴婢来问问娘娘。”萍儿是天圣帝配给千秋殿的一个二等宫女。

    “穆府的什么人来了?”紫丹不在意地问道,她以为是跟往常一样为穆心瑜送东西来的。

    “她说她是娘娘的祖母!”这宫人道。

    “老夫人?”紫丹以为自己听错了。

    “萍儿姑姑也叫老夫人。”这宫人说,“她应该就是穆的老夫人了。”

    宿将忙隐藏起来,穆心瑜已经听到外面两个人的对话了,脸色阴沉着坐在床榻上。

    “主子要是不想见她,我让她回去。”紫丹说。

    “不用了,带她进来。”穆心瑜懒洋洋地看了门外一眼,“我想看看她找我能有什么事。”

    紫丹走到千秋殿大门口的时候,就看见萍儿堵在门口站着,萍儿的对面就站着老夫人,看着萍儿面无表情的。看到这个架式,紫丹就在担心,这一老一小已经干过一架了。

    “紫丹姐姐!”萍儿看到紫丹过来,忙就道:“娘娘是不是不见她?”

    紫丹望着老夫人笑道:“老夫人,萍儿不懂事,您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老夫人看见了紫丹,脸上有了点笑容,说:“娘娘还好吗?”

    紫丹把身子一侧,说:“娘娘请老夫人进殿。”

    老夫人就看着萍儿。

    “萍儿你还不快让路?”紫丹低声跟萍儿说。

    萍儿不情愿地让开了路,娘娘怎么会愿意见这个老太婆呢?完全没道理的事。难道她忘了上次回家省亲,这个老太婆是怎么欺负她的?

    老夫人跟着紫丹往穆心瑜的寝室走,一边看着千秋殿里的景色,心里暗自咂舌,脸上却一点也不显惊讶。

    她今天来这里,可不是来看风景的。穆心瑜要是还姓穆,她就该放下对家人的成见。

    穆心瑜没有在寝室里见老夫人,而是在千秋殿的一间偏殿里见了老夫人。

    “娘娘。”宫里不比宫外,老夫人如今见到穆心瑜要给她行君臣之礼了。